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天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股邪火

  听罢李元樱的回答,林云枫脸色微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大笑还不行,还要捂着肚子,弯着腰笑,一手扶住身旁的城墙。

  城头下的赵凤一阵眼花缭乱,原来铁剑青年林云枫会笑啊,还笑得这么爽朗。

  “别笑!”李元樱有些恼火,这事儿千真万确,太和殿前的风云惊雷,诛杀澹台国藩,即便亲手割下天下第一的头颅之时,她脑海中浮现的的确是那一坛子腌制的小咸菜,若是自己死了,谁来把它吃掉,留着长毛岂不是很可惜。

  半晌,林云枫止住笑声,长长呼出一口气,顺运那一口气“以往时节,想不明白无敌到底是何等心态,应该是黄老前辈一剑去千里?还是刘老前辈的心无旁贷,出拳就是出拳,简单直接?原来都不是,而是床底下的一坛子腌制的小咸菜。”

  林云枫随意挥动一下手臂“罢了,罢了,该忘却的就应忘却。”

  李元樱望着林云枫,眼中突然有了异常的色彩,那挥动的手臂有着别样的韵律,赖在林云枫心头的一剑刹那消散,此刻他的脑海中空无一物,手中也空无一物,他已无剑。

  大成!

  原来如此简单!

  “恭喜林兄心境圆满,此身无垢!”李元樱开口说道。

  林云枫笑了笑“三日之后的邀战,在下能够助上一臂之力了。”

  李元樱嘴角翘了翘“没有三日之后的邀战,北边那群人看似豪迈,实则心里都有一盘精致的小算计,小家子气得很。”

  城头下,赵凤仰头望着城头两人,听不到两人在交谈什么,肩膀突然被敲了一下,他猛地回头,看到眼前的人微微一愣,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又觉得陌生,少年挠了挠脑袋,恍然大悟“你,你,你你是温爷!”

  温志谦翻了翻白眼“一副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赵凤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温志谦,他来镇北军入伍参军的时候,温志谦就是一副邋里邋遢的形象,衣冠不整,胡子满面,走路松松垮垮,头上梳着草原常见的发髻,被中原人称为脏辫,胜在好打理,此刻刮了胡须,换了一身衣衫,虽然不如以往顺眼舒服,给人亲切感,但是就事论事儿,的确帅气了不少,像个儒雅至极的教书先生,关键是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一把折扇,吱呀吱呀扇着,好不风流潇洒。

  “温爷,你是不是生病了?”赵凤开口问道,如果不生病,为何有此改变?

  “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温志谦踮脚望向城头,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听不清楚,他伸手搂住赵凤的脖子“嘿,赵凤,他们在交谈什么?”

  “不知道,一直在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赵凤如实回答道。

  “笑?有什么好笑的,林云枫这个伪君子,能讲出什么好听的笑话,陛下肯定是在强颜欢笑,故意敷衍他。”温志谦开口道。

  赵凤趁着微弱的夜色望向城楼“温爷,我看不像敷衍啊,陛下笑得很开心,很真实。”

  温志谦使劲儿敲了敲赵凤的脑袋“笨蛋,你懂什么,越是笑得开心,越是内心煎熬,陛下很辛苦的。不行,我要上去,解救陛下于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城墙已经被毁坏了,登楼的阶梯还未修复好,陛下修行境界高,抬抬脚就上去了,您怎么上去?”赵凤问道。

  “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在变向讽刺我修为低是不是?”温志谦斜眼望着赵凤。

  “没有,赵凤就事论事而已。”赵凤开口说道“再说了,陛下和林大哥轻身上城楼,多潇洒,温爷您手脚并用爬上城楼,光是想想就没风度。”

  “林大哥?赵凤你什么时候管伪君子叫大哥了?”温志谦不高兴。

  赵凤嘿嘿一笑“我故意套近乎,林大哥修为这么高,稍微指导我一下,必定受益匪浅,叫大哥显得比较亲近。”

  温志谦冷笑一声“你这个趋炎附势、不分黑白的蠢货,怎么能认那种伪君子当大哥,哼!”

  “温爷,我不明白,您怎么老是说林大哥是伪君子,林大哥每次提及温爷,都是一直在夸赞您的。”赵凤觉得温志谦学问很深,但是人品方面却不如林云枫,从背后对对方的评价就可以看出一二,人品高低立判。

  “这更加说明此人虚伪!”温智谦恨恨说道,搬来一架梯子,架在城墙之下,将折扇插到背后,掖起了衣衫前摆,正欲爬上去。

  “温爷,您看!”赵凤指着星空,城头之上正在交谈的两人身如流光激射而出,刹那不见了踪影。

  温志谦愣在当场,我去,飞走了!梯子滑落,在他身前跳了跳,溅起无数尘土。

  他缓缓扭头,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赵凤出声喊了两句“温爷,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温志谦没有停下步伐,挥了挥手“别跟着我,让我静一静,一个人静一静。”

  赵凤看着温志谦一个人的身影,突然觉得他有些悲伤。

  回到住处,温志谦推开房门,武川镇内禁止灯火,他不小心被桌凳绊了一跤,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温志谦躺在地上,重重叹了一口气,然后胸腔内莫名升起一股邪火,起身重重踹了两脚桌凳,似乎尤不解气,双手举起凳子摔了出去,砰一声,凳子被摔得粉碎。

  发泄一通,温志谦突然又觉得满心疲惫,仰躺在床上,双手双臂打开,心头泛起点点小委屈,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转。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滚开,让小爷一个人静一静。”温志谦无精打采地说道。

  咚咚咚!咚咚咚!敲门声持之以恒,不放弃。

  温志谦腾地一声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拉开房门,正欲开口骂人,话语堵在喉咙中,结结巴巴“陛陛陛下?!”

  李元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刚刚滚开两个字,足够杀你一百次了。”

  温志谦赶忙解释“啊,还以为是赵凤来找我讨教学问,陛下您也知道,镇北军都是军伍,会识字的人都不多,有学问的人更不多,总要有人给那小子解疑答惑。”

  李元樱伸了伸手“走,一起出去走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