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三百八十九章 不破不立

  整条街道都是娱乐会所、酒吧、KTV,还有就是棋牌室。

  叶荣耀一眼看过去,不时地有村民进进出出这些场所,尤其是叶荣耀正对面的一家棋牌室,坐得大部分都是村里的人。

  “这都成什么了?”

  叶荣耀血压飙升。

  白天的时候,遇上那样的事情,叶荣耀还以为只是村里的年轻人的教育出问题了,现在看来,这问题不只只是年轻人,整个村子的风气都败坏了。

  老村长他们以前担心的事情,现在全部爆发出来了。

  村民们富裕了,精神开始空虚了,开始过着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了。

  老村长临终前曾对叶荣耀说过,“物质上富裕了,精神上堕落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场空,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切都回到原点……”

  看着以前朴素的村民们,现在身上穿金戴银的,男的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项链,脸上油光满面的,犹如暴发户似得……

  叶荣耀心情不好地走进一家棋牌室,一眼望去,基本上都是村里的村民。

  这些桌子上摆放着一叠又一叠的百元大钞。

  很明显,这些人都赌的不小,上万上万的。

  “荣耀叔,您怎么来了?”

  “荣耀……”

  “荣耀叔……”

  看着叶荣耀走进来,原本热闹的棋牌室顿时为之一静,反应过来,大家站起来都有些紧张地看着叶荣耀。

  对于叶荣耀,整个桃源村的人都对他很畏敬。

  这不只只因为叶荣耀的身份、地位,还有他对村子的贡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叶荣耀太神秘了,神秘的让很多村民都已经不把他当普通人看待了。

  一个普通人能制服那些多可怕的猛兽,一个普通人能拥有神话中的飞马。

  当然这些勉强大家也能接受,可是大家无法接受的是,这叶荣耀都五十岁的人,现在看起来跟二十多岁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老去的样子。

  如果就叶荣耀一个人的话,大家还可以理解成叶荣耀保养做的好,可是叶荣耀的几个女人同样没有老去,年轻的不像话,这让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唯一能解释的是,叶荣耀不是一般人,甚至有些村民怀疑叶荣耀神仙。

  见叶荣耀这么黑着脸看着,大家都有种忐忑不安。

  “都干嘛呢,坐下来打麻将啊!”

  “就是,不就一个年轻人来的吗?看把你们给吓的。”

  “坐下来打牌,打牌!”

  这些在棋牌室里,还有一些不是桃源村的外地人,见大家都站起来不打牌了,顿时有些不满地说道。

  “闭嘴!”

  “你给我闭嘴!”

  让这些外地人吃惊的是,这些村民竟然对他们怒骂道。

  这一下,让这些外地人也意识到这情况有些不对了。

  “哼!”

  叶荣耀看了一圈后,冷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除了离开,叶荣耀也没有其他选择。

  骂他们一顿吗?

  这里面有些人辈分还比自己高一点。

  而且骂一顿有用吗?

  叶荣耀有些头疼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村子,是生自己,养自己的村子,这村子因自己而兴,叶荣耀不想它因自己而走向灭亡。

  如果村子的风气不弄好的话,或许自己活着,这村子还能存在,一旦自己走了,村子真的会走向灭亡。

  “终于走了!”

  看叶荣耀离开,大家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看着叶荣耀那严肃的脸色,大家心里都有些发毛。

  这个叶荣耀的威严实在太厉害了。

  “这人是谁啊,看把你吓成这样?”

  一位外地人好奇地问道。

  “就是,就是,刚才我看你们简直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不就一个年轻人吗,你们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另一个外地人说道。

  “年轻人?我告诉你,那个人有五十岁了,我都要喊他一声叔叔。”

  一位中年村民说道。

  “不会吧,这么年轻就有五十岁了,这保养的也太好了吧?”

  几个外地人一脸吃惊。

  “那他倒是谁啊?”

  一位外地女人好奇地问道。

  “他是我们村最了不起的人物,也是我们村子的骄傲!”

  ……

  “老公,怎么了?”

  见叶荣耀脸色不好地回来,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没有什么!”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有些让人心烦的事情,叶荣耀不想跟柳箐箐说。

  叶荣耀希望她一辈子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也是叶荣耀对她一辈子的承诺。

  “哦!”

  柳箐箐点点头,也没有再问了。

  作为女人,柳箐箐非常明白,不要问让自己男人不愿意告诉你的事情,那样的话会让男人难做,也会让他不开心的。

  “老婆,我去书房坐一下。”

  叶荣耀想去书房,一个人静静。

  “嗯,要我陪你吗?”

  柳箐箐问道。

  “不用,我一个人静静就好!”

  叶荣耀说道。

  “那好,等会我给你做夜宵!”

  柳箐箐说道。

  “嗯!”

  叶荣耀应了声,就离开卧室。

  走进书房,叶荣耀看着挂在书房上的一副字,这是当年老村长在世的时候,村委立的村规村纪。

  “老村长,你说这事情该怎么办呢?”

  叶荣耀看着这些村规村纪的内容,自言自语地说道。

  今天晚上的所见所闻,让叶荣耀意识到了村子已经走到了危机的边缘了。

  村子看似繁华一边,可这种繁华背后却藏着无穷的后患。

  这是叶荣耀最担心的。

  正如叶荣耀今天说的“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如果桃源村的无论老少都这样堕入下去的话,这村子真的就没得救了。

  “不破不立!”

  叶荣耀看着书房上挂在的一副自己写的字,若有所思。

  沉默了下,叶荣耀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

  县警察大院。

  “报告,武警第一支队全部人员聚集完毕!”

  “报告,治安大队全体人员聚集完毕!”

  “报告,防爆警察全体人员聚集完毕!”

  “报告,城关派出所人员聚集完毕!”

  “报告,柳下派出所人员聚集完毕!”

  ……

  此时,县警察大院密密麻麻地立着一大群警察,这人数最少在三百人以上,都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出发!”

  县警察局局长李栋南表情严肃都说道。

  随着李栋南的话音落下,这些警察、武警都各司其职地往相应的警车而去,很快包括大巴车在内几十辆汽车开出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