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宴请

  叶荣耀从屋里拿着鱼竿和小水桶,来到自己家鱼塘的钓鱼点。

  这个钓鱼点,是叶荣耀五月份找人建的,就是建了遮阳的亭子,这样,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都不会影响自己钓鱼。

  叶荣耀现在可懂得享受了。

  把折叠椅子打开,叶荣耀就熟练地上鱼饵,抛钩线下水。

  当然,要是用浇灌过“植物高级营养液”的野草钓鱼的话,那绝对是一个钓,一个准来的。

  不过在叶荣耀看来,那样就是在作弊,没有乐趣。

  人们喜欢钓鱼,就是喜欢这种在漫长等待中,一条鱼儿姗姗来迟地上钩,被钓起。

  要是谁钓鱼,一下鱼钩,就钓上一条鱼的话,时间久了,也就没有这种钓鱼的乐趣了。

  说白了,这钓鱼,大家享受的是这个钓鱼的过程。

  “汪汪……”

  “汪汪……”

  见叶荣耀在这里钓鱼,“小白”和“旺财”这两只大狗兴奋地跑了过来,围着叶荣耀的靠椅转。

  而“大仔”、“二仔”那些野猪仔,现在都长大了,跟它们的父母一样,懒惰了,不再喜欢跟着“小白”的屁股后面转了。

  现在“小白”也没有兵了,成了个“光杆司令”了。

  不,还不能这么说。

  因为叶荣耀想起来,这些天村里的那些母狗跑自己院子勤快多了,好像都是围着这“小白”转的。

  看来这“小白”还是很有母狗缘的。

  不过这两只好动的家伙,在叶荣耀身边待不住多久,就被岸边的野花丛中的蝴蝶给吸引过去了,都跑去追逐蝴蝶去了,玩的不亦乐乎。

  叶荣耀笑笑地看着在玩耍的两只狗狗,生活中乐趣还是很多的。

  只是人们喜欢自己给自己找烦恼,而动物们却知道生命短暂,最重要的是,在这短暂的生命中快乐地生活着。

  突然,水中浮标一沉,猛然消失。

  回过神来的叶荣耀赶紧扬起鱼杆往回拉,水下面不知是什么东西,劲挺大,直往水草里钻。

  整个鱼竿都弯曲了,不过它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叶荣耀控制鱼竿,来回划了几个圈子,这家伙也没有力气了。

  叶荣耀慢慢地把它给拉了上来,这是一只黑色的老鳖,被鱼线拉着不情不愿的露出它的身体。

  这老鳖从哪里来的啊?

  叶荣耀有些疑惑了,叶荣耀可是很清楚,自己这鱼塘里乌龟养的不少,可是就是没有养鳖。

  这绝对不是这鱼塘原来就有的,肯定是外面自己跑进这个大鱼塘的。

  这老鳖挺大的,有小脸盆大,叶荣耀估摸这只老鳖有十几斤,在野生老鳖中绝对算是大家伙了。

  就这么一只野生的大老鳖,叶荣耀估摸着自己拿去卖钱的话,怎么地也值几千块钱。

  不过叶荣耀肯定不会拿出买的,这么大只的野生老鳖,可是很难遇到的,平时想要买,都很难买到这么大只纯野生的老鳖。

  老鳖是补阴佳品,经常食用老鳖,体内的****就能不断地得到加强,并起到滋阴潜阳的作用,使人体阴阳恢复到相对平衡的状态,从而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延年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这老鳖对能治女人产后虚脱,是女人产后最好的补品。

  所以叶荣耀准备把这只野生的老鳖养起来,等自己老婆生产后,炖起来给她补身子。

  把这只十几斤重的野生老鳖往水桶里一放,叶荣耀又开始钓鱼了。

  叶荣耀这鱼塘里养的鱼都很聪明,都很难钓上来,愣是一个下午,叶荣耀才钓到两只一斤多重的鲶鱼。

  ……

  “老公,都钓到什么啊?”

  见叶荣耀提着水桶回来,柳箐箐好奇地问道。

  “两只鲶鱼,一只大老鳖。”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老鳖?”

  “这东西可少见。”

  柳箐箐听自己男人钓到一只大老鳖,不由地好奇地走过去看看叶荣耀手上的水桶。

  “好大的一只老鳖啊?”

