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二十七章 有些为难

  “算了?”

  左冷禅愣了一下,愤怒地说道:“荣海禄,你身为派出所所长,不但不抓坏人,还为坏人说情,你对的起你身上这层皮吗?”

  自己的好事被这人给破坏了,自己的办公司被砸成这样的,甚至自己还被这个人扇了一辈子,门牙都松动了。

  现在要自己算了。

  这世界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

  “左院长,我这是为你好!”

  荣所长不高兴地说道。

  真的是好心没有好报啊!

  这个左冷禅也不想想,人家敢这么大白天的光明正大地砸你办公室,甚至还给你一巴掌,

  那是人家有依仗啊!

  人家根本就不把你当回事,你还要跟他硬抗的话,吃亏的是你自己。

  “荣海禄,你要是不抓人,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

  左冷禅愤怒地看着荣海禄危险地说道。

  “随便!”

  荣海禄无所谓地说道。

  刚刚还是自己的局长亲自陪同这位叶先生来派出所呢,自己还怕这左冷禅告自己。

  “你……”

  左冷禅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左冷禅不傻,明白这荣海禄这么护着这个打自己的人,肯定是这个打自己的人背景厉害,让这荣海禄不惜要得罪自己,也不愿意去抓这个人。

  虽然知道这个人背景厉害,可左冷禅忍不下这口气啊,自己这一巴掌,可不能白打,要是这样就算了,以后自己在这医院里,还有什么院长威严呢。

  更何况自己背后还有一位副市长的亲戚在呢。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里走进四位穿着黑西装的男子。

  看着被砸的稀巴烂的办公室,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啊!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现场有警察在,也轮不上自己这些人来处理这个事情。

  “左院长,请你跟我们去市纪委谈话!”

  一位中年男子走到还傻愣着看着自己的左冷禅说道。

  “你……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左冷禅双腿有些发抖,说话也有些结巴。

  “有没有弄错,还是到市纪委谈话再说,给我带走。”

  中年男子可不管这些,他接到的指令就是要带这左冷禅回市纪委调查。

  “怎么会这样?”

  看着左冷禅被纪委的人带走,左冷禅的秘书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好了,我们回去吧!”

  任务完成了,这医院的院长也被纪委带走调查了,叶荣耀对还在发愣的冉旭高他们说道。

  ……

  “老板,刚才那个院长被抓是不是你的原因啊?”

  坐在车上,薛欢欢好奇地问道。

  “不清楚,可能吧!”

  叶荣耀也不敢肯定是自己的原因,毕竟这事情确实有些突然。

  汪市长是说要严肃处理这事情,可是怎么处理,叶荣耀也没有问。

  不过派纪委的人来查这个作风败坏的医院院长,在叶荣耀看来,绝对一个准,现在的很多官员,根本就禁不起查,一查一个准啊!

  “老板,谢谢你!”

  薛欢欢对叶荣耀感激地说道。

  要不是这位冉旭高的老板为自己出头,自己要被医院欺负死了,可能最后还必须签那个免责声明来的。

  “你要谢,就谢谢冉旭高,他可是为了你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怎么回事啊?”

  薛欢欢疑惑地看着冉旭高问道。

  “没……没事!”

  冉旭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自己是想为薛欢欢出头,去教训那个禽兽主任,可是都没有打几拳,就被制服了,还被带到派出所了。

  要不是老板过来救自己,自己还在派出所的黑屋里待着呢。

  “呵呵,冉旭高为了给你出气,去打了那个禽兽主任,为这个他还被抓进派出所呢。”

  董家源说道。

  “真的是这样的吗?”

  薛欢欢感动地看着冉旭高问道。

  那么多追求自己的男生里,没有一个这样为自己出头的,只有这个一直逃避自己感情的冉旭高为自己出头。

  顿时薛欢欢感动的流眼泪。

  “没……没什么,要不是老板的话,我现在还在派出所的黑屋里待着呢。”

  冉旭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

  “老板,什么时候给欢欢治疗啊?”

  在叶荣耀家吃完晚饭,冉旭高有些忐忑不安地向叶荣耀问道。

  这薛欢欢的腿一天没有治好,冉旭高心里就一天不能安心。

  “等一下,我去拿些东西,你抱着薛欢欢在靠椅上躺好。”

  叶荣耀对冉旭高交代道。

  这骨折必须及早治疗,尤其是粉碎性骨折,不及时治疗的话,就需要截肢了,那样的话,就相当于这腿就废了。

  很快叶荣耀就拿着医疗箱过来了。

  虽然现在都十月下旬了,可这天气依然炎热,这薛欢欢穿着短裙。

  这是出院的时候,薛欢欢的母亲给她换上的,主要是这出院了,还穿着病服不吉利,而且病服上还印着医院的名字,薛欢欢也不想穿。

  对这家造成这家这么大伤害的医院,薛欢欢已经完全无爱了。

  叶荣耀蹲下身子,看着薛欢欢两只肿得厉害的双腿,用手轻轻地捏着。

  “啊……疼……”

