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掌心雷 > 第1059章劈山封洞

  带着这么多青竹村的老百姓进瞎子沟,贺清修也有些担心,暗中呼唤龙腾、

  沈耀、北海过来帮忙,召唤鬼魂附体铁甲,万一发生状况不会伤害村民的性命,瞎子沟两边都是山峰,

  贺清修带着村民从一个方向进入,龙腾他们在另外那个方向埋伏,

  一路上不时灭了一个山鸡、老鼠,这都是犀利蛇派出去的暗哨,

  当他知道贺清修在符州的时候特别的小心翼翼,

  令毅在给犀利蛇按摩,对他身蛇尾的犀利蛇,令毅已经不感到害怕了,

  跑了一辈子的江湖到处坑蒙拐骗,已经不招人待见了,

  独门手艺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在瞎子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暗藏在墓穴洞口的山魈跑进来了“报告主母有人入侵瞎子沟”

  犀利蛇推开令毅“怎么没人来报告这些家伙死哪里去了”

  山魈“已经到洞口了”犀利蛇“什么人这么大胆出击”

  所有的妖孽从墓穴各个角落里钻出来了,贺清修“豆豆守住洞口不要让他们再逃进去”

  云豆隐身进了墓穴山洞,持开天辟地斧在洞口守着,犀利蛇“无名小辈,报上名来”

  贺清修“贺清修”令毅“主母,他是贺清修”

  犀利蛇“慌什么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何欺负上门”

  贺清修“老老实实待在瞎子沟,我不会来找你麻烦的,人皮面具是怎么回事”

  铁甲军把妖孽围住,犀利蛇自知今天麻烦了,出外的山魈贺清修已经知道了,

  就算解释贺清修也不会听,带着这么多铁甲军就是来围剿他们的,

  犀利蛇“孩儿们打出去啊”

  妖孽一起动手,一下子把铁甲军冲开了,奔这另外那个方向逃去,这些妖孽不担心,

  龙腾他们在前面等着他们,犀利蛇、令毅转头想逃回洞里,

  云豆“吃我一斧”差点把犀利蛇的尾巴剁掉了,

  令毅“主母救我”贺清修“豆豆这个不要杀”

  云豆举起开天辟地斧砍向犀利蛇,贺清修伸手一抓收了令毅,

  龙腾已经和妖孽杀到一起了,宗本善“铁甲军继续围拢”

  犀利蛇躲过开天辟地斧吐出毒雾,贺清修“豆豆小心”

  云豆腾空而起,贺清修劈出一记掌心雷把毒雾驱散了,犀利蛇“走了”

  瞬间看不到他了,云豆“爸爸犀利蛇蛇哪”

  贺清修运起观魂眼,看到犀利蛇变的很小依附在石壁上“功力不错,能变的这么小”

  一记掌心雷把犀利蛇打落下来,龙腾、沈耀、北海把妖孽赶回来了,妖孽冲撞铁甲军,何亮“坚持住”

  犀利蛇又变的很粗大“贺清修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贺清修抽出追魂刀“杀你易如反掌”太上老君有出现了“小蛇儿还不过来”

  犀利蛇化为一条小蛇飞到太上老君手里,

  贺清修收起追魂刀“老君杀了他又灭了一个物种对吧”太上老君“对”

  云豆“老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不来收他”

  太上老君“老君只收犀利蛇,小豆豆怎么变笨了”

  云豆“我明白了,是让我们杀了这些妖孽,老君不愿意出手对吧”

  妖孽被龙腾他们杀了尸横遍野,铁甲军死死的挡住他们,不要一个外逃,

  太上老君“小豆豆说对了你爸爸是捉妖大圣”

  云豆挥起开天辟地斧“杀啊”嘁哩喀喳砍杀妖孽,片刻间杀的一个不剩,

  贺清修“把这些尸体扔进山洞,然后封起来”杨家祥脱掉铁甲;“贺先生,我老婆的尸骨哪”

  张钢“点起火把”村民们把火把点燃起来,照的瞎子沟灯火通明,

  龙腾从一个村民手里接过火把“你不要要找你老婆的尸骨吗跟我进去。”杨家祥畏畏缩缩不敢进去。

  龙腾进去片刻出来“老爷洞里满是尸骨。”贺清修“杨家祥死者为大,让他在此安息吧”

  宗本善“只能如此了,乡亲们把妖孽的尸体扔进洞里封起来。”大家脱了铁甲一起动手,

  很快就清理干净了,贺清修“豆豆”云豆“大家闪开一些”

  举起开天辟地斧“开”把洞口上方劈开了,山石倾倒而下把洞口掩埋了,

  贺清修“走吧离开瞎子沟”

  龙腾前面开道,张钢、何亮打着火把跟随“回村”杨家祥默默地走着,

  贺清修“你老婆的皮留着吧,也是个念想”云豆劈山之前,

  贺清修把所有的人皮面具扔进山洞,唯独留下杨大嫂的,

  杨家祥“谢谢你,清修”贺清修“回家好好过日子,以后再娶个媳妇。”

  杨家祥苦笑“日子过的勉强,谁愿意嫁给我老婆刚走,把孩子养大就好了。”

  从此不提再娶之事,

  离开瞎子沟回到青竹村,何亮“乡亲们都回家吧再也不会有妖孽来偷咱们的牲畜了”

  村民散去了,宗本善“清修忙活了大半夜连口热汤也没喝,去我家吧。”

  贺清修“老支书,不用了从瞎子沟抓到的那个人我要给他抽筋、剥皮,你也回家休息吧”

  无论他们怎么挽留,贺清修还是走了,太上老君“你们晚上没吃饭吧”

  云豆“爸还有等着我请客的。”

  贺清修“龙腾一块去吃个夜宵,回去开始抽筋剥皮”

  太上老君“清修请吃饭可以,也不能剥他们的皮啊”

  云豆“老君,是剥制作人皮面具那个人的皮。”太上老君哈哈大笑起来,

  “该剥这种人活着都是浪费粮食。”贺清修“大晚上的去哪里吃饭”

  太上老君“还去昨天去过的那家,菜的味道不错的。”

  老街的私房菜,云豆“不知道关门了没有。”

  太上老君“关门也给他敲开,要不是咱们在那里吃饭,饭馆就烧光了。”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客人了,云豆“老板还有菜吗”

  老板忙迎出来“有没有那么齐全了,够那么吃的。”

  贺清修“他们三位吃肉的,有肉尽管做,给我们来几个素菜。”

  老板“稍等马上就好干活了”冷盘上来他们就开始喝了,

  龙腾、沈耀、北海陪着太上老君喝酒,尽兴啊云豆“我回家了”

  韩金亮他们送进看守所,隔空告诉曹东洲了,不教育好了不要放出来,

  同时通知张文岳瞎子沟的事已经解决了,然后去阴曹地府了,阎王爷已经睡了,

  牛头去敲门“老爷来客人了。”

  魏阎“滚蛋谁来也不见,不知道老爷已经睡下了”

  牛头“贺清修贺爷来请你喝酒。”魏阎立马开门出来“你怎么不早说”

  魏阎出来,马面已经把酒菜摆上桌了,

  贺清修“大哥这么晚了来打扰不会怪罪吧”魏阎“那里话,兄弟来了不分什么时候。”

  贺清修“龙腾你们陪我大哥喝酒,一边喝酒一边剥皮”魏阎“剥谁的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