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二十章 太古文

  “老公,这是什么文啊?”

  柳箐箐好奇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是华夏的太古文。”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太古文?”

  大家都愣住了,都没有听过什么太古文。

  “老师,什么是太古文啊?”

  欧阳倩倩一脸好奇地问道。

  “大家都知道甲骨文吧?”

  叶荣耀问道。

  “嗯,知道。”

  大家都点点头说道。

  甲骨文是华夏已现的古代文字中时代最早、体系较为完整的文字,距今36多年。

  甲骨文又称为“殷墟文字“、“殷契“,是殷商时代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

  “这太古文,就是甲骨文之前的文字。”

  叶荣耀说道。

  “甲骨文之前的文字?”

  所以人都愣住了,毕竟这是第一次听说过。

  大家都只知道甲骨文是至今已知最早的华夏文字,至于甲骨文之前有没有文字,很多古文研究专家都怀疑有,但是就是找不到相关的证据。

  今天叶荣耀说他写的这个字就是甲骨文之前的文字,真的把大家都给吓到。

  “对,这是甲骨文之前的文字,太古文,应该算是华夏最古老,也是最神秘的文字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从“懒人系统”传过来的资料显示,这太古文最早出现在远古时代,主要远古时代人们用祭祀和治病、仆卦的作用。

  拥有神秘莫测的威力。

  远古的巫术是使用的就是这种“太古文”,神秘莫测,而巫术在古代又被称为祝由之术,是一项崇高的职业,它曾经是轩辕黄帝所赐的一个官名。

  而华夏古医术的最神秘的“祝由术”,就是依赖于这种“太古文”而存在的。

  “老师,你真厉害了,竟然会太古文!”

  薛凯琪一脸崇拜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毕竟对于普通人听都没有听过“太古文”,自己老师竟然都能写出来太古文了。

  “其实太古文在很多佛教、道教的符咒里都有。”

  叶荣耀说道。

  其实华夏佛教和道教的符咒的字,就是太古文,只是很多因为时代久远,都被传错了,所以也远没有古代那么神奇的作用了。

  “老师,这个字干嘛用啊?”

  薛凯琪好奇地问道。

  毕竟自己老师不会无缘无故地写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远古字,给大家看的,肯定有他的目的。

  “你们听过古医十三科吗?”

  叶荣耀问道。

  “古医十三科?”

  欧阳倩倩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

  “我听说过,我听说过。”

  薛凯琪兴奋地说道。

  “琪琪,什么是古医十三科啊?”

  欧阳倩倩好奇地看着薛凯琪问道。

  “我听我爷爷说过,在古代存在古医十三科,叫……好像叫祝由术,治病不吃药、不打针、也不动手术,靠符咒就可以了。”

  薛凯琪回忆起自己爷爷对自己说的话。

  出身于中医世家的薛凯琪,可是比欧阳倩倩她们知道更多的古医的事情。

  “治病不吃药、不打针、也不动手术,靠符咒?”

  “这不是封建迷信吗?”

  欧阳倩倩不解地问道。

  “我爷爷是这么说的,他也是从古医书里看到的,说古代的医生存在这种治疗方式,就是现在也存在,不过都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相信。”

  薛凯琪说道。

  “老师,你不是要搞封建迷信吧?”

  突然薛凯琪想到了一种可能,立即看着叶荣耀问道。

  “我搞什么封建迷信啊!”

  叶荣耀郁闷啊,今天想给自己这些学生施展神奇的“祝由术”,竟然被她们说成封建迷信,这让叶荣耀有些尴尬。

  “老公,你是要用这符咒给晓东治病吗?”

  柳箐箐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种神秘的文字,柳箐箐见过相似的,也就是上次叶荣耀给自己的“护身符”,也是类似让柳箐箐看不懂的文字。

  因为经历过自己妹妹飞机失事后,神奇地存活下来的事情,柳箐箐不觉的自己老公是在搞封建迷信。

  “对,这祝由术效果快,而且简单,就用它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老师,不会你要使用祝由术吧?”

  欧阳倩倩愣住了,难道这“祝由术”不是封建迷信吗?真的有效果吗?

  欧阳倩倩带着疑惑看着自己的老师问道。

  “对,我要使用的是祝由术,张扬,你去给我打一碗清水过来,记得要清水而不是开水和自来水。”

  叶荣耀对张扬说道。

  毕竟开水和自来水都是经过特殊的加工的,不属于自然的水,在效果上,远不如大自然的清水。

  “老师,这祝由术真的存在吗?”

