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九百五十一章 答案不一的死法

  “他们是互相伤害死的!”老人说道。

  “互相伤害死的?”

  年轻的女记者有些不明白老人的话。

  “对啊,大家追赶这两人的时候,这两人~贩子莫名其妙地相互打起来了,大家都来不及拉架,他们就死了!”

  老人很肯定地说道。

  “是这样的吗?”

  年轻的女记者很是怀疑地说道。

  只要智商还正常的人,都很难相信这位老人的话。

  “咱们你还怀疑我一个老人的话不成,我老头今年六十多了,这辈子都没有说过慌,还能为这个事情说慌不成。”

  老人听这位年轻的女记者怀疑的语气,立即不高兴地说道。

  “老人家,你误会了,我们相信你的话。”

  年轻的女记者安慰好老人后,继续采访其他的目击者。

  “你好,你知道这两位人~贩子是怎么死的吗?”

  女记者拦住一位年轻的小伙子问道。

  “怎么死的,我想想……哦,我记起来了,这两个人贩子自残死的,可能坏事做多了,脑子出毛病了吧。”

  年轻的小伙子说道。

  “不是被人围攻打死的吗?”

  年轻女记者疑惑地问道。

  这怎么跟自己得到的消息不一样啊!

  “这怎么可能呢,打人是犯法的,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人们的素质都这么高,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文明的事情呢!”

  年轻的小伙子摇摇头说道。

  “谢谢!”

  说着,年轻的女记者又去拦住一位中年大妈问道。

  “阿姨,你知道这两个人~贩子怎么死的吗?”

  “知道啊,缺德事做多了,老天爷看不下去死的呗!”

  中年大妈很是淡定地说道。

  “不是被人打死的?”

  年轻女记者傻愣愣地问道。

  怎么问这些知情的群众的答案,跟自己之前得到的消息不一样啊!

  “乱说,怎么可能呢,打死人要偿命的,谁会去打死人呢,现在可是文明社会,能好好说道的,就不会动手的。”

  中年大妈说道。

  反正意思很明确,这两个人~贩子的死,跟大家都没有关系。

  年轻的女记者一连采访了十几个人,要嘛说不知道,要嘛说着两人贩~子自己把自己人给打死的,就是没有人说着人~贩子是被愤怒的人们给打死的。

  就是没有目击证人,到这人~贩子是被愤怒的人们打死的。

  ……

  “呵呵,老公这些人好可爱啊?”

  柳箐箐看完这个新闻,不由地想笑。

  “大家都不傻,才不会认这事情呢,要知道打死人可是犯法的,哪怕是把人~贩子打死,也是不允许的。”

  “我觉得这人~贩子被打死的活该!”

  柳箐箐恨恨地说道。

  对于人~贩子,柳箐箐那是深痛恨绝啊,巴不得全世界的人~贩子都被人们打死。

  “好了,不早了睡觉吧!”

  叶荣耀抱着柳箐箐说道。

  “嗯!”

  ……

  阳平县警察局,现在虽然是深夜,可是会议室里还是灯火通明的。

  “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王大富坐在会议室前面中间的位置,对下面的人说道。

  晚上讨论的事情,就是两个人~贩子被人们打死的事情。

  毕竟是个人命案,不论是市里,还是省里都很重视,必须予以处理。

  可是从当时的情况看来,动手打死这个人~贩子的嫌疑人有几百人,甚至是可以说上万人。

  毕竟当时的场面,是几百号人围剿这两个人~贩子,这警察到场后,这些人都一哄而散,都挤进了人群中了。

  这要排查是谁把这两人~贩子打死的,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总不能把当天在那条街道上的所有人都抓起来吧,要知道昨天可是集市啊,这一条街上估摸着都有上万人。

  谁敢去抓上万人啊,这不是再扯蛋吗?

  “法不责众,这么多人动手,也找不到具体的人,这案子我个人觉还是搁着吧,反正也没有目击证人说着两人~贩子是被人打死的,这人证、物证都不齐全啊!”

  刘大明说道。

  身为县治安大队的大队长,刘大明可不想去抓那么多人,这很容易引起群体事件,到时候出问题了,大家谁都当责不起。

  “我觉得这事情还是上报上去,让上头决定好了,这真的没法抓人啊!”一位副局长说道。

  毕竟从监控视频上看,当然有那么多人追着这人~贩子打,这么多人,也不知道最后是谁把这人贩子给打死的,没有个具体的人,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抓起来吧。

  更何况,死的是两个人~贩子,说真的,真的不值得同情。

  大家办理这个案子,都没有积极性啊!

