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十九章 这是什么字?

  “老师你说的这个治疗方法,我在一本古书里见过,我一直把它当故事看呢。”

  张少华想了想后说道。

  张少华还记得古书的内容。

  清时早溪南埠人张芹舫,自幼习医,善巧思,不拘方书,故常获奇效。

  有蓝姓小孩,五岁不能举步行走,由婢女奶妈轮流怀抱,奉若珍宝,虽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他仍面黄肌瘦,不喜进食。

  家人天天喂其人参燕窝,也毫无效果,无奈请来张芹舫。

  张察其脉象调匀似无病兆,当即断定是由于长期抱在怀里很少接近土气所致。

  于是与其父母商定,另找一间静室,除一小童陪同外,不与他人接近。张随即将孩子迁入静室,置于地上和小童嬉戏,并以陈壁土煎汤让其服用,没过多久,小孩诸症皆除。

  这不是跟自己老师说的治疗方式一样吗?

  “你见过这样的故事?”

  叶荣耀有些吃惊地问道。

  “二师兄,你快跟我们说说。”

  急性子的薛凯琪急忙催促道。

  “给大家讲讲吧!”

  叶荣耀见马少华看着自己,就笑笑地说道。

  其实叶荣耀也很好奇,自己这徒弟看的古书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好,故事是这样的……”

  马少华把故事内容跟大家说了一遍。

  “这情况不是跟这孩子一摸一样吗?”

  柳箐箐吃惊地说道。

  这马少华说的这个故事的情景,简直就是跟这赵晓东一模一样啊,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挑食严重不说,还不会走路。

  “对,是一模一样,其实古人就早有治疗这病的方法了,只是随着中医的没落,很多医术和古方子都失传了,以至于很多都被人当成故事了。”

  叶荣耀感慨地说道。

  随着西医涌入华夏,因为西医简单,易学,很多小病见效快,慢慢地把华夏的传统中医给挤出历史舞台,要不是政府意识到危机了,大力扶持中医的话,华夏的中医也会像很多国家的医术一样,被西医给取代了,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了。

  “老师,我这就去弄陈壁土。”

  纳兰海说道。

  桃源村还有一些老土房,可以弄到陈壁土,如果在城市里就很难了,城市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钢筋水泥结构的,根本就找不到了。

  甚至再过几十年,在农村也很难再弄到陈壁土了,现在农村建的房子,都是砖墙水泥墙的,哪里有什么陈壁土啊!

  “大师兄,我跟你去。”

  “我也去。”

  欧阳倩倩几个丫头都兴趣满满地说道。

  毕竟她们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什么陈壁土,很好奇啊!

  “你们都去吧!”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毕竟在中医的很多土方子里,都离不开陈壁土,其实这从“土方子”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离不开土啊。

  虽然欧阳倩倩这些年轻人不认识这陈壁土,像纳兰海这样的老中医是知道陈壁土的,毕竟那个时候的人,经常用土方子治病,有时候是离不开陈壁土。

  ……

  “大师兄,那里有一间老房子,我们过去弄吧?”

  欧阳倩倩指着前面不远的一间两层楼的破旧已经荒废的房子说道。

  “那是水泥房,不会有陈壁土的,陈壁土是要黄土建的土房子。”

  纳兰海解释道。

  “要泥土建的房子啊,这个可不多啊?”

  欧阳倩倩想了想说道。

  现在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钢筋水泥结构,哪里还有什么土房子啊!

  “我知道村北有一间快倒塌的土房子,可以去取点。”

  纳兰海说道。

  ……

  “老师,这就是你要的陈壁土。”

  欧阳倩倩提着满满一袋的陈壁土,对叶荣耀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你们都留着,以后你们自己会用到了,尤其这是上百年历史的陈壁土,现在可真的是很难找到了,以后弄不好千金难买一克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那岂不是比黄金还贵?”

  薛凯琪吃惊地说道。

  “这看你给什么人看病,给穷人看病,你们可以少收些,对于富人治病的话,就价比黄金收。”

  叶荣耀说道。

  在叶荣耀看来,现在这贫富悬殊这么大,穷人连温饱都成问题,富人已经富到烧钱玩了。

  所以叶荣耀对自己学生的教育就是,收费两个标准,对于穷人,少收钱,甚至不收钱,对于富人,就要高收费,用这富人的钱来填补穷人的钱。

  毕竟医生也要生活,也要养家糊口,总不能不挣钱吧,少挣穷人钱,多挣富人钱,也是一样的。

  有时候,你看一百个穷人的病,不及给一个富人治病挣的钱多。

  毕竟你给穷人治病,要收他一百万,他宁可回家等死,也不会治这个病,因为他清楚,自己拿不出这个钱,就算拿的出来,也是欠债累累,最后只会连累自己的子女。

  “老师,这不是乱收费吗?”