  柳箐箐吃惊地说道。

  毕竟这十几斤左右的大老鳖,在村子里,柳箐箐就没有见过。

  “这是野生的老鳖,这么大,拿到市场上卖,都值好几千哦。”

  叶小娟也过来看水桶里的野生大老鳖,不由地吃惊地说道。

  自己这荣耀哥的运气这么好,这一钓鱼,就能钓到这么大只的野生大老鳖。

  要知道以前村里有人在河里抓到一只比这小很多的野生大老鳖,都卖了上千块钱,据说这野生的大老鳖特补。

  这还是叶小娟不知道叶荣耀鱼塘里的鱼的价格,不然肯定会被吓晕过去,要知道论斤卖的话,叶荣耀家鱼塘里的鱼,都比野生大老鳖贵。

  当然这只不知道在叶荣耀家这鱼塘里带多久的大老鳖的身价,肯定要比普通野生大老鳖贵很多。

  毕竟这鱼塘里可是喂养使用“植物高级营养液”浇灌的野草的,这品质可不是外面的野生鳖能比的。

  “这不卖,再养几天,等柳箐箐生产后,炖了给她补身子。”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叶荣耀现在又不差钱,当然不会卖掉这只大老鳖,留着给自己老婆产后补身子。

  要知道女人产后食补很重要。

  “刘婶,把这老鳖养到后院的水缸里,盖上盖子,免得它跑了。”

  叶荣耀对刘婶交代道。

  这老鳖可是爬行纲,水陆都能生活,一个不注意,它就从水缸中跑了。

  “好的。”

  刘婶应了声,就提着水桶到后院了。

  也就是叶荣耀家,要去村里其他人家的话,抓到这么大一只野生大老鳖,早就拿到市场里换钱了。

  ……

  京城。

  方博琳和翁涛一下动车,就到网上预订好的酒店。

  开了两间相连的标准间后。

  方博琳都没有休息,就给京城民政局的某位主任打电话。

  方博琳是个工作狂,一旦工作起来,完全不顾其它。

  “哪位啊?”

  很快,电话就通了,里面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

  “是马主任吗?我是方博琳,是徐厅长介绍我找你的。”

  方博琳立即精神一震,拿着电话说道。

  这我民政局的马主任是王老的朋友,一位省民政厅的副厅长介绍的。

  这属于关系外的关系。

  在华夏,很多时候,办事情,就是这样绕着一大圈,通过一层层的关系,找到能帮自己办事的人。

  “哦,原来是小方啊,找我有事?”

  这位马主任好像想起这个事情了,慢悠悠地说道。

  其实这位马主任的级别,都没有副厅级,最多也就是个处级干部,在京城这个地方,这种干部真的是多如牛毛。

  可是人家这是京官啊,这级别不高,可是架子大啊,甚至都看不上京城外的厅级干部。

  这跟华夏五千年的官场文化有关系,五千年来,京官只要出京,这级别就抬高好几级。

  甚至出现在京城才九品的芝麻小官,去外地办差,地方可是把他们当作三、四品大员给伺候的,很多时候,连二品大员都要请他们吃饭。

  没有办法,这些京官生在天子脚下,是离天子最近的一群人,官虽可是也经常上朝,虽然就排在殿外晒太阳,可也是有上朝的资格啊。

  久而久之,就养成京官的傲气了,自觉自己的级别比外面的官员高几个级别了。

  所以地方的官员都知道京官难伺候,于是就出现了驻京办,连一个小县,都在京城有驻京办。

  干嘛的啊?

  就是拉近这些京官各衙门的小官僚的。

  不过现在基本上都被取缔了。

  “不知道马主任晚上有空没?我想请马主任吃个便饭。”

  方博琳在电话里说道。

  这来京城办事,肯定要找个熟悉的人拉关系了,要不然偌大的京城,那么多部门,你两眼摸黑,都不知道找谁了。

  有人说,你按程序把文件提交上去就可以了。

  确实,这程序是这么简单。

  可是京城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啊,不管哪个部门,每天都有一大堆的文件要处理。

  你把这个文件提上去。

  什么时候能让领导看到,什么时候能批下来,这都是未知数啊。

  要是没有关系的话,这一放一年半载都是有可能的。

  甚至有些会石沉大海,没有音信。

  所以这就要找关系了,在这文件提交上去的时候,有人关心下,帮忙插个队,或者从众多的申报文件里,专门拿给领导批字。

  所以方博琳还没有把文件提交上去,而先约这位徐主任吃饭,就是想他帮个忙,插个队,把这个文件早点审批下来。

  “晚上啊,晚上事情也挺多的。”

  徐主任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京城外来找关系的人太多了,徐主任要把捏下自己的态度,不能表现自己很热心的样子。

  “徐主任,你一定要给面子啊,我都在京城最好的酒店订好包厢了,你看?”

  为了尽快完成这申报,方博琳也舍得,愿意出血在京城最好的酒店宴请这位徐主任。

  要知道在京城最好的酒店吃饭,一桌最便宜的都要一万块,要知道这酒店包厢的起步价就是一万块。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心,我不去也不好。”

  徐主任一听请自己去京城最好的酒店吃饭,眼睛一亮,也就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