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一条年轻的生命

  “有人要跳楼?”

  叶荣耀还没有到自己停车的位置,就看到一群人都往前面跑去。

  听他们的交谈,叶荣耀明白有人要跳楼了。

  这好像是自己第二次遇上跳楼的事情了,现在的人怎么了,怎么来不来都喜欢寻短见。

  想到上次被自己救下的王燕王大姐,叶荣耀不知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又有人想不开去跳楼了?

  要知道,除了极度无奈和悲伤,应该不会有人会选择早早地结束自己的人生。

  喜欢看热闹是华夏人的天性,对于叶荣耀来说也是一样的。

  好奇心催促着叶荣耀往前走去。

  很快叶荣耀来跟着人群来到一座大楼的下面,这里已经里里外外已经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们。

  人们对着大楼的顶部指指点点的。

  叶荣耀抬头一看,只见在大楼顶部站着一位年轻的女孩子,虽然离得很远,不过叶荣耀的目光比一般人好很多,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位十**岁,花季少女,一身洁白的连衣裙。

  这么年轻就轻生?

  这让叶荣耀有些疑惑,这少女到底受到什么打击了。

  不过还不得叶荣耀从思考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尖叫声。

  叶荣耀马上抬头,只见女孩子已经从顶层一越而跳了。

  “糟糕!”

  叶荣耀回过神,立即施展凌波微步往少女落下的位置而去。

  可惜,这少女落下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叶荣耀刚到位置的时候,女孩子已经落地了。

  整个人已经血淋淋的了,那个惨样,叶荣耀都不用看第二眼,就知道,已经没得救了。

  这女孩子已经死了。

  从三十多么高的大楼跳下来,除非出现奇迹,否则都是死路一条。

  看着血淋淋的少女,叶荣耀有些惋惜。

  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就能救下这个少女的。

  可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这种感觉,叶荣耀觉得特别地不好。

  看来,自己不是万能的,幸运之神也不会一直都围着自己转的,有时候,很多事情,哪怕强大到自己这个份上了,也是无能为力了。

  不过叶荣耀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到不怎么自责。

  毕竟这从高楼一跳而行,这个过程也就两、三秒的时间,自己的反应再快也来不及了。

  其实叶荣耀刚才的行为也很危险的,虽然叶荣耀的“铁布衫”已经大成了,可是这样高空落下一个人,叶荣耀想用手去接的话,这要承担很多的风险,弄不好两只手都会脱臼。

  “呜哇……呜哇……”

  这时候警察和消防人员都刚过来了,可惜来迟了,少女已经去世了。

  不过这次大家到没有说什么警察出警太慢,实在是这个过程太快了,就连叶荣耀听到有人要跳楼,急忙赶过来,到女孩子跳楼,都没有一分钟的时候。

  叶荣耀估计,这少女一到楼顶,没有多考虑,就这么跳下楼了,根本就不给大家劝导、施救的机会。

  要不然以叶荣耀的能力,绝对能救下这个少女,可惜了,她不给叶荣耀的救援的机会。

  这或许就是时也,命也,一切都是天注定,谁也改变不了。

  “小雨,小雨,呜呜呜……”

  就在警察来现场的时候,一位中年女人也过来了,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断气,全身是血的少女,就扑上去大哭起来。

  很快,这位死去少女尸体边上围着好几位人,都是这少女的亲人,那位抱着少女哭泣的中年女子是这位少女的母亲。

  原来,她们家就住在这座大楼,少女的母亲在家里招待客人,都不知道自己女人跑到楼顶跳楼的事情,也是别人打电话给她,她才知道的,急忙赶过来。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了,母女俩已经是阴阳两隔了,此生在也不能再说一句话了。

  “怎么回事?”

  现在的警察开始询问事情的经过,已经发生的原因。

  因为叶荣耀离得近,也大致明白可这少女为什么选择跳楼自杀。

  原来这位跳楼的少女叫陈小雨,是今年的高考生,以578分的成绩被魔都邮电大学录取。

  只是在要去报名的前三天,她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有一笔两千元助学金要发放给她。

  在这通陌生电话之前,陈小雨曾接到过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

  原来在8月26日,她接到了教育部门的电话,让她办理助学金的相关手续,说钱过几天就能发下来。

  由于前一天接到的教育部门电话是真的,所以当时他们并没有怀疑这则电话的真伪。

  按照对方要求,陈小雨将准备交学费的一万两千块钱,都打入了骗子提供的账号……

  不过在要报名的时候,那个钱迟迟没有打回来,甚至连电话再打过去的时候,也是无人接听,陈小雨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这让陈小雨万分难过,毕竟这一万两千块钱可是陈小雨母亲东借西借凑齐给自己读大学报名用的。

