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端午节到了

  墨镜保镖闷哼一声,不过还算够硬气,愣是没叫出声,另一只贴在腰侧的手想也不想的就再次朝叶荣耀砸了过去。

  叶荣耀心理冷笑,身体稍稍倾斜,一只手手腕一翻就牢牢抓住了对手的手腕!

  墨镜保镖一惊,手臂一翻一抖就想挣脱,甚至来个反擒拿,只是,他马上心理就是一寒,感觉对方的手就像一把铁钳,牢牢将自己的手固定,自己竟然一时难以挣脱!

  但是,墨镜保镖心理素质异于常人,受过严格训练的他当即脸上闪过一丝冷色,被叶荣耀抓住的手臂一个借力,一脚朝着叶荣耀的下体踢去。

  叶荣耀立刻抬腿,膝盖微曲向内叩,脚尖一抬就踩在了对手踢来的小腿上,他心理跳了跳,心想:“这要是被一脚踢实了,以后跟老婆的幸福就完了!”

  意识到这一点,叶荣耀心理大怒,空出的另一只手,“嘭”的一声砸在墨镜保镖的胳膊上,只听“咔嚓”又一声响,后者的两条胳膊全部骨折!

  “啊!”

  墨镜保镖再也忍不住,面容扭曲的惨叫出声。

  只是叶荣耀怒气丝毫不减,还未落地的脚猛的窜了出去,“嘭”的一声踹在了保镖的胸口,将后者踹的跌坐在地。

  “啊!你尼玛找死。”

  被叶荣耀一巴掌打蒙的赵凝烁终于回过了神,他有些疯狂地从背后袭击,只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当前的局势!

  “啪!”

  叶荣耀回应的也简单,依旧是一巴掌,只是这次比起上一巴掌要很的多,一下将赵凝烁抽的嘴角躺血,牙齿滚落两颗。

  而赵凝烁再次被打蒙,从小就生活在优越家庭的他何时被别人这样对待过?他脸上火辣辣的疼,好像被狗熊抚摸了一般,屁股不由自主的和椅子分了家,摇摇晃晃的朝地上跌去。

  只是叶荣耀没给他这个机会,他一把探出抓住了赵凝烁的衣领,反手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比起上一巴掌毫不逊色,再次在赵凝烁的脸上盖出一个手掌印!给后者整了容、换了脸!

  顿时赵凝烁倒地不起,现在赵凝烁心理悔恨,同时也害怕,终于意识到了目前的局势,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明显就是一个莽夫,形式无所顾忌,亏自己还觉得凭自己的家事能够镇住对方。

  “不……不要打了。”

  赵凝烁有些口吃不清地说道。

  “害怕了,不要让我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否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叶荣耀说了声,就不再理会这些人了。

  毕竟叶荣耀跟这些人没有什么仇恨,这个赵凝烁更是可笑,为了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争风吃醋,叶荣耀甚至觉得有些幼稚。

  ……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晚上,村长来到叶荣耀家。

  “老村长,你怎么晚了,找我有事?”

  叶荣耀疑惑地问道。毕竟这都过了晚饭点了,一般这个点,老村长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的。

  “明天不是端午节了吗,跟往年一样,几个村子要举行一次赛龙舟比赛,我希望你和小肆儿都参加。”

  老村长叶向海说道。这每年的赛龙舟比赛,各个村子都很重要,不仅这比赛有丰厚的奖金,更重要的是这关系到一个村子的名誉。

  去年端午节赛龙舟,桃源村得了最后一名,这让老村长脸上无光啊。

  总结了去年的失败原因,村里的几位主事的人都说,去年之所以输,是因为参加赛龙舟比赛自己村子去的年轻人,比别的村子少。

  毕竟这赛龙舟,除了技术外,体力是非常重要的,年轻人体力好,爆发力强,而且持久。

  所以村里几位主事都认为今年赛龙舟就让年轻人去参加。

  不过桃源村数来数去,现在也就这么几个年轻人了,所以老村长就找上门,邀请叶荣耀参加赛龙舟比赛了。

  “好。”

  叶荣耀很爽快地答应这事情,叶荣耀已经不止一次参加赛龙舟比赛了,毕竟桃源村的年轻人本来不多,叶荣耀又长的这么地魁梧。

  每年的赛龙舟比赛,向来都少不了叶荣耀的,只不过今天不同于往年的事,叶荣耀现在是有钱人了,在村里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村里的这些主事们,也不敢,也不能像往年一样,这名单一定,直接通知叶荣耀参加赛龙舟比赛。

  有种强迫,命令的意思。

  今年不同了,大家都不敢直接给叶荣耀做主了,而是让老村长叶向海来征求叶荣耀的意思。

  “这就太好了,这比赛是明天下午两点钟开始,十二点左右就要到村委会集中了。”

  老村长交代道。虽然村里的很多年轻人都参加过这一年一度的赛龙舟,可在比赛前,还是要准备一番的。

  “好。”

