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六百五十九章 “你没有发烧吧!”

第两千六百五十九章 “你没有发烧吧!”

  “算我怕了你了,别哭了!”

  叶荣耀真的怕女人哭。

  刚才自己说话语气是重了一点,可这苏烟然都二十岁左右的人了,就这么说她一下,都哭成这样,这也太让叶荣耀无语了。

  “大叔,谢谢你救了我!”

  苏烟然用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抬头看着叶荣耀说道。

  “刚才你都谢过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荣耀觉得这苏烟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这种表情……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像是生无可恋的那种表情。

  她还这么年轻,刚才也没有遭受玷污,甚至连手都没有被那群混蛋碰到过,有的也就是言语上的侵犯。

  可以说,叶荣耀自己的出现,那群人基本上没有对这苏烟然造成任何的伤害。

  所以她不应该有这种不好的想法,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大叔,你觉得我漂亮吗?”

  在心里做了某个大胆的决定,苏烟然微红着脸看着叶荣耀羞涩地问道。

  “啊……”

  苏烟然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叶荣耀一下子失神了。

  不明白,苏烟然怎么莫名其妙地问这个问题。

  叶荣耀总感觉现在苏烟然哪里有些不对劲。

  不过叶荣耀还是回过神来,看着微红着脸的苏烟然,肯定地说道:“你很漂亮!”

  这是大实话,这苏烟然绝对是叶荣耀苏醒以后遇到过最长的最漂亮的女人,哪怕是宣雅都要比她弱上一丝。

  听到保安大叔说自己很漂亮,苏烟然脸稍稍露出笑脸,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道:“大叔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你要了我吧!”

  现在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十几年的努力,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汗水的努力,都已经全部付诸东流。

  这让苏烟然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既然要寻死,那么苏烟然决定要用自己身体报答这位保安大叔,算是一次废物利用吧!

  苏烟然心里酸酸地疼痛。

  自己才二十一岁,还很年轻,甚至都还没有尝过做真正女人的滋味!

  可自己命苦啊!

  现在苏烟然完全能感受到小说里那些武者被废掉武功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过在结束自己生命之前,苏烟然想成为真正的女人,一个尝过被男人滋润的女人。

  苏烟然的男性朋友没有几个,能入她眼的一个都没有,而眼前这个救了自己的保安大叔却让苏烟然怦然心动。

  既然心动了,苏烟然觉得在自己结束自己年轻生命之前,大胆地疯狂一次。

  “你没有发烧吧!”

  回过神来,叶荣耀用手摸了摸苏烟然的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

  叶荣耀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苏烟然冰冷冷的一个女人,怎么突然跟自己提出这么荒唐的要求。

  “大叔,我没有说胡话,你要了我身子吧!”

  苏烟然很认真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都已经把那样的话都说出口了,苏烟然自然也不再害羞了。

  “啪!”

  叶荣耀直接就给苏烟然一巴掌,当然这巴掌打的很轻。

  “啊……”

  苏烟然捂着自己的左脸,一脸错愕地看着叶荣耀,她不明白这保安大叔怎么会动手扇她耳光。

  “你……你干嘛打我?”

  从错愕中回过神,苏烟然捂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打你算是轻了,要是你是我的女儿的话,就不是这一巴掌的事情了,一个女孩子连一点矜持都没有吗?那样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

  叶荣耀一脸嫌弃地说道。

  对于不自爱的女孩子,叶荣耀一向都不喜。

  像她这样就因为自己救了她,就用身体报答自己的女孩,叶荣耀真的很鄙视她。

  一个女孩子想要让人怜爱,那她最起码的要懂得自爱。

  “大叔,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自爱的女孩子吗?如果……如果不是……”

  苏烟然脸色痛苦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背你回学校!”

  叶荣耀意识到自己不应该下手打这个苏烟然,也不应该用这么难听的话呵斥她。

  毕竟如果她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的话,都这么大了,现在早应该不是完璧之身了。

  可这苏烟然到现在为止缺还是个完璧之身,这说明她其实是个挺洁身自爱的女孩子,可能是自己误会她了。

  或许是有其它原因吧!

  至于是不是因为自己魅力大,这苏烟然主动投怀送抱,叶荣耀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叶荣耀不想去知道。

  毕竟非亲非故的,叶荣耀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我不回学校,你走,你给我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了,呜呜呜……”

  苏烟然坐在地上,悲愤地指着叶荣耀哭泣道。

  自己只不过想要报答他,只不过想要在生命结束前体验一下成为女人的感觉,可在这可恶的保安大叔眼里,自己成了什么人了?

  就差在自己脸上贴上“放荡”两个字了。

  看着在地上撒泼的苏烟然,叶荣耀皱了下眉头,蹲下身子,一把把她给抓了起来,往肩上一放,直接把她给扛了起来。

  既然她不走,那自己就扛着她回学校就是了。

  “啊……”

  苏烟然没有想到叶荣耀会这样粗暴地把自己扛在肩上。

  反应过来,苏烟然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

  可惜中了“软骨散”的苏烟然,哪怕是挣扎,也是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对于叶荣耀来说,跟挠痒痒似的,一点影响都没有。

  “啪!”

  叶荣耀在苏烟然的浑圆翘臀拍了下,不爽地威胁说道:“给老子安静些,要不然老子扒了你衣服。”

  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触的地方,被叶荣耀拍了下,苏烟然白皙的脸蛋上顿时“噌”的一下泛起两抹晕红。

  不过不认输性格的苏烟然自然不会被叶荣耀给吓到了:“你扒啊,有本事你就扒了我的衣服,有本事把我睡了,我就服你,认为你是一个真男人。”

  “怎么不敢了,叶荣耀你就不是个男人!”

  “叶荣耀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如果真的是那方面不行,你就直说好了,放心,我不会取笑你的。”

  “叶荣耀,本姑娘真的看不起你!”

  这苏烟然反而遇说越起劲,叶荣耀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要不是看她是个学生,叶荣耀都想把她扔到荒原上喂野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