  见张扬去取清水了,马少华好奇地问道。

  马少华喜欢看小说,在小说里看过“祝由术”,只是一直以为是神话中的传说而已,根本不存在。

  “当然,这‘祝由术’可是轩辕黄帝所赐的一个官名,当然存在了,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被人们当做封建迷信而被退出历史舞台而已。”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老师,我年轻的时候,村里有小孩子每天晚上哭泣不止,看医生都没有用,小孩子的父母请了一位高人,画了一张符,点燃后,在小孩子的头位置绕了一圈,这孩子晚上哭泣的毛病就好了,这是不是祝由术啊?”

  纳兰海向叶荣耀请教道。

  在纳兰海年轻的时候,村里人生病了,不去看医生,去寺庙请大师给自己治病的事情,常用生。

  虽然对大部分人没有什么效果,可还是有一部分人还是被治愈了。

  “对,是祝由术。”

  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毕竟这种事情,不要说以前,就是现在在偏远的山村,还存在的。

  尤其是孩子晚上啼哭不止,在人们看来,是小孩子被吓到了,看医生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请大师给孩子画一张符祛除才是有效果的。

  “老师,清水来了。”

  这时候,张扬用瓷碗端来一碗清水过来。

  这也是叶荣耀要求的,清水不能使用塑料碗或者铁碗。

  五行相辅相克不是说着玩的,一个细节就能决定成败。

  “好。”

  叶荣耀让张扬把瓷碗放在石桌上,用火柴点燃写好的那张符咒。

  很快符咒化成灰,掉进瓷碗里。

  “倩倩,你把晓东抱过来吧。”

  叶荣耀对欧阳倩倩说道。

  小孩子喜欢跟小孩子一起玩,现在这晓东就坐在地上跟小梦梦玩玩具,玩的不亦乐乎了,都忘了自己父母走了事情了。

  “小东,把这个喝了。”

  叶荣耀端着瓷碗对赵晓东说道。

  “不喝!”

  四、五岁的小孩子都已经可以读幼儿园了,说话已经很溜了。

  尤其是现在的小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小小年龄说起来话来,跟小大人似得,什么都懂一些。

  这要是二、三十年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那时候这么大的孩子,还在玩泥巴呢,什么都不懂,现在的孩子,四、五岁就会玩手机和电脑了,而且溜的很,甚至还比大人还厉害。

  “东东乖,喝完,婆婆给你糖吃。”

  柳箐箐哄着赵晓东说道。

  因为王雨燕夫妻称叶荣耀为“叔叔”,这柳箐箐的辈份也就高起来了,二十岁的人,就升级成婆婆了。

  “不吃,糖不好吃。”

  赵晓东摇头有些嫌弃地说道。

  毕竟现在不是十几年前,那时候小孩子没有零食吃,有一颗糖吃,已经开心的很了,

  现在大家的生活条件都好了,这小孩子吃的零食也花样很多了,还真的看不上糖果之类的东西。

  “那你喝了这碗水,你想要什么,婆婆给你买。”

  柳箐箐哄着张晓东说道。

  “我才不喝了,这么脏的水,妈妈说了,喝脏水会拉肚子的,我才不要拉肚子呢。”

  赵晓东说道。

  这是嫌弃这碗水脏。

  确实,这碗清水里都是黑色的纸烧的灰烬,看上去确实有些脏。

  还真的不能怨这孩子会嫌弃,就是大人,要不是知道这碗水的功效,也不会喝这碗水的。

  “东东,你喝了这碗水,姐姐带你去骑大白鹅。”

  这时候,小梦梦说话了。

  “真的。”

  赵晓东还真的听小梦梦的话,一说让他骑大白鹅,这眼睛都亮了。

  赵晓东见过小梦梦骑大白鹅,可羡慕了。

  只是他父母不让他骑,怕摔着。

  “真的。”

  小梦梦点头说道。

  “那我喝。”

  说着赵晓东自己端着瓷碗喝起来了。

  “呵呵,还是梦梦厉害。”

  柳箐箐开心地摸摸小梦梦的头说道。

  这小孩子还是比较听小孩子的话的。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东东,你慢着,小心摔倒。”

  见自己外孙摇摇晃晃地跟着一群大孩子屁股后面玩耍,王丙真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没事,小孩子多摔摔,这走路也学的快。”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现在的人对孩子都有些溺爱,这主要是现在人的生活条件好了,温饱不成问题了,大家都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了。

  要知道叶荣耀小时候,白天父母哪里有时间照顾他啊,都是放在院子里跟着大孩子们玩耍,让大孩子看小孩子。

  这也是以前农村里带孩子的方式,大孩子照顾小孩子,经常可以看到五、六岁的孩子,在家里照顾两、三岁的弟弟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