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五百七十一章 相守一辈子的人

第两千五百七十一章 相守一辈子的人

  “亲家,这杯酒我感谢你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

  张德虹端起酒杯,感激地对叶荣耀说道。

  这次真的多亏了叶荣耀,要不然自己家真的可能一夜之间会从富翁变成负翁,弄不好还会有牢狱之灾。

  “亲家公,您客气了,咱们现在可是亲家啊!”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人有时候就这么地现实,要不是自己家还有点实力的话,自己儿子这婚事还真的未必能成。

  不过叶荣耀也没有怨张德虹他们,毕竟作为父母,谁都想要自己女儿嫁个好人家,过着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就算是自己也一样,想着女儿嫁的好,一辈子都不用吃苦受累。

  “嗯,亲家你说的对,不过这杯酒你一定要喝。”

  张德虹还是要敬叶荣耀酒。

  “好,为了孩子们的幸福,干杯!”

  叶荣耀端起酒杯,跟张德虹碰了下,一口把酒给干了。

  对于千杯不醉的叶荣耀来说,酒跟水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有味道的饮料而已。

  “你爸爸真厉害!”

  张彤彤小声地对叶鹏飞说道。

  听自己女朋友夸自己父亲,叶鹏飞不由地有些得意:“我爸爸是很厉害,可我也很厉害啊!”

  张彤彤上下打量了一眼叶鹏飞,白了一眼说道:“就你……,我还真看不出来哪里厉害的?”

  “我厉害的地方白天都不露出了,到晚上了,你就知道了,要不晚上让你见识见识……”

  叶鹏飞把嘴贴到张彤彤的耳朵边上说道。

  “什么意思?”

  张彤彤一下子没有领悟叶鹏飞话里的意思,不过很快就醒悟过来了,顿时微红着脸,脚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了一下叶鹏飞。

  “嘶……”

  叶鹏飞顿时疼的冷吸了一口气。

  要不是这么多长辈在,叶鹏飞现在都要大喊疼了。

  现在就算是在疼,叶鹏飞也得忍着,要不然就太丢脸了。

  忍着疼,叶鹏飞郁闷地看着张彤彤小声地说道:“你也太恨了吧,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哼,活该!”

  张彤彤白了一眼叶鹏飞说道。

  长辈就在边上,他跟自己说那些留氓话,虽然声音小,可是要是被长辈们听到的话,多羞人啊!

  这时候,柳箐箐注意到叶鹏飞表情有些怪异,疑惑地看着他问道:“鹏飞,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刚才被蚊子给叮咬了下。”

  叶鹏飞急忙说道。

  “蚊子,现在这个季节还有蚊子?”

  米雪有些疑惑。

  毕竟现在才刚刚过完新年,这金陵气温都还很低,晚上气温都在零下,昨天晚上还下过小雪呢,怎么还有蚊子呢?

  “应该有吧!”

  张彤彤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男朋友,有些尴尬地帮他打马虎眼!

  竟敢说我是蚊子,哼,有得是机会咬死你!

  一朝花开傍柳,寻香误觅亭侯;

  纵饮朝霞半日晖,风雨着不透;

  一任宫长骁瘦,台高冰泪难流;

  锦书送罢蓦回首,无余岁可偷;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

  就在这时候,张泽岩的手机音乐响起。

  张泽岩拿起手机一看,是公司在镁国的销售分部的负责人打过来的电话。

  跟大家说了声抱歉,张泽岩拿起手机就走出包厢接电话了。

  现在只要是镁国那边的电话,张泽岩都非常重视。

  五分钟后,张泽岩一脸轻松地走进包厢,可以看出来,张泽岩的心情非常不错。

  “怎么了?”

  张德虹疑惑地看着自己儿子问道。

  看张泽岩一扫刚才愁眉不展的样子,张德虹不由地好奇刚才那个电话。

  “爸,刚才镁国海关给我们公司驻镁国销售分部的人打电话了,让我们这两天去海关处把我们的那批货提走。”

  张泽岩一脸轻松地说道。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快地解决了,这快得让张泽岩都有些难以置信。

  “什么?”

  张德虹吃惊地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

  刚才才接到镁国那边的电话,自己家的货被镁国军方和海关给扣了,没有半个月时间,基本上别想要把货给提取出来。

  那不过还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可自己这位亲家给他镁国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这半个小时都不到,镁国海关竟然主动打电话要求公司去提货。

  这尼玛的什么效率啊!

  刚才自己这位亲家说他在镁国的关系很硬,张德虹还担心他是在说大话呢,现在张德虹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位亲家没有说大话,而是太谦虚了。

  是真的太谦虚了!

  顿时,张德虹看叶鹏飞的目光都变了。

  这可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女婿啊!

  还是自己女儿有眼光,有本事啊!

  现在张德虹怎么看叶鹏飞,怎么地都满意。

  “镁国海关让提货了?”

  听到张泽岩的话,叶荣耀也有些意外。

  没有想到对方的效率那么地快,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把事情给办好了。

  看来这个人情算是欠下了!

  这顿饭吃得主宾都非常满意,叶鹏飞和张彤彤的婚事算是定下来了,甚至连结婚的日子,两家人都定下来了,就放在十月份。

  毕竟这买房装修、买车这些都需要时间。

  ……

  时间总是不知道不觉中过去,十月份转眼就到了,虽然儿子的婚礼叶荣耀没有邀请太多人,可是不清而来的客人还是很多,最后甚至把整个酒店都给包下了了。

  主要是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大人物,处于安全,甚至军队的人都过来,附近的几条道路都被临时封道了。

  这可是把张家人都给吓坏了,实在是自己这位亲家牛叉的程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好多来参加婚礼的大人物,他们平时也就是在电视新闻里才能看到。

  结婚当天,张德虹整个人开心地喝醉了。

  自己这女儿嫁得真的太好了!

  “鹏飞都结婚了,老公我们都老了!”

  站在酒店门口送走来道贺的宾客们,柳箐箐握着叶荣耀的手有些感慨地说道。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

  想想自己嫁给叶荣耀的时候,还是懵懵懂的花季少女,如今也都五十多岁了,周围的人事都变了,女儿嫁人了,有她自己的幸福。

  儿子也娶媳妇了,也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了。

  最终能陪伴自己的,相守一辈子的人,也就是自己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