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打板栗

  “不是说生意不怎么好吗?怎么就把你给累着了?”

  柳箐箐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昨天晚上我请范彬彬、林新如她们给咱们姐的店打一下广告,谁知道这效果会这么地好,简直人满为患啊,可把你老公我一个当三个人用了。”

  叶荣耀说道。

  “呵呵,辛苦老公了,我不我给你按摩一下。”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还是老婆好!”

  叶荣耀开心地说道。

  ……

  秋天的早晨是朦胧的,人们刚刚睁开眼睛,秋天就给自己穿上朦胧的雾气,人们走在路上,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几米远的地方,犹如进入的仙境。

  虽然远处的山水看不清楚了,可是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雾,薄薄的雾,若有若无的雾,如丝绸、如轻纱,在空中、在地面四处飘绕,一缕缕、一丝丝,美丽极了。

  叶荣耀漫步在院子中,雾儿也跟过来了,轻轻地附在叶荣耀的身上,柔柔的、凉凉的,很舒服。

  这是一个雾的世界,沉浸在雾的世界里,恍惚间,仿佛觉得自己正置身于瑶池仙宫之中,身边云雾缭绕,周围粗壮的树干,就是仙宫的庭柱。

  忽然,背后一阵凉冰冰把叶荣耀拖回了现实,原来是树上顽皮的小水滴钻进了叶荣耀的脖子。

  渐渐地,雾更淡了几分,早上的晨光渗了进来,使雾仿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澄纱。

  随着时间的推移,雾变得更淡了,渐渐地成为了一缕缕、一丝丝,飘荡着,小了,不见了踪影。

  人们都说晚秋的早餐是最美丽的,叶荣耀觉得晚秋早晨的雾才是最美丽的。

  ……

  吃完早餐,叶荣耀无聊地搬了张椅子坐在院子里看起小说了。

  国庆节,方博琳她们都去旅游去了,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来,整个院子显得有些冷清。

  “呜呜呜,叔叔……”

  小梦梦的哭声把叶荣耀精神从书上移开了。

  “怎么了?”

  叶荣耀看着哭泣的小梦梦疑惑地问道。

  “叔叔,我,我手臂上疼!”

  小梦梦把手臂给叶荣耀看。

  原来,小梦梦今天跟着村里的熊孩子门一起去村北的那颗大板栗树打板栗,没有躲避及时,被树上掉下来的板栗给砸上了。

  “好了,别哭了,叔叔给你上点药就好了。”

  叶荣耀说着拿来药膏给小梦梦擦拭下,这药膏都是叶荣耀特制的,效果特别地好。

  “不疼了吧!”

  叶荣耀看着小梦梦问道。

  “嗯,不疼了!”

  小梦梦点点头说道。

  “以后没有大人在,不要去打板栗,上面都是刺,要是砸到脸,你还不要破相啊。”

  叶荣耀说道。

  这弄板栗可是很危险的事情,板栗长在树上,全身都是刺,人不可能爬到树上用手去摘的。

  都是弄竹竿或者木棍拍打树枝把这板栗给打下来的,这要是一个不小心板栗掉到人的身上,绝对会受伤的。

  所以村里人都不允许小孩子去打板栗,怕小孩子不懂事,会伤到自己。

  “嗯!”

  小梦梦点点头说道。

  “叔叔,人家还是想吃板栗,二娃子他们说生的板栗都很好吃,可我没有吃过。”

  小孩子都比较贪嘴,小梦梦安静了一会儿后,忍不住对叶荣耀说道。

  “好吧,这次叔叔带你去打板栗,不过以后没有大人在的时候,可不能打板栗,会伤到的,到时候,叔叔就不给你擦药膏了。”

  叶荣耀吓唬小梦梦说道。

  “叔叔不给我擦,漂亮婶婶会给我擦的。”

  小梦梦小声嘀咕地说道。

  “你……算了,叔叔带你去打板栗好了。”

  叶荣耀郁闷地说道。

  毕竟自己是一个大人,可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很快叶荣耀带着小梦梦来到村北的那颗板栗树。

  这颗板栗树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叶荣耀小的时候,这棵板栗树就已经在这里了,二十多年过去,这棵老板栗树依然还在,每年还在开花结果。

  这棵板栗树因为年代有些久远了,都不知道是谁种下的,又种在村里的集体土地上,也就成了无主的果树了。

  村里的老少爷们,谁要是想吃板栗的话,都会来这里打一些回去炒着吃,当然谁都不会把这树上的板栗都弄光掉。

  叶荣耀拿起板栗树边上的竹竿,这是为了方便打板栗,村里人放在树边的竹竿。

  “站远点。”

  叶荣耀对自己边上的小梦梦说道。

  等小梦梦走到安全的位置后,叶荣耀左手拿着竹竿,在板栗树边缘轻轻地拍打着,很快,树上的板栗开始掉下来了。

  这拍打板栗树一定不要太重,太重的话,不但会伤到板栗树,还会让没有成熟的板栗从树上掉下来。

  一般成熟的板栗,轻轻拍打下,就会掉下来的。

  看看差不多了,叶荣耀也停止拍打板栗树了,而是把这些掉下来的板栗都捡起来。

  “叔叔,怎么把这板栗弄出来啊!”

