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大叔你真幽默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大叔你真幽默

  “这个男的是谁啊,怎么身边的女人比咱们的校花陈媛还要漂亮很多啊?”

  “这个女人比我们学校任何一个校花都漂亮,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来了怎么一位绝色美女啊?怎么都没有听说过啊?”

  “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

  看着柳亦菲挽着叶荣耀的手臂,这周围的男生心里堵塞的很啊,恨不得跑过去一把把叶荣耀给推开,换上自己。

  只不过看看叶荣耀那强壮无比的体魄,这些男人只能打消心里这个念头。

  “大叔,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我们学校吧。”

  陈媛自来熟地对叶荣耀和柳亦菲说道。

  “好啊,你带我们参观参观。”

  叶荣耀点头答应道。

  毕竟叶荣耀已经三十多年没有来这浙南大学了,这三十多年这个世界变好很大,这浙南大学也一样变化很大。

  有陈媛这个浙南大学学生会总干事带路,学校门卫也没有拦叶荣耀和柳亦菲,就这么让他们轻易地进去了。

  浙南大学!

  叶荣耀一路上跟随着陈媛,脸上始终带着淡然的笑容听着陈媛介绍学校里的一些建筑以及发生在学校的一些趣事。

  然而,当来到操场草坪那里的时候,叶荣耀却是停下了脚步。

  在叶荣耀的正前方有着一座雕像,那是一尊雕刻在草坪之上的男子形象。

  看到叶荣耀的注意力放在这座雕塑身上,陈媛一脸兴奋地介绍道:“大叔,这是我们学校最出色的教授的雕像,这位教授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不但是我们学校的笑傲,也是整个华夏国的骄傲,说起他的成就,真的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对千古第一奇才啊……”

  叶荣耀没有回答陈媛的话,而是目光紧紧盯着这座雕塑,片刻之后才将目光送回,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这么牛叉啊,还千古第一奇才……”

  叶荣耀真的没有想到,浙南大学竟然在校园正中心位置给自己竖起这么一尊雕像。

  虽然这雕像不是非常逼真,可叶荣耀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雕像的人就是自己,是自己在浙南大学当教授的时候的样子。

  “好奇怪哦……”

  陈媛眼珠子转动思考了一下,眼睛在叶荣耀的脸色看了几眼,又在雕像的脸色看了几眼,有些迷糊道:“我……我怎么觉得这雕像里的人跟大叔你长的好像啊?”

  刚才没有注意还不觉得,这越注意,陈媛觉得越像。

  这位大叔简直就是根据这雕像的样子长出来的,这也太像了。

  “我说这雕像里的人就是我,你相信吗?”

  叶荣耀指着自己的雕像,很是认真地说道。

  “呵呵呵……”

  很快陈媛就笑的直不起腰了,好不容易忍着笑意,指着叶荣耀说道:“大……大叔你真幽默。”

  “幽默?”

  叶荣耀不由地脸一黑,自己说的可是实话,怎么就成了幽默了。

  这雕像做得水平差了一点,没有把自己帅气的英姿全部展现出来,可也有七八成像自己,自己都说实话了,这个陈媛竟然还说自己幽默。

  难不成自己还能认错自己不成。

  见叶荣耀脸色不太好看,陈媛忍住不笑,对叶荣耀解释道:“大叔,这雕像在学校这里已经树立三十年了,这位叶荣耀院士现在可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大叔你怎么可能是他呢?不过……”

  说道这里,陈媛不由上下打量起叶荣耀。

  “不过什么啊?”

  叶荣耀疑惑地看着陈媛,不明白这丫头跟自己打什么哑谜。

  “大叔,你不会是叶荣耀院士的儿子吧?”

  陈媛眼睛发亮地看着叶荣耀。

  叶荣耀院士可是华夏最厉害的院士,也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医学界泰山北斗,又是书画界的泰山北斗,听说叶荣耀院士还是一位武林高手。

  叶荣耀院士姓叶,这位大叔也姓叶,两个人又长得如此相像,所以陈媛觉得他们可能是父子。

  “呵呵呵……”

  听陈媛是自己老公是叶荣耀的儿子,柳亦菲都忍不住笑起来了。

  “我不是!”

  叶荣耀黑着脸摇摇头说道。

  什么时候自己成了自己的儿子了,这辈分瞬间被拉低了一辈。

  “真的不是?”

  陈媛有些不相信地盯着叶荣耀看。

  毕竟这越看越觉得这叶大叔特像这雕像。

  “不是,我不是叶荣耀的儿子,我就是叶荣耀!”

  叶荣耀非常认真地说道。

  自己可是有儿子的人,可不想被人误会成自己是自己的儿子,那样的笑话,叶荣耀可不想在浙南大学出现。

  “大叔,你就不要开玩笑了,我信你不是叶荣耀院士的儿子了还不成。”

  陈媛无奈地说道。

  不过现在陈媛可以肯定一点,这位叶大叔不是叶荣耀院士的儿子,因为他的表情不向是骗人的,至于他说他是叶荣耀院士,陈媛自然认为是他在开玩笑。

  “陈媛,你还是带我们好好地参观浙南大学吧!”

  见叶荣耀气氛有些尴尬,柳亦菲开口说道。

  “好,我带你们去我们学校最出名的启真湖,那里可美了!”

  启真湖位于浙南大学内,湖名取自浙南大学校歌中的“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与浙南大学校训“求是创新”相辅相成。

  启真湖是一个人工湖,是按照“曲水流觞”,凭借原来良好的水乡地貌挖出了现在这样一个湖。

  建设者独具匠心,沿河分层种植水葱、芒草等水生沼生植物,作为生态驳岸,湖边有大片的草地,沿着湖水的方向顺势缓缓延伸,自然与人工之美互相结合,相得益彰。

  浙南大学很大,校园内有公交车,也有参观车,陈媛花一百块钱包了一辆参观车就往启真湖方向而去。

  “我跟你们说,我们学校的启真湖可美了,不同季节有着不同的美,春天有成群的蝴蝶围绕紫色千屈菜翩翩起舞;夏日有亭亭的荷花演绎‘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丽画卷;秋天纷飞芦苇更是充满着诗经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情画意;冬日更有南飞的候鸟在此享受南方的葱绿……”

  从观光车下来,作为东道主,陈媛就跟导游似的给叶荣耀他们介绍起学校的启真湖。

  ……

  张敏院士和自己妻子李潇漫步在启真湖畔,这个习惯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在浙南大学博士生毕业后,张敏院士就留在浙南大学工作,从一名助教做起,从讲师、副教授、教授、学院院长一步步晋升,现在张敏院士已经是浙南大学的校长了。

  五十多岁的校长,现在张敏院士在几所名校里面,算是最年轻的校长了。

  “老张,你快看那边!”

  李潇激动地指着湖对面,激动地对张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