  甚至在坐的人里面,还有不少都认为这人~贩子被打死是活该的事情。

  “我赞同老王的意见,上报给上面,让上面的领导处理吧!”另一位副局长说道。

  ……

  很快大家就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是把这案子交给市警察局的领导处理,让他们头疼好了。

  反正这事情,县警察局是没有办法处理了。

  第二天,在家里闲着没事情的叶荣耀,就开车到自己姐姐的店里。

  “叶大哥,你来了!”

  眼尖的林洁一眼就看到进店门的叶荣耀,急忙迎了过去。

  林洁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叶荣耀,可惜他有好些天没有来了。

  “早啊,这两天生意怎么样啊?”

  叶荣耀笑笑地向林洁问道。

  “不是很好,虽然我们店里的便当很好吃,可是来吃的人还是不多,尤其是这几天放假,固定的外卖生意,这几天都没有了。”

  林洁摇摇头说道。

  说真的,在这里上班,这些天林洁她们都闲得很。

  本来想着国庆节,店里没有什么生意,就请假几天出去好好玩一下,不过一想国庆节三倍工资,林洁就忍着了自己的念头了。

  “我想这个会慢慢地好的。”

  叶荣耀说道。

  只是叶荣耀自己心里也有些没底了,看来自己还是想得太乐观了,这么贵的“便当”,来吃的人还是不多啊!

  毕竟有钱人,基本上是不会来这种便当店吃饭的,普通老百姓,也舍不得吃这么贵的“便当”。

  “荣耀来了。”

  这时候,叶小琴也看到叶荣耀了,就过来说道。

  “姐,生意怎么样了?”

  叶荣耀问道。

  “还行吧,毕竟有一部分固定的客源,倒不会亏本!”

  叶小琴说道。

  要不是自己弟弟拉的几个固定的客户的话,现在店里真的办不下去了,毕竟这店里真的没有什么生意,正常情况下,一天就三、五个客人。

  很多客人,一看上面的价格表,二话不说就走了。

  实在是他们不能接受这么高的价格。

  这两天自己夫妻俩还在讨论是不是要降这个“便当”的价格,只是还没有一个结果而已。

  毕竟现在饭店的主要可以都是自己弟弟介绍的,那些人都是大老板,自己这突然把价格给降了,他们会不会不高兴啊,到时候不来这里订餐了,那就亏大了。

  叶小琴可是听很多人说过,这些有钱的人的观念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专门喜欢买贵的东西,便宜了,他们还看不上呢。

  “姐,我来想想办法吧!”

  叶荣耀看看这冷清清的,一个客人都没有。

  要知道现在可是早餐时间点啊,虽然说“便当店”的早餐的生意不是很好,远不如中午和晚上的生意,可也不能这么冷清啊!

  自己让自己姐姐开店,是要让自己姐姐挣钱的,可不是让自己姐姐亏钱的。

  要是再这样冷清下去,到最后不要说挣钱了,不要亏钱已经不错了。

  这离叶荣耀想象的目标差太多了。

  叶荣耀原本的想法是,让自己姐姐和姐夫能靠这店一年挣几百万,过着富裕的生活。

  所以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要不,过些日子把这价格降降?”叶小琴说道。

  “不要,这个价格不要改,咱们要走高端路线,不能跟别人拼价格,不然就咱们这店的租金都还不上了!”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在叶荣耀看来,这降价是最无奈的举动,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

  “那好吧!”

  既然自己弟弟这么说了,叶小琴也不说话了!

  虽然说这店名义上是自己两夫妻的,收入也完全归自己两夫妻,可是毕竟这家店的租金和启动资金全是自己弟弟出的。

  甚至饭店现在主要的客源,也是自己弟弟找来的。

  所以自己弟弟在这店里的话语权很重的,就连一直跟自己弟弟不对付的老公,现在都不敢轻易推翻叶荣耀的决定。

  “姐,你们不要担心了,我会有办法的。”

  叶荣耀看自己姐姐愁眉苦眼的样子,知道她是为店里的事情着急。

  “真的!”

  听自己弟弟说他有办法,叶小琴不由地高兴起来。

  “是的,让我静静想一下!会想办法的,老话不是说了吗,‘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姐,不要担心了。”

  叶荣耀对自己姐姐安慰道。

  “嗯,你慢慢想吧,我去算账了!”

  叶小琴说道。

  现在叶小琴不但是这家“夫妻便当店”的老板娘,也是财务总监兼会计,兼出纳。

  反正就是管钱的。

  姐姐走后,叶荣耀走到角落位置,一个人独坐着,思考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