  张扬问道。

  “我这叫乱收费,你去医院你看看,那些医生开的药,不管是大病小病,都是要一大堆检查,一大堆药物,其实有效果的药,就一、两种,其它的都是凑钱的。”

  “我希望你们以后必要这样,对于普通的老百姓,尽量不要开没有用药,不做没有必要的检查,对于那些富人,我不说,你们懂的。”

  叶荣耀对自己几个学生说道。

  “老公,你这是仇富,呵呵,不要忘了,你现在也是富人啊!”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我富人?尼玛的,我还真的是啊!”

  叶荣耀愣了下,回过神来惊讶地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是富人了,而且是富人中的顶级富人了。

  “老师,我们还要不要对富人收高额的诊金啊?”

  薛凯琪看着自己老师问道。

  “收啊,不收这些富人的钱,咱们怎么能富啊!”

  叶荣耀回过神后,鉴定地说道。

  虽然叶荣耀现在属于富人了,可是从小过着清贫日子的叶荣耀,还是转变不了他的仇富的心理。

  “是,老师我以后专门宰有钱人的钱。”

  薛凯琪说道。

  “劫富济贫”,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啊!

  “张扬你们几个,去我书法里取笔墨纸砚过来。”

  叶荣耀对张扬几个女学生说道。

  “哦。”

  张扬几个点点头就到叶荣耀的书房走去,几个人都到过叶荣耀的书法,知道书房里笔墨纸砚放在哪里。

  “老公,你要写字?”

  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不是,等会你就知道了。”

  叶荣耀神秘地说道。

  “这么神秘?”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现在柳箐箐被叶荣耀勾出兴趣了。

  拿笔墨纸砚不写字,还能干什么,难道要画画?

  柳箐箐觉得很有这种可能。

  说实在的,已经好久没有见自己老公动笔画画了。

  也不知道这次自己老公会画什么。

  “老师,笔墨纸砚拿来了。”

  张扬几个女学生把笔墨纸砚都拿出来,在石桌上摆好。

  “今天老师给你们露……”

  “老师你要我们露一手书法吗?”

  叶荣耀还没有说完,就被薛凯琪的话给打断了。

  “书法你个头,我这是要给这晓东治病呢!”

  叶荣耀白了一样薛凯琪说道。

  “治病?老师你不是要用陈壁土给这晓东治病吗?”

  纳兰海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老师问道。

  “呵呵,用陈壁土治病效果虽然好,当太麻烦了,要煎药,现在我用最简单的方法给这赵晓东治病,不需要陈壁土。”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不需要陈壁土?”

  纳兰海有些懵了,不需要陈壁土,为什么要自己去弄陈壁土呢?

  叶荣耀不管几个学生的疑惑,把a4字对折成四等分,撕开分成四张小纸。

  拿去毛笔在一张小纸上画了一个特殊的符号。

  “大师兄,你知道老师写的是什么字吗?”

  欧阳倩倩看着小纸上的字,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字,别说认识,见都没有见过。

  于是小声地向边上的大师兄纳兰海问道。

  “我也不认识?”

  纳兰海摇摇头说道。

  纳兰海不在意这个是什么字,而是在意这字写的太有艺术感了,太好了。

  从小就练毛笔字的纳兰海自认为毛笔字写的非常好,不比一些书法家差多少。

  可是面对自己老师写的这一个字,纳兰海知道自己在书法上,比起自己的老师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让纳兰海越发地崇拜叶荣耀了。

  “老师这个字写的真漂亮,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字。”

  张扬觉得自己老师字写的非常好看,比很多书法家写的字都好看。

  张扬越发觉得自己老师好神秘啊,不但医术、打架厉害,就是写的字都这么好看,让人一看这字,就喜欢上了。

  “老公,这是什么字啊?”

  和大家一样,柳箐箐也不认识叶荣耀写的这个字,不由好奇地向叶荣耀问道。

  “这是‘土’字。”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老师,你是不是写错了,这哪里是‘土’字啊,土字不是这样写的。”

  薛凯琪看着叶荣耀问道。

  毕竟薛凯琪可是很清楚,自己认识的“土”字,不是这样的,就算是繁体字,也不是这样写的。

  “难道是甲骨文?”

  欧阳倩倩疑惑地问道。

  “这不是甲骨文!”

  纳兰海摇摇头说道。

  甲骨文的“土”字的写法,纳兰海是知道的,不是这样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