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九百二十九章《云水禅心》

  “可咱们家哪里有那么多钱开店啊?”

  赵大纲说道。

  虽然两夫妻上班那么多年,把生儿子的时候欠下的“社会抚养费”还清后,家里根本就没有存款。

  女儿上大学的一万块钱,一半还是向亲戚借的。

  现在哪里来的钱开店啊!

  要知道这开店可不是一、两万块钱能搞得定的。

  “借啊,我弟弟他现在有钱,可以向他借啊!”

  叶小琴说道。

  “干嘛向他借钱啊!”

  赵大纲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不向我弟弟借钱,你还能到谁那里借到这么多钱,你要是能到别人家借到开店的钱,我就不说了!”

  叶小琴说道。

  自己家老公的亲戚家境比自己家好不到哪里去,能借到开店的钱才怪呢。

  “我……”

  赵大纲有些说不出话,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借到那么多钱。

  “借不到了吧,你借不到钱,那我就向我弟弟借借,咱们又不是不还,等有钱了,就把这钱还上就是了。”

  叶小琴说道。

  “可是……”

  赵大纲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叶小琴打断了。

  “还可是什么啊,在过几年儿子都要读大学了,这要钱,等他毕业了,就要结婚了,娶媳妇也要钱。”

  “现在娶一个媳妇有多难啊,又是要买房,又是要买车,咱们家现在有这个钱吗?”

  “你不会要看着咱们儿子娶不上媳妇吧!”

  叶小琴说道。

  毕竟这是事实,现在的女孩子,像自己以前那样傻,什么都不要就跟赵大纲走的,基本上找不到了。

  也不指望自己儿子能娶上不花钱的媳妇。

  现在娶媳妇可不像前些年,有几样首饰就可以了。

  现在结婚,有房有车可是硬条件。

  很多家庭因为儿子结婚,身上背着一身的债务。

  “借那么多钱,什么时候能还清啊!”

  虽然赵大纲有些迂腐,可是涉及到自己的孩子,赵大纲就萎了。

  这做父母的累死累活,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吗?

  为了自己的孩子,做父母的还真的舍得放弃很多,最起码得,赵大纲虽然很不想向自己的小舅子借钱开店,可现在也只能沉默了。

  谁让自己没有本事呢?

  以后被小舅子取笑就取笑好了,为了孩子,忍了。

  “这得咱们夫妻一起努力了!”

  见自己老公松开答应这事情了,叶小琴不由地松了口气。

  真的靠打工挣钱,现在连孩子读书的钱都不够了。

  “好吧,这事情你自己看,反正我开不了口向你弟弟借钱。”

  赵大纲说道。

  像借钱这事,赵大纲一个大男人还真的开不了口,尤其还是向自己以前看不起的小舅子借钱。

  “本来就没有指望你借钱!”

  赵小琴说道。

  ……

  清晨,叶荣耀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眺望这秋天早晨的自然景色。

  只见东方的天空露出鱼肚白,周围的云先由黑色变成紫灰色,又慢慢的变红了,红霞越来越艳丽,万物也渐渐的被这红色的云霞笼罩着,像是穿上一套崭新的衣裳。

  一瞬间半个太阳溜出了地平线,好像半个光芒四射的光球在一个大盘子里跳动,太阳越升越高。

  不知是谁把一块黑云扯在了太阳头上,一道道灿烂的光芒,把黑云下面镀了一层黑色的光柱。太阳终于扯开了黑云,冉冉升向天空。

  顿时,天空被映得红彤彤的,大地也被涂上了一层艳丽的金黄色。

  秋天早晨的空气,特别地清新,叶荣耀深深地吸了几口,心旷神怡,感觉整个身子都轻了。

  人们都说“秋高气爽”,就是指秋天的早上。

  近处,时而传来鸡、鸭,鸟的叫声,汇集成大合唱,让叶荣耀觉得特别地悦耳。

  这个时候,叶荣耀忍不住想演奏一首乐曲。

  想着,叶荣耀就从书房里把自己的古筝拿出来,虽然叶荣耀已经很久没有演奏过这个古筝了。

  可这个古筝还是干净的没有一点的灰尘。

  这主要归功于柳箐箐每天的擦拭,哪怕这些天她做月子了,也让刘婶帮忙擦拭。

  这让叶荣耀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古筝是自己买的,可自己的老婆比自己更爱护它。

  叶荣耀在院子前面的草地上就这么席地而坐,顿时一阵冰冷从地上传来。

  郁闷!

