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六百五十八章 不想活了

  “大叔,我错了!”

  苏烟然用手抹了一把脸,抬头看着叶荣耀说道。

  这次自己真的错了,错了……

  不但自己一身的修为全没了,还差一点要被一群坏蛋给凌辱……

  这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的傻!

  一个自己认为是最好的闺蜜,结果却出卖了自己。

  自己是有多傻啊!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知道错了,就还是好学生,起来吧!”

  见苏烟然认错了,叶荣耀点点头露出平和的微笑,朝苏烟然伸出了一只手说道。

  看着自己眼前的大手,苏烟然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手放到叶荣耀的手掌中。

  一股温热的感觉传递到苏烟然的手心,让苏烟然不禁微愣。

  这大手传递过来的温热,让苏烟然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好想好想被这大手天天握着。”

  苏烟然心里冒出古怪的念头来。

  叶荣耀在抓住苏烟然的手后,轻轻一拉,便将苏烟然从地上拉了起来。

  把苏烟然从地上拉起来后,叶荣耀就送开手。

  这让苏烟然有些失落,刚刚感受到这大手传过来的那种温热的安全感,这保安大叔就松手了。

  “好了,我们回学校吧!”

  叶荣耀自然不知道苏烟然此时心里的想法,看着她淡淡地说道。

  “嗯!”

  苏烟然回过神,点点头应道。

  “大叔,谢谢你!”

  苏烟然感激地说道。

  如果不是眼前这位保安大叔及时出现的话,苏烟然想想都一阵后怕。

  “没事,只能说你的运气比较好,记住以后晚上尽量不要出门了,尤其是这深更半夜的,更是不要出门,大半夜的,街道上坏人比较多。”

  叶荣耀淡淡地说道。

  随即顺手弯下腰帮苏烟然捡起落在地上的女士挎包,递给她。

  无论是现在,还是九万多年前的女人,这出门都喜欢挎着一个女士包包。

  “谢谢大叔!”

  苏烟然接过自己的挎包,连忙说道。

  有是很奇怪的生物,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怎么看他都觉得他很讨厌,可一旦喜欢一个人,怎么看他都觉得看他顺眼。

  “走吧!”

  叶荣耀到没有苏烟然那么复杂的想法,把挎包递给苏烟然后,叶荣耀说了声,就往前走。

  见大叔就这么转身走,苏烟然急忙迈步跟上,只不过刚迈出一步时,脸色一变,情不自禁地痛呼了一声。

  身子忍不住弯下了腰去,用手扶着左脚踝处。

  “崴脚了?”

  听到苏烟然的痛呼声,叶荣耀转过头看着她问道。

  苏烟然轻揉着自己的右脚踝,微蹙着眉,点头说道:“嗯,刚才崴到了左脚脚,有点疼。”

  “我给你看看!”

  叶荣耀走过去,蹲下身子,也不等苏烟然同意,就伸手握住苏烟然的脚踝看了看。

  苏烟然没有想到保安大叔竟然这么直接,都没有询问自己,就握住自己的脚踝,白皙的脸蛋上顿时泛起两抹晕红。

  这女孩子的脚踝,男人怎么可以轻易碰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苏烟然却没有出声阻止保安大叔的动作,甚至隐隐约约有些享受这动作。

  “还好,就稍微扭到脚而已,没有伤到骨头,我给你捏一下就好了。”

  叶荣耀捏着苏烟然的脚踝大概的感觉了一下,基本上已经知道情况了。

  小问题,对于叶荣耀来说,很容易解决。

  说着,也不等苏烟然应声,叶荣耀就在她的脚踝轻轻地揉捏几下。

  感受着保安大叔的手掌传递到自己那光洁的脚踝上的温热,苏烟然贝齿不禁轻轻咬着下唇,脸上闪过一丝羞涩。

  苏烟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这位保安大叔有什么交集,更加没有想过跟他有这种肌肤上的亲密接触。

  可现在这一切在这个晚上全部发生了,苏烟然心底难免稍稍泛起那么一缕涟漪。

  “好了,你走几步试试,看看还疼不疼!”

  大约两分钟后,叶荣耀松开苏烟然的脚踝,帮她把鞋子穿回去,拍拍手站了起来说道。

  “嗯。”

  苏烟然如蚊呐般的低应了声

  这温热的大手松开自己的脚踝,让苏烟然心头有些失落。

  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过的,

  难道是自己喜欢上了这位保安大叔?

  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男人的苏烟然,顿时有些茫然。

  苏烟然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果然感觉不到脚踝那里传来疼痛了,最多就是稍微有些不舒服而已。

  “不疼了!”

  苏烟然吃惊地说道。

  没有想到这位保安大叔这么厉害,就这么轻轻地揉捏自己脚踝几下,自己就不感觉到疼痛了。

  “不疼了,我们就回学校。”

  叶荣耀说着就转身走在前面。

  不过很快,叶荣耀皱着眉头,转过头看着离自己最少有五十米远的苏烟然厉声说道:“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想回学校吗?还想在这里待着?”

  “我……我……呜呜呜……”

  听到大叔这么严厉说自己,苏烟然委屈地痛哭起来。

  叶荣耀一个闪身来到苏烟然身边,不爽地说道:“哭……哭哭,你就知道哭,要不是看你是南华武学院的学生,我还真的不想管你。”

  叶荣耀觉得这个苏烟然太过不懂事了,都已经有这么一次教训了,还想这么大半夜的在街道上待。

  “我……呜呜呜……我不想活了。”

  苏烟然直接坐在地上哭泣道。

  刚才苏烟然只担心自己会被那群坏蛋玷污,一时半会还没有去深想自己中了“软骨散”后,自己多年来辛辛苦苦修炼的武功付之东流,身体以后身子都不如普通人。

  就像现在这样,自己就算很努力了,可还是跟不上大叔的脚步。

  甚至苏烟然可以预想自己的未来人生。

  作为家族里的天才武者,家族砸她身上投入了不少资源,这突然间成为了废人,多年的资源投资都打了水平,家族的长辈们肯定会很生气的。

  失去价值的苏烟然,非常明白面临自己的结局,就是被家族用于政治联婚,运气好嫁给一个脾气好的男人,这日子还能过,如果嫁给一个脾气很不好,岁数叶很大,甚至还有一大群妻妾的男人,苏烟然将来的生活将是非常凄惨的。

  哪怕自己爷爷和父母再疼自己,都改变不了家族对自己的命运安排。

  想着这些种种,苏烟然都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