  这一下子都没有了,这无疑让这个很早失去父亲的单亲家庭无法承受的。

  听到钱被骗子给全部骗走了,陈小雨的母亲也受不了这个刺激,打了陈小雨一顿。

  原本9月1日报名的事情,也没有去成了,没有钱,怎么去报名啊。

  这几天陈小雨的母亲在到处借钱,看能不能再凑齐自己女儿的大学学。

  虽然陈小雨的母亲怒自己女儿不争气,钱那么容易就被骗子给骗了,怨自己女儿这么大的事情,事先都不跟她商量一下。

  可还是努力地凑钱,想圆自己女儿读大学的梦。

  至于错过了报名时间,陈小雨的母亲觉得去求求大学的领导,送些礼,应该会给予通融的。

  可惜陈小雨的母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会寻短见。

  ……

  听着这位还在血淋淋地躺着地上的少女母亲的哭泣,叶荣耀不由地对这些信息诈骗深恨痛觉。

  不知道这信息诈骗害了多少老百姓。

  叶荣耀也经常收到一些诈骗短信。

  甚至诈骗电话也多不胜数,还好叶荣耀认识的人就那么些,有些陌生的号码,打过来,跟自己套近乎,半天都不说他是谁的人,叶荣耀向来一律挂掉。

  这种套近乎,半天不说他是谁的人,九成九都是骗子。

  叶荣耀最烦的是一种骗子,就是来不来给你打电话,响一、两声就挂了,就等你回电话。

  你要是不回电话的话,他又给你打电话,响一、两声又挂了。

  这让很多人有些疑惑,会回拨电话过去,就听到音乐声,半天没有人接电话。

  可是你挂电话后,没有几分钟,他又打电话过来了,还是响一、两声就挂了。

  如此反复几次,让你很烦躁。

  却不知不觉地大量的手机话费被扣除了,扣得非常厉害,听一分钟的手机音乐声,都能扣掉你一百块钱的手机花费。

  还有很多信息诈骗,手段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甚至大学的教授这样高知识分子,也都被骗子的电信诈骗了巨额的财产。

  更不要说眼前这位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年轻准大学生呢?

  被这些精心策划的骗子给欺骗,也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看着抱着死去的少女哭泣的中年女子,叶荣耀除了惋惜一条年轻的生命,因为被骗,接受不了打击,就这么香消玉碎,也无能为力了。

  毕竟叶荣耀医术再高超,也救不了这位已经香消玉碎的少女了。

  看了一会儿,叶荣耀摇摇头,就离开了。

  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叶荣耀有些看不下去,很伤感。

  ……

  早上,叶荣耀很早就起床了。

  自从家里多了个孩子后,睡懒觉已经跟叶荣耀无缘了每天大清早的,叶荣耀都要被“嘟嘟”这小家伙吵醒。

  帮忙箐箐给“嘟嘟”换尿布和喂奶。

  现在叶荣耀已经可以算的上合格的奶爸了,最起码的这给孩子泡奶粉和洗奶瓶的工作还是做的非常到位的。

  叶荣耀把奶瓶用开水清洗干净后,再在奶瓶里到了些开水,放在里面冷却。

  “老婆,我出去走走。”

  叶荣耀对柳箐箐说道。

  “嗯!”

  柳箐箐点点头应道。

  清晨的时候,叶荣耀这大院子特别地漂亮。

  望着自己前面广阔的湖面,晨光洒在水面上金光粼粼,岸边植被茂盛,各种美丽的花朵争相怒放着,一株株已经长大的柳树,犹如威武的武者一般守护着这片湖面。

  几只白鹭披着雪白羽毛,成双成对地在湖面上游弋,不时地冲进水中捕获着食物。

  水面上点缀着一团团一簇簇美丽的荷花,晨风袭来,不断地摇戈。

  不是地有几只蜻蜓落在荷花上,贪婪地允吸着露珠。

  这让叶荣耀不由想起一首诗来,“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舅舅早。”

  早上在晨跑的赵婕见到自己舅舅,已经跑过来打招呼。

  “早,跑步呢?”

  叶荣耀看着自己这个大侄女说道。

  “恩,晨跑好几年了,习惯了。”赵婕说道。

  “这个习惯不错。”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晨跑是很好的一种锻炼身体的方式,叶荣耀很支持。

  “舅舅,我有个事情问你?”

  赵婕想了想,对叶荣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