  叶荣耀忘了,这秋天的早晨多露水,现在这草地上的草上肯定有露水,自己这一坐下,这裤子岂不是都湿了。

  算了,都已经湿了,也只能将就这样好了。

  叶荣耀盘脚席坐好后,把古筝放在自己的脚上。

  叶荣耀闭上眼睛,把手指放在古筝上,开始缓缓演奏起来。

  此时的叶荣耀心神清明空灵,整个人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琴音响起,清脆委婉,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古筝叮叮咚咚地婉转,如流水潺潺。

  竹林扶疏,泉石相映,一般的绝妙之音漫卷漫舒,营造出空灵悠远的意境,仿佛天地万物全都溶在了这一份亦真亦幻的意境之中。

  偶尔几声清越短促的琴音,像花朵碎密如锦,飘浮在绿枝之间。

  轻柔清丽的电子乐,如广袤的天际几朵白云,悠然飘游,使得曲子的气韵更加柔和飘逸。

  揭开音乐禅意神圣的面纱,感觉到的是江南丝竹般的清幽。

  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

  叶荣耀弹奏的这首曲是一首非常有名的古筝曲目,名叫《云水禅心》。

  这首《云水禅心》,属于佛教音乐,这种悠然自得的心境,可超越浮尘,和人世的杂乱无绪的情结。

  天地间事物的变化,延伸,可在这一动一静中展现,升华,直变得宁和。

  听上去让人宁静自然,又有谈谈的思念之情。

  在华夏的表达相思的歌曲,大部分都是悲凉为主的,很少有这种看破红尘,无悲无喜的思念的乐曲。

  让人听了只有宁静、平和,没有悲伤、也没有怨恨,一切是那么地自然。

  这首《云水禅心》名曲,出自北宋时期。

  据传在石景山间,有一位少女,名禅心,她悟性颇高,慧质天生。

  不久,来了一个远游的道士,道号“云水真人”,说是借宿在禅心家,但一住就是一年余,却毫无还意。

  日里则与禅心切磋琴艺,夜则观赏星辰。

  久而久之,就有人说起闲话,被逼无奈,云水真人与禅心辞行。

  禅心远送十六里,也终须一别,禅心折柳相赠,云水奏曲辞别,曲中除了灵台空明,无牵无挂的佛家思想之外,更有的是两情相悦,不忍相别的丝丝情意。

  此曲名曰:云水禅心。

  传说后日禅心郁郁而终,英年早逝,病危之际,在七弦琴上,拨出了此曲的第一个音符。

  随着叶荣耀的古筝声响起。

  整个院子都宁静了,鸟儿不叫了,狗儿不跑了,鱼儿也静静地浮上水面聆听着音乐。

  除了风声,除了水流,就满院子就是叶荣耀演奏的乐曲声。

  ……

  “这是我弟弟吗?”

  看着坐在院子外草地上弹古筝的叶荣耀,叶小琴不由地有些懵了。

  兄妹几十年,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会弹古筝,而且弹的如此的动听,让不懂音乐的自己都陶醉了。

  “这音乐绝了!”

  欧阳丽珠看着在演奏乐曲的叶荣耀,不由地点点头。

  在京城里,经常听那些音乐大师们演奏乐曲,欧阳丽珠一直认为,那或许就是音乐的最高境界了。

  可现在听自己这女婿演奏者古筝,欧阳丽珠突然发现,这才是音乐的最高境界,不但让人陶醉了,连动物都陶醉在其中。

  以前自己听的那些音乐大师们演奏的乐曲,现在在欧阳丽珠的眼里,犹如小学生演奏的乐曲。

  “老公,永远是那么地帅气!”

  被叶荣耀的琴声吸引的柳箐箐,抱着“嘟嘟”从屋里出来,痴情地看着叶荣耀演奏古筝。

  那专注、认真的神情,让叶荣耀看上去那么地高贵,那么地有魅力。

  都说认真时的男人最具有魅力,加上身上带着淡淡的高贵气质,在配合上那略显英俊的脸,沉思的神情。

  柳箐箐发现自己这一辈子,已经被自己这老公迷得不能自拔了。

  现在柳箐箐最想跟叶荣耀说的话是:“老公,感谢今生,让我遇上你!”

  “叔叔的琴弹的真好听!”

  小梦梦两眼冒光地看着叶荣耀,小女孩小小的心灵,充满对叶荣耀的崇拜。

  在小梦梦的心里,叶荣耀的身影越发地高大了。

  在小梦梦的心里,自己的荣耀叔叔,永远是最棒的。

  ……

  曲毕,叶荣耀闭上的眼睛缓缓睁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刚才一曲《云水禅心》,让叶荣耀自己都陶醉在其中,觉得自己的心灵都得到了一次洗涤,整个人变的轻松愉快。

  现在叶荣耀有些明白,为什么现在都市里的那些受到挫折的人,喜欢到寺庙里去。

  别的不说,这佛门的音乐,真的能洗涤人的灵魂,让人感悟天地,让人放轻松,让自己忘却都市里的污浊。

  “我知道我长的很帅,可你们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啊,我会不好意思的!”

  叶荣耀发现大家都愣愣地盯着自己看看,不由地开玩笑地说道。

  随着叶荣耀的话音落下,大家也从陶醉中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