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苏烟然的恐惧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苏烟然的恐惧

  “呵呵呵,没有想到除了巨獒犬外,还有嗜血狼。”

  叶荣耀不由地一乐,这嗜血狼肉的味道也非常不错来的。

  这样一来,獠牙野猪肉、嗜血狼肉、巨獒犬肉这三种肉可以轮番的吃,避免天天吃一种肉,吃多了,再好吃的凶兽肉都会被吃腻了。

  随着叶荣耀的话音落下,无论是巨獒犬,还是嗜血狼就这么突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死去了,叶荣耀把这嗜血狼和巨獒犬收进乾坤戒里。

  “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叶荣耀非常满意晚上的收获,无论是獠牙野猪,还是巨獒犬都是体格超吨位的凶兽,够好几个月吃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去猎杀这凶兽了。

  虽然南华市的城市防御系统能对空中的情况进行监控,能击落出现在接近南华市城墙的飞禽和不明物体。

  不过以叶荣耀的实力,自然轻而易举地避开这城市防御系统,出来的时候,是这样,进去的时候也是这样,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引起这城市防御系统的任何波动。

  深夜的南华市街道上已经几乎看不到人影。

  身后不断接近的脚步声让苏烟然非常不安,甚至是恐惧。

  苏烟然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要甩开身后已经跟了她有一段路的几个人,尽快回到南华武学院,不过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无力,苏烟然想要跑快都快不了。

  随即运功感觉了一下自己身体情况,苏烟然却顿时骇然发现,自己一身玄功,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丹田中空空荡荡。

  让苏烟然更加恐惧的是,她自己的浑身肌肉似乎也松弛了下来,连骨头都有些酥软,酸涩的那种情况,甚至连牙都软了!

  伴随而来的,还有头脑中一阵一阵的晕眩感。

  现在苏烟然真的后悔参加自己闺蜜的这个宴会。

  再傻,苏烟然也明白,自己现在是中毒了,在宴会上被人下药了。

  虽然不能确定这事情跟自己的这个闺蜜有关系,但有一点苏烟然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中毒了。

  甚至现在苏烟然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这是用荒野里的一种名为“紫心花”为主材料制作出来的一种毒药,这种毒药叫做“软骨散”。

  传闻这“软骨散”是一种极致恶毒的散功药物,一般的散功药在药效过了之后,还可以恢复修为,或者说有解药,也能解救。

  但中了“软骨散”之后却是绝无可能,浑身修为在“软骨散”入体的那一刻,就已经化为乌有,甚至因为中了“软骨散”,身体从此以后软绵绵的无力,甚至都不如一个普通人。

  自己已经毁了!

  苏烟然心中很清楚。

  但是更加可怕的是还在身后,一旦自己被身后这群人给追上的话,那不是变成比普通人都不如的存在了,而是……

  越想,苏烟然越加恐惧。

  自己是多么高傲的人啊,难道真的要经历那样可怕的灾难吗?

  “是他,肯定是他给我下药的!”

  苏烟然想起了一个人,顿时心中恨意滔天。

  不过,紧跟在苏烟然身后的几个人见苏烟然开始快步小跑着前行时,打量了四周的环境,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再偷偷摸摸了,而是光明正大地向苏烟然追过去。

  这里是天桥上,这个点基本上也不会有人过来,就算这苏烟然大声呼救,也传不出多远。

  更重要的是,这几个人已经看出来,苏烟然中的“软骨散”已经在她身体里发作了,她已经跑不了了,哪怕是喊救命,都喊不大声了。

  刚才他们一直不敢接近,就是怕苏烟然身上的“软骨散”还没有发作,或者发作的还浅。

  不过看现在苏烟然跑的样子都那么地有气无力的,很明显是这“软骨散”已经入五脏六腑,现在这苏烟然纵是武力强悍,这时候也使不出来了。

  现在不要说他们这些武者了,就算是普通人都能把这个苏烟然抓起来为所欲为了。

  因为参加闺蜜的宴会,苏烟然今天晚上穿着一双大约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身上穿着已经白色的连衣裙,裙子刚好盖住膝盖位置。

  身体越来越无力,苏烟然小跑的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烟然心头立刻一紧,连忙回头看去。

  只见身后有五六个男子在不断地向自己靠近,甚至苏烟然能感受到他们看自己那充满侵略的眼神,这让苏烟然一下子心中恐惧起来。

  此刻已经快凌晨一点钟了,街道上,马路上几乎就看不到任何的人影,苏烟然真的很后悔一个人回学校。

  如果没有中这“散骨伤”的话,苏烟然根本就不担心身后那几个武者,哪怕他们实力比自己强上很多,苏烟然都不担心。

  南华市的城市防御系统不是只针对城外,城内也是在防御系统覆盖范围,在南华市区除了个别几个地方外,都是不允许有武师级别以上的战斗存在的。

  只要这战斗的能量级别达到武师及武师以上级别,就会被城市防御系统给监控到,马上就会传输到南华市城市安全中心,很快就会有城警卫的人过来处理。

  可现在苏烟然中了“软骨散”,现在力量都不如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施展出武师级别的能量呢。

  怎么办?

  苏烟然焦急起来。

  现在苏烟然越来越肯定,自己中“软骨散”绝对跟自己那个闺蜜有关系,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晚上她喝酒的时候不小心酒倒在自己的个人终端上,还那么巧,把自己的个人终端给弄坏了。

  如果现在自己个人终端还好着的话,自己最起码的可以通过个人终端求救,不像现在这样陷入绝境。

  很快,苏烟然身后的几个男子追上苏烟然,拦住了苏烟然的去路,直接把苏烟然堵在这天桥上。

  “你……你们想干什么?”

  苏烟然心头一慌,稍稍后退了一步,一脸紧张的盯着拦在她面前的几个人。

  这时候,苏烟然已经完全没有平日里那冰冷的气质了。

  对于一个年轻女子来说,都这时候了,她也没有办法保持平日里那冰冷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