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台风过境

  “老公,你们玩吧,我看电视。”

  柳箐箐说道。

  现在都快生育了,柳箐箐不能长时间坐着,打麻将也是个体力活。

  “老王,你来不”

  叶荣耀看着王丙真问道。

  “你们都是年轻人,我一个老头不合适吧”

  王丙真说道。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三缺一,就这样了。”

  叶荣耀不由分说地说道。

  很快,四个人围着麻将桌打起麻将了。

  在华夏,麻将和纸牌一样,受众非常地广,人们基本上都会玩。

  不过现在在阳平县这个地方,结过婚的女人,要是经常出去打麻将,你就要小心了。

  在阳平县很多女人的婚外恋,都是从打麻将开始。

  这里就有这么一个事情。

  一个男人和别人好上了,他总是跟妻子说和他的同事打麻将,他同事她是见过的,看起来老实,说话也诚恳。

  妻子打电话问他的同事,说是啊,打着呢,三缺一啊。

  回数多了,妻子就怀疑了,一怀疑就调查了。

  结果问题出来了,原来老公当蜜蜂呢。女人找老公的同事,把事情说了,同事就不好意思了,说罪该万岁,这不是包庇婚外情嘛。

  一来二回,女人和老公的同事好上了。

  一天这个女人和老公的同事在一起,正好呢,她男人打电话来了,这“同事”要穿服,要走。

  女人说,再玩一会儿嘛。

  男人说,你个不知死活的,他回来咋办

  女人说,不要紧,他说正和你打麻将哩。

  打麻将是男人多好一个的理由啊,想想,三缺一时,你要走,多不道德啊

  当然,用做偷情的理由,也好。

  所以哪天你打电话问你老婆在干嘛的时候,她要是说在打麻将的话,你就要注意了。

  “呼呼”

  突然房子外面风声大起,仿佛是鬼哭狼嚎似的,

  门窗被狂风吹得一直“啪啪”响个不停。

  “台风来了。”

  听到外面的风声,叶荣耀把麻将一放说道。

  “我看看。”

  方博琳把牌一放,立即跑到窗户边看外面的情景了。

  向院子外面看,透过光线,方博琳可以只见外面狂风暴雨,尤其是这个风非常地大,在离院子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被风给吹的拦腰截断,小树则更惨,被连根拔掉。

  院子里的东西,也被风刮得东倒西歪,窗户外狂风大作,耳旁不时地传来一阵又一阵破碎的声音。

  甚至方博琳看到边上的屋顶上的瓦片也都被掀翻几片,被风给吹飞出去。

  “这台风好可怕啊。”

  看到外面的情景,方博琳有些心惊地说道。

  还好,晚上在叶荣耀这过夜,要是在王老的院子,就自己和王老、保姆三人,肯定要被吓坏了。

  原来王丙真在这定居后,就把保镖都赶回去了,就剩下一个照顾生活起居的保姆了。

  “还好,这台风不是很大。”

  叶荣耀看着窗外,虽然有些心疼被这些台风给刮倒的树木,不过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台风的风力,还不是很大,没有达到12级以上,破坏力有限。

  现在叶荣耀就担心着台风的持续性了,一般的台风,最高风力也就维持一、两个小时左右,就减弱了。

  “这么大的台风,还不大啊”

  方博琳意外地问道。

  “当然不大了,去年的台风,都比这个大。”

  潘诚晨看着窗外说道。

  还好,这台风不大,要是台风大的话,叶大哥家的损失就大的去了。

  “看来这台风在别的地方登陆了。”

  王丙真看看窗外说道。

  这台风,最怕的就是正面袭来,在那个地方登陆,哪个地方就倒霉。

  每年因为台风造成的人意外死亡的,都不在少数。

  “好了,不管了,我们继续打麻将吧。”

  看着外面被台风给连根拔起的树木,叶荣耀有些心疼,不过在这狂风暴雨里,叶荣耀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树木被风给吹倒了。

  所以叶荣耀想来个眼不见为净,不理会这事情了。

  “嗯。”

  外面的情景看的几个女孩子心有些害怕,也就回到麻将桌上打麻将了。

  这麻将可是好东西,打得兴奋的时候,都忘了外面还在刮台风。

  “啊”

  “停电了。”

  大家刚在麻将桌上坐下,突然整个房间都黑了。

  不用看,就知道这是停电了。

  只要刮台风,十次有七、八次会停电。

  “老婆,你在床上不要动。”

  叶荣耀立即对柳箐箐说道。

  现在房间一片漆黑,叶荣耀最不放心的就是柳箐箐。

  “老公,我知道的。”

