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九百三十一章 银针救人

  “怎么回事?”

  叶荣耀跑出院子,只见一帮村里人抬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往自己家跑来。

  这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妇女,叶荣耀当然认识,叫肖旭文,是村里叶荣岩的妻子。

  “先进院子再说吧!”

  五爷爷叶向来急忙说道。

  毕竟现在外面风雨这么大,一张嘴,就雨水进嘴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

  很快,大家抬着肖旭文快速地进叶荣耀家的客厅。

  “荣耀,求你赶紧救救啊文吧!”

  一进客厅,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婆婆着急地对叶荣耀说道。

  这位老婆婆是这位肖旭文的婆婆。

  “我知道!”

  叶荣耀刚才已经看出来这肖旭文到底怎么回事了。

  这脸色有些发黑,嘴角吐白沫,这是中毒了。

  甚至叶荣耀能在她的身上闻到浓浓的农药味道,这八成是想不开,喝农药自尽啊!

  至于这个年轻的肖旭文为什么要喝农药自尽,叶荣耀现在也顾不得问了,而是要赶紧救治这个肖旭文了。

  现在这个肖旭文的状态非常地不好,随时都有可能要脑死亡,一旦脑死亡,叶荣耀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救治不好她了。

  叶荣耀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包,打开里面有很多长短不一的银针。

  快速地取出几个银针插在肖旭文的心脏位置,护住她的心脏。

  一般中毒身亡的人,首先是心脏停止跳动,再脑死亡的,只要心脏不停止跳动,这命才能保证。

  至于叶荣耀为什么口袋里随时放着一包银针,这个时候,大家的精神力都集中在肖旭文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现在这种情况,肖旭文非常地危险,在叶荣耀看来,除了使用针灸,使用任何其它的治疗方式,都来不及了。

  针灸是中医传承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是一种华夏特有的治疗疾病的手段。它是一种“内病外治”的医术。

  针灸是通过经络、腧穴的传导作用,以及应用一定的操作法,来治疗全身疾病的。

  针灸学起源华夏,具有悠久的历史,传说针灸起源于三皇五帝时期,相传伏羲发明了针灸,他“尝百药而制九针”。

  针灸术兴盛于春秋三国时期,不需用药,即可治百病。

  护住肖旭文的心脏后,叶荣耀开始给银针消毒,刚才因为情况紧急,叶荣耀也来不及消毒,先把一部分银针插入肖旭文的心脏部位,先吊住她的性命。

  给银针消毒后,叶荣耀快速地一针接一针的插在肖旭文的身上,手法极为老辣,下针既快又准,毫无拖延。

  十几针下去,肖旭文的脸色也慢慢地由黑转白了。

  “银针变黑了!”

  这时候,大家注意到插在肖旭文身上的银针的颜色变黑了,都吃惊起来。

  银针能有效地跟一些毒物起反应,让银针变色。

  在古代,达官贵人和宫廷王室都是靠这银针来试毒的,一旦食物里有毒的话,这银针就会变色。

  在古代这种银针试毒的手法,虽然不能试出所有的毒物,最起码的能试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毒物。

  古人所指的毒,主要是指剧毒的砒霜,即,古代的生产技术落后,致使砒霜里都伴有少量的硫和硫化物。

  不过随着现在科技的发达,生产砒霜的技术比古代要进步得多,提炼很纯净,不再参有硫和硫化物,银金属化学性质很稳定,在通常的条件下不会与没有含硫成分的砒霜起反应。

  银针虽然不能再用来验毒,然而却能消毒。

  每升水中只要含有五千万分之一毫克的银离子,便可使水中大部分细菌致死。其原理是,银在水中可形成带正电荷的离子,能吸附水中细菌,并逐步进入细菌体内,使它的催化剂脢系统封闭、失活,使细菌失去代谢能力而死亡。

  所以,用银作碗、筷使用于日常生活中仍是大有好处的。

  就因为银针具有消毒的作用,虽然中医针灸的针具有很多种,如青铜针、铁针、金针、银针,但使用最广的,就是银针。

  叶荣耀继续下针,每一针都有在特定的穴位上下针,而且还在不停的旋转,每一针的深浅不一,不过从肖旭文的脸色看,这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最起码,脸色不再发黑了。

  不过叶荣耀还是没有放松精神,还是小心地施针,怕弄错了一针,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叶荣耀落针如飞,取针如燕,动作行云流水,看的大家有些眼花缭乱。