  小梦梦有些着急地跑到叶荣耀身边说道。

  这板栗被栗苞给包着,要想吃这板栗,就要把这浑身带刺的栗苞给砸来。

  “看你叔叔的。”

  说着,叶荣耀在边上找了一块尖尖的石头,在栗苞边沿慢慢的凿,不能对着中间,不然会把里面的栗子都凿碎。

  很快栗苞外壳就凿破了,用石头尖一扯,就让里面栗子挣脱了栗苞的包围。

  这种没人管的差不多成野生的板栗树结的栗子不大,皮红褐,鲜亮,尾部有黄褐色茸毛。

  剥开一个,里面还有一层包壳。

  弄碎包壳,就看嫩黄色的果肉,这种自然生长,自然成熟的板栗特别地好吃,不像现在大家上卖的板栗,大部分都是有催生的措施,味道不好吃。

  看着这嫩黄色的果肉,叶荣耀不由地想起小时候,自己和一帮小伙伴们在这板栗树下玩耍,打板栗吃。

  那时候这里还是一个晒谷场呢,不过随着村里很多人搬到外面生活,村里的田地大部分荒置,这个晒谷场也都有二十多年没有再用过了。

  现在的水泥浇筑的晒谷场到处都出现裂纹,也长满野草,或许再过几十年,就再也看不出来这晒谷场的痕迹了。

  就在叶荣耀感慨的时候,小梦梦直接把叶荣耀手上的板栗给抢过来塞到嘴里。

  “好甜,真好吃,叔叔,你再给我剥嘛,我还要吃。”

  小梦梦拉着叶荣耀的手就摇起来撒娇,真是贪吃的小孩子啊。

  不过小孩子不贪吃就不是小孩子了。

  叶荣耀也是从小孩子的时候过来的,叶荣耀记得自己小时候可是比小梦梦更加贪吃。

  家里有什么好处的东西,母亲都不会一下都给自己吃的,都会藏起来,不过叶荣耀都能偷偷地找到,把它给吃光。

  为了这个,叶荣耀可是没少挨自己母亲的打。

  “好,好,别摇了,叔叔你剥好给你。”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种生吃板栗,也是叶荣耀小时候的最爱。

  生吃板栗,比弄熟的板栗,更加地甜,特别让小孩子喜欢。

  小孩子贪吃,可是胃口也就那么大,没有吃几个就吃不下了。

  打落这么多板栗,叶荣耀当然不会浪费了,把这个板栗的栗苞全部打碎后,叶荣耀把板栗都取出来,叶荣耀准备拿会做煮板栗吃。

  扒栗苞真不是一般人干的活儿,要是一不小心没按住或者手滑就会被扎到手的,会很疼。

  不过对于叶荣耀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叶荣耀的皮肤连针都打不进去,更加不要说是这板栗栗苞上的刺能伤到他了。

  很多人喜欢吃大街上的炒栗子,叶荣耀却不喜欢大街上的炒板栗,因为很不健康,大街上有很多小贩炒栗子时添加的是工业石蜡和糖精钠等甜味剂来炒炙。

  这年头,人们也知道了,只要含有工业原料的食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多了容易得病。

  就像很多年前的白酒事件,就是因为添加了工业酒精,致使很多人酒精中毒,眼睛瞎了,甚至有的严重的,直接死亡。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人们才意识到工业原料对人体的伤害是最大的。

  叶荣耀把剥好的板栗放到袋子里,还不少,叶荣耀估摸着有三斤多的板栗。

  “走了,回家了!”

  叶荣耀拉着小梦梦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出。

  “婶婶,叔叔说中午煮板栗给我们吃。”

  回到家的时候,柳箐箐已经抱着孩子还院子里逗着孩子玩。

  “真的?”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刚才去村北摘了些板栗回来,吃完中午饭,咱们煮板栗吃,好些年没有吃过煮板栗了,怪想念的。”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叶荣耀小时候,村里谁家要是煮板栗的话,叶荣耀这些小家伙过去的话,都会分点给孩子们吃的。

  可惜等叶荣耀长大了,就没有这个待遇了,这也就是叶荣耀说好些年没有吃过煮板栗了。

  刚才摘板栗的时候,勾起叶荣耀小时候的味道,想着自己煮板栗吃。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小时候的那种味道。

  毕竟小时候吃过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好吃,可是再次吃的时候,总是没有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

  月底了,求下订阅,有钱的,没钱的朋友们,都订阅下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