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三百七十八章 意境和气韵

  闲着无聊的叶荣耀走了过去,看着这两个年轻女孩子作画。

  这两个年轻女孩子长的很像,甚至有些像是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两个人,很明显这两个年轻女孩子是双胞胎。

  这生双胞胎的几率非常低,叶荣耀认识的人里面,也就一个人生了一对双胞胎。

  这两个年轻女孩子的画画的水平不错,有几分国画的功底。

  这些年随着外面文化的入侵,国画也被西洋画给压制着,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学西洋画,而不学国画。

  难得看到两个年轻女孩子学习这国画,让叶荣耀觉得特别地欣慰。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想要强盛不衰,想要源远流长,离不开的就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文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明是这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根本。

  只不过随着西方文化的入侵,华夏的文明受到了冲击。

  这种无声无息的文化的入侵是最可怕的。

  还好这几年国家也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也逐步针对这方面进行改革。

  就这样,叶荣耀静静地站在这两名女孩子身后看着她们作画。

  半个小时后,这两女差不多同时画好这画。

  不愧是双胞胎,很多时候还心灵相通,连这作画也一样,不但完成的时间相差不大,这作画的风格也非常接近。

  不过看着这两副画,叶荣耀不由地有些皱起眉头。

  这两幅画画得是非常漂亮,也非常逼近这湖面的景象,可是在叶荣耀看来,这不是两副成功的国画。

  “姐姐,我比你画的快!”

  柳琪琪兴奋地对姐姐说道。

  “可是我比你画的好啊!”

  柳曼曼立即说道。

  “你画的比我好,那怎么可能呢,姐你就不要吹牛了,我还觉得我比你画得更好呢,你看我这画里的荷花多好看啊。”

  柳琪琪立即不服气地说道。

  “我就是画的比你好看……”

  说到这里,柳曼曼注意到自己姐妹身后站着一位三十出头的大叔,眼睛一转说道:“不信,你可以问这位大叔,咱们俩谁画的画好看。”

  这时候柳琪琪也注意到叶荣耀这位大叔了,立即走到叶荣耀身边说道:“大叔,你说我和我姐姐画的画,谁的画好看?”

  “问我啊?”

  叶荣耀有些意外自己竟然成这两个丫头的裁判了。

  “对啊,大叔,你看我跟我姐谁画的画好看?”

  柳琪琪点点头说道。

  从小到大,两姐妹间彼此感情非常好,可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彼此都想要赢对方。

  “大叔,是不是我的画比我妹妹画的好看。”

  柳曼曼有些紧张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说真话,你们的这作画的水平半斤八两,都还处于国画入门阶段。”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大叔,你懂国画?”

  柳琪琪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略懂一二!”

  叶荣耀谦虚地说道。

  以叶荣耀这书画宗师水平,都谦虚地说只是略懂一二的话,华夏那个国画大师都不敢说自己会国画了。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画的画都不好了。”

  柳曼曼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别人都说自己两姐妹画的画好看,将来绝对是书画界的美女画师,可眼前这个可恶的大叔竟然说自己姐妹俩才刚刚入门……

  真的太气人了。

  “倒不是不好,而是缺了点东西。”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缺点东西?缺什么东西啊?”

  柳琪琪好奇地问道。

  “你们画的是国画,国画讲究的是意境和气韵,你们的画情景很逼真,可惜缺少意境和气韵。”

  叶荣耀淡淡地说道。

  “意境和气韵?”

  柳琪琪和柳曼曼有些吃惊地看着叶荣耀。

  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大叔还真的懂国画,知道这意境和气韵。

  这国画难就难在这意境和气韵上。

  要知道把这画画得像容易,可是要想画有意境和气韵却是很难。

  国际上知名的名画,都有它独特的意境和气韵,所以才能被那么多人追捧着,能卖出天价。

  这些自己的美术老师都告诉过自己两姐妹,可是说的容易,可是做起来难,现在柳琪琪两姐妹能做的也就算把这画画的很逼真而已。

  “你们这画里就是少了几分意境和气韵,如果增加上这意境和气韵的话,这就是两幅非常成功的国画作品了。”

  叶荣耀说道。

  国画精髓就是不但要把事物的形神传达给人们,更重要的是画家把创作主体的思想感情也传染给别人。

  因此华夏绘画艺术在观察事物时总是“感情用事”。

  用强烈的感情去感受生活,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

  这就是说观察生活时首先需要画家自己具有真挚的感情、饱满的热情,以及浓郁的兴趣,而不是作冷冰冰的无动于衷的旁观。

  这跟西洋画有本质的区别,西洋画观察事物只限于对象的形、色、明、暗,它受时间、空间的限制。

  而华夏国画却相反,先辈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观察方法:如冷暖观、动静观、面面观、前后观、上下观、表里观,以大观小、以小观大、无所不观等方法。

  这些观察方法都是呈散点状、移动状,没有固定的视点和视线。

  对对象进行多方位的观察,然后综合所看到的事物在脑海里的印象,寓情于景,达到情景交融,借景抒情的境界,这也是华夏绘画所要追求的最高目的。

  国画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要求“意存笔先,画尽意在”,强调融化物我,创制意境,达到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其重神似不重形似,重意境不重场景。

  很明显,这两个女孩子本末倒置了,她们过于追求这形似,看重这场景,而忽略了意境和气韵。

  “那怎么画出这意境和气韵?”

  柳琪琪请教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现在柳琪琪希望眼前这位大叔不是夸夸其谈在吹牛皮,他是货真价实地懂国画,能教自己姐妹一点知识。

  毕竟对于柳琪琪两姐妹来说,她们却少的就是名师,学校里的美术老师毕竟水平有限,距离国画大师还有很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