  ……

  第二天,早上,叶荣耀家就开始煮鸭蛋和鸡蛋了,在南方,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外,还吃鸡蛋和鸭蛋。

  在南方有种说法:“初一糕,初二粽,初三螺,初四艾,初五蛋”,就是五月初一的时候,要做早糕,初二的时候做粽子,初三吃螺丝,初四在家门口插艾叶、菖蒲避邪,初五的时候,要煮鸡蛋。

  不过现在人已经没有那么多讲究了,基本上就是除了提前包粽子外,端午这天也就煮下蛋。

  早上的时候,刘婶就去后山摘了些香草、菖蒲,与鸡蛋一起煮,叶荣耀老远就闻到芬香。

  “梦梦过来,叔叔给你点两点雄黄。”

  叶荣耀在院子里跟“小白”一起玩耍的小梦梦说道。

  端午节,有孩子的家庭都会弄点雄黄,和酒混合,在小孩子的额头点上一点,借以驱邪除病。

  “小梦梦,这个漂亮吧。”

  柳箐箐把装着红色鸡蛋的五颜六色的网袋,递给小梦梦说道。

  这个五颜六色的小网袋是柳箐箐昨天晚上特意给小梦梦织的,特别地好看,叶荣耀都不得不承认,柳箐箐这织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谢谢婶婶。”

  小梦梦接过漂亮的小网袋,开心地说道。

  “把这个挂在脖子上。”叶荣耀说道。

  在端午节,把煮熟的蛋壳涂上红色,挂在小孩子的脖子上,意谓祝福孩子逢凶化吉,平安无事。

  本来中午是要摆上一桌丰盛的午餐的,不过因为要参加赛龙舟比赛,这丰盛的午餐,就改成晚餐了。

  吃完中饭,叶荣耀和小肆儿就来到了村委会。

  因为每年的赛龙舟比赛,是一年到头,唯一一次跟其它村子较量的机会。

  所以村里男女老少都很重视,毕竟大家都不能被别的村子给比下去。

  等参加赛龙舟比赛的人员都到齐了,老村长就给大家交代这次比赛的重要意义。

  其实说简单点,就是四个字,“为村争光”,可是老村长愣是把这四个字扩展成长篇大论,一讲就是十几分钟。

  不过这赛龙舟,在华夏南方确实很流行,也很受重视,它最早是古越族人祭水神或龙神的一种祭祀活动,其起源可追溯至原始社会末期。

  传说,很久以前,西岸没有河流,只有一条又小又脏的水沟。一天,有个打鱼人在水沟里网住了一条小蛇。

  这条小蛇十分奇特,尾部有九片闪耀的鳞片,当鱼人把手触向鳞片时,蛇眼里闪着乞求的光芒,十分可怜。

  渔人顿生恻隐之心,抚了一下它的鳞片,就把它放回了水沟。

  谁知那九片鳞忽然落了,小蛇长身而舞,化为一条小龙。

  原来,它是一条上天的神龙,因触犯了天条,受玉皇大帝处罚,变成这模样,它的尾巴上被加了九把锁,就是小蛇尾上的九片闪耀的鳞。

  玉皇曾言:“这锁要打开,除非得到人的阳气。”刚才渔人无意中竟打开了小龙身上的千年枷锁。小龙为了感谢渔人,在水沟里不停地翻动,并从口里不停的喷出水来,灌注在小水沟里。

  慢慢地,小水沟变成了大河,河水为西岸带来了五谷丰登,在神龙升天这一天,也就是端午节举行赛龙舟,以示庆贺。

  ……

  穿上村里特别制作前后都印着桃源村的字样的背心,一帮人抬着龙舟往靠近村子这一段鳌江而去。

  这次比赛是在鳌江上举行的,选定的是钱仓镇那一段江面,因为那一段江面直而宽,最适合这龙舟比赛了。

  桃源村这首龙舟是标准的龙舟,有龙头、龙颈、龙尾,参加比赛的龙舟都是这个标准的规格。

  龙身半圆而长,宽1.5米,长10米,容纳16对桨,也就是需要32人划这艘龙舟。

  龙舟为黄龙,龙身龙腹按麟甲模样涂彩,色泽艳丽鲜明,图案漂亮眩眼,龙舟挂着长长的黄色泽龙须。

  龙舟下水后,36位村民上了龙舟,掌舵、敲锣的各一位,打鼓两名,剩下的全是划桨的队员。

  在村里的老人的主持下,在鳌江边上举行了下祭水神和龙神,祈求获胜和吉祥。

  祭祀完成后,大家划着龙舟往指定的比赛现场而去,而龙舟上的掌舵的,给大家讲比赛要注意的事项。

  毕竟每年比赛都会有新人加入,而掌舵的村民,都是有很深经验的划龙舟的高手。

  感谢淡然若水写的这段打斗情景。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