  很快叶荣耀把肖旭文身上的毒素清理的差不多了,不过叶荣耀还是不敢大意,还是小心地在肖旭文的身上试针,现在剩下来的毒素虽然不多,可却是最难清除的,因为已经进入骨髓中了。

  这个地方施针是最难的,正如同是药三分毒,万一穴位组合不当,也有可能会置人于死地。

  药不是乱吃的,针灸,同样不是乱施的。

  有时候乱施针,可比乱吃药还可怕。

  十几分钟的时间,叶荣耀已经在肖旭文身上刺下了百针,而且叶荣耀还不断地换银针,只要哪根银针变的乌黑的话,叶荣耀立即换上一根新的银针。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叶荣耀把肖旭文身上的银针给取了出来,就差一点,要是这个肖旭文再迟那么一点点,哪怕是晚一、两分钟到自己这里来。

  叶荣耀都回天无力了,要知道这个肖旭文的毒都已经进骨髓了,可见有多危险。

  不过现在好了,毒已经完全被清理出来了,就是残余一点点,也不会致命的,正常情况下,她自己的生理机能就能把残余的毒素给排除体外的。

  “好了,赶紧给她换上一身干衣服吧!”

  叶荣耀把所有的银针都拔出来后,对肖旭文的婆婆说道。

  毕竟这肖旭文的衣服都已经被雨给淋得湿哒哒的了,现在她的状态非常地虚弱,这样湿哒哒的情况,很容易寒气侵入,容易生大病的。

  “到我的房间换衣服吧,我的衣服给肖旭文穿挺合身的。”

  刘婶回过神来说道。

  刚才刘婶也被叶荣耀的针灸术给吓住了,早就听村里人说,叶荣耀会医术,可没有见过,这回算是见过了。

  可真的够吓人的,那么多银针插进肖旭文的身体上,看着都毛骨悚然。

  在几个大汉的帮助下,肖旭文被大家抬到刘婶的房间。

  为了方便,刘婶现在基本上住在叶荣耀家了。

  “旭文她没事吧?”

  老村长叶向海问道。

  都是一个村子的彼此沾亲带故的,按亲属关系,这肖旭文要跟她男人一样,要喊老村长叶向海“叔”。

  他们属于五辈内的亲属关系。

  “还好,送的及时,要是晚一步,这命就保不住了,现在已经把体内的毒素给清理出来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好好的,她怎么喝起农药了?”

  叶荣耀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个肖旭文嫁到桃源村七、八年了,虽然叶荣耀很少跟她说话,却也知道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

  咋就想不开,走这极端呢,喝农药结束生命。

  这实在是太不爱惜生命了。

  “这不是叶荣岩这小子混蛋吗,在外面养了个小三不回家不说,这旭文去找他,结果还被打了一顿,这一回家,想不开,就喝农药了。”

  “还好她女儿发现了,要不然真的要出人命了。”

  老村长叶向海有些气愤地说道。

  “嗯,这事情确实头疼!”

  叶荣耀说了下,就不再多问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夫妻之间的感情问题,外人还真的不好说什么。

  不过在叶荣耀看来,这寻短见到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肖旭文还有两个孩子呢。

  她要是这一走,最后苦的就是家里的两个孩子。

  毕竟以后的后妈再亲,总不会比亲妈对孩子亲。

  如果后妈生孩子的话,这前妻孩子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看着在跟老村长聊天的叶荣耀,在边上的叶小琴,突然发现,自己弟弟变的陌生了。

  要不是一模一样的脸蛋,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

  叶小琴真的怀疑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弟弟。

  在叶小琴的印象里,自己弟弟是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懒汉。

  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他打架厉害。

  每次村里跟隔壁村打架,他都是最厉害的。

  可是现在,叶小琴发现自己弟弟真的好有本事啊,别的不说,就这个医术,叶小琴就从来不知道,自己弟弟会医术。

  要知道,以前家里人一个伤风感冒的,都是要到乡里的医务室去看。

  他要是有这个医术的话,早就显露出来了。

  所以叶小琴很肯定,自己弟弟这些本事,都是这两年学会的。

  这让叶小琴真的很想知道,这两年自己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事情,叶小琴也不好去问,毕竟自己弟弟不告诉自己,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叶小琴也不想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只要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亲弟弟就可以了。

  他有本事了,这是个好事,或许这是自己父母在天保佑的结果。

  所以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弟弟变好了,变的有本事了,这个比什么都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