  有自己老公在屋里,虽然这房间一下子变黑了,可是柳箐箐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柳箐箐知道,有自己老公在的地方,自己是最安全的。

  现在不像十几年以前,一旦停电,很麻烦,要摸黑找手电筒或许蜡烛、火柴,有时候怎么都找不到。

  所以十几年前,村里的每家每户家里都有几个手电筒,基本上都是放在床里面,或者床边的地方。

  现在就不一样了,手机一拿出来,就可以当手电筒用了。

  这不,这停电还没有一分钟,卧室里就亮起来了,大家都使用手机手电筒功能,五、六个手机的手电筒的光线,直接把卧室照的非常地明亮。

  “我去找蜡烛。”

  叶荣耀站起身来,从卧室里的抽屉地找出几根事先就准备好的蜡烛,用打火机点了起来。

  卧室也就二十多平方大小,点上三根蜡烛,房间就亮堂的很。

  “估计又有哪里的电线被打坏了。”

  叶荣耀在麻将桌上坐下,笑笑地说道。

  这种事情经历多了,叶荣耀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倒不会被突然停电给弄得慌乱。

  “老板,这里每年都有台风吗”

  方博琳好奇地问道。

  方博琳是北方人,没有经历过南方的台风,这是她第一次跟台风接触,特别地好奇。

  尤其是这台风,竟然能把那么粗大的树木给刮断,这要是人在台风中的话,岂不是被风给吹走了。

  “每年都有,而且一年不止一、两回,不过对我们这里有影响的台风,基本上都是在七月份到十月份之间,其它的时候,那些台风不会经过我们这里,影响不大。”

  叶荣耀说道。

  “要是一年来三、五次这样大的台风,岂不是很麻烦”

  方博琳问道。

  “是挺麻烦的,不过还好了,这台风的登陆的地点,每年都不一样,大小也每年都不一样,尤其是对我们这里的影响不大,像这次这么大的台风,也是三、五年出现一次。”

  叶荣耀解释道。

  要是每年都三、五次这么大的台风,阳平县的农民还怎么过日子啊。

  “一条。”

  在叶荣耀说话间,潘诚晨出牌了。

  “碰。”

  “胡了。”

  叶荣耀把手上的牌一放倒说道。

  “荣耀,怎么又是你胡了啊”

  王丙真郁闷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这一个晚上的,自己就不是没有胡过,基本上都是叶荣耀胡牌的。

  “是啊,老板,你是不是作弊啊,怎么都是你胡啊。”

  方博琳也很郁闷地说道。

  这一个晚上,自己就输牌,没有赢过。

  这算什么事啊

  要知道方博琳对自己的麻将技术还是很自信的,在无论是读大学,还是工作后,跟别人打麻将,都是赢多输少。

  可今天一盘都没有赢过,就一个劲地输。

  “是啊,叶大哥,今天咋就你一个人赢啊。”

  潘诚晨也郁闷地说道。

  晚上这场麻将,四人里面,就叶荣耀一个人赢,大家都是输,而且输的很惨。

  “呵呵,这个主要是我的赌技太厉害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叶荣耀也不是故意要赢得,就是很随意地打麻将。

  可是拥有“赌术”的叶荣耀,就算不去多思考,这脑海里都会很明确地知道该打哪个牌。

  这“赌术”现在都成了叶荣耀的本能了,要赢潘诚晨这些菜鸟级别的选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都不带思考的。

  “不玩了,这老输一点意思都没有。”

  王丙真郁闷地说道。

  大家喜欢打麻将,就是喜欢那种赢的感觉,这老输,就没有一点意思了。

  “别啊,你们继续打麻将啊,刘婶代替我打麻将就是了。”

  叶荣耀立即说道。

  其实,叶荣耀也觉得没有一点意思,自己这赌术,跟潘诚晨她们玩,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我,我不行啊,我打麻将老输”

  在边上看叶荣耀他们打麻将的刘婶赶紧说道。

  刘婶会打麻将,不过那个技术非常臭,这上桌打麻将,简直就是给人送钱。

  “没事,刘婶我赢了这么多,不怕你输。”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叶荣耀是赢了很多,不过都是用纸牌做点数的纸牌,不是真正的钱。

  叶荣耀也不想真得要方博琳她们的钱,所以还巴不得刘婶把自己手上这么多点数给输出去呢。

  “刘婶,你就坐下玩吧,我们的水平也不行,要是你的水平厉害的话,我们也不敢跟你玩了。”

  潘诚晨对刘婶说道。

  “好吧。”

  见大家都这么说,刘婶心动了,看了这么久的麻将,刘婶也有些手痒了。

  “老婆,你在做什么啊”

  叶荣耀上床,坐在柳箐箐身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