  叶荣耀虽然捏的很轻,可是薛欢欢还是疼得叫起来,实在是太疼了。

  “欢欢,把这毛毯盖上。”

  柳箐箐拿来一条薄毛毯,给薛欢欢的盖上,主要是阻挡薛欢欢的裙摆位置,不让隐私位置暴露。

  毕竟叶荣耀现在蹲着的位置,稍微往那个位置看,就能看到薛欢欢的隐私位置了。

  看着柳箐箐给薛欢欢盖上毛毯,再加上薛欢欢脸红红的样子,叶荣耀这时候才想到,自己现在蹲的位置不对啊,这正对这薛欢欢的身子,这要往前一看,这穿着短裙的薛欢欢,还不得被自己看到不该看的地方啊!

  叶荣耀赶紧往边上位置一挪,这样就看不到了。

  “没有想到肿的这么厉害。”

  叶荣耀有吃惊地说道。

  毕竟这么肿,这疼起来可是很厉害的。

  叶荣耀想了想,从医疗箱里拿出一瓶自己调配的药水,递给欧阳倩倩说道:“给她这双腿都抹上药水。”

  毕竟这男女有别,叶荣耀可不想自己动手给薛欢欢抹这药水,免得被人误会,是自己想占薛欢欢便宜。

  很快,欧阳倩倩给薛欢欢的双腿擦上了药水了。

  “感觉怎么样?”

  叶荣耀对薛欢欢问道。

  “有一股热流在脚上流动,有一点凉凉,麻麻的感觉。”

  薛欢欢说道。

  毕竟是骨折,不是双腿瘫痪,薛欢欢的双腿还是有感觉的。

  “有感觉就好,相信我,你会好的。”

  叶荣耀笑笑地对薛欢欢说道。

  作为医生,自己要有信心,只有自己有信心,才能让病人有信心,才能安心治疗,不会胡思乱想。

  “欢欢,我老师的医术可厉害了,绝对能治好你的病的。”

  薛凯琪安慰薛欢欢说道。

  “嗯,我相信叶大哥。”

  薛欢欢点点头说道。

  来到这后,薛欢欢越发觉得这位叶大哥的神秘了。

  医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这是华夏最大的私人慈善机构的拥有者……这每多一个身份,都让薛欢欢多了一份信心。

  这样的大人物,最起码的没有理由欺骗自己这个可怜的弱女子。

  叶荣耀拿起了薛欢欢受伤的左脚,手轻轻地在上面按捏了几下,力度很轻,怕重了,会让薛欢欢再次感到疼痛。

  “挺严重的!”

  叶荣耀皱着眉头说道。

  经过叶荣耀的检查,这薛欢欢两腿骰骨裂成很多块,一般情况,就算医院开刀动手术,基本上也很难让这骰骨复合。

  医院里给出来需要截肢的结论是正常的,要不能及时截肢的话,时间久了,就会危及生命的。

  不过这个对叶荣耀还是倒不是太大的难处,只是这治疗的过程,让叶荣耀有些尴尬。

  因为薛欢欢的双腿的骨头碎的严重,叶荣耀需要一块块地把它接上去,这是一个很精准的工作,一块骨头接错了,这后果都很严重。

  为了保证这骨头接的正确,叶荣耀必须双手在薛欢欢腿上摸骨,自己一个已经结婚的大男人,在薛欢欢这个还没有嫁人的女孩子大腿上上下活动,这成什么啊!

  虽然说在医生和病人眼里,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真的是这样吗?

  就拿接生这事情吧?

  你愿意一个男医生对你妻子接生吗?

  把自己妻子最隐私的地方跟别的男人分享吗?

  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医生。

  在华夏也是很多男人不能接受。

  “叶大哥,我这腿是不是治不好了。”

  薛欢欢见叶荣耀紧皱着眉头的样子,不由地不安地问道。

  万一治不了,薛欢欢都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

  “可以治,只是……”

  叶荣耀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这事情。

  “只是什么?”

  薛欢欢的母亲急忙问道。

  只要能治好自己女儿的双腿,再大的代价,薛欢欢的母亲都愿意出。

  要知道,自己女儿还这么年轻,这双腿真的废了,以后她怎么办。

  虽然这个冉旭高答应娶自己的女儿,照顾他一辈子,可是世事难料,谁知道,他们真的在一起后会怎么样。

  生活的压力,世俗的眼光,都可以让他们不能坚持走完一辈子。

  最好还是自己的女儿的腿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