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看不懂的画

  “我的追求者叶荣耀,不过看在他苦苦追求我的份上,我刚刚把他升级到男朋友了。“柳亦菲说道。

  “你好。”

  张琳琳说着,就要拥抱叶荣耀。

  “你要干嘛,男女有别不知道吗?”

  见自己好友张琳琳要拥抱叶荣耀,柳亦菲赶紧拦住。

  “呵呵,不就是要拥抱一下而已,看把你紧张的。”

  张琳琳白了一眼柳亦菲说道。看来自己这位好友真的很在意这个男人,竟然连让自己礼节性的拥抱,都不允许。

  “呵呵。”

  柳亦菲有些尴尬地笑笑。不知道为什么,柳亦菲就不想自己这位好友拥抱叶荣耀。

  “算了,看在你吃醋的份上,我也不跟你男朋友拥抱了,你好,我是柳亦菲的闺蜜,我叫张琳琳,是一名记者。”张琳琳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叶荣耀,农民。”

  叶荣耀跟张琳琳握了下手说道。

  张琳琳的手很柔软,很冰冷,在现在这个比较热的季节摸上去,挺舒服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张琳琳有病,四肢冰冷,属于心脾两虚型,这病虽然不严重,可是不治疗的话,也会成为难治的大病。

  “农民,呵呵,你没有开玩笑吧?”

  张琳琳不相信地说道。

  毕竟柳亦菲现在好歹也是一个县的父母官,家族也是省城数得上好的大世家,她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农民呢。

  柳箐箐的家族也不会同意她跟一个农民结婚的。

  “没有开玩笑,我就是农民。”叶荣耀说道。

  叶荣耀不觉得自己是个农民有什么丢脸的,没有农民,这些城里人,吃喝,都哪里来的啊,还不是农民从地里刨食出来的。

  “还真的是农民啊,箐箐你家里会同意吗?”张琳琳疑惑地看着柳亦菲问道。看

  “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柳亦菲说道。

  “呵呵,霸气,我就没有那个胆了,只能乖乖地嫁给家里给我安排的对象了。”张琳琳说道。

  “你们聊,我去看看这些画。”

  两个女人一群鸭,见柳箐箐和张琳琳没完没了地聊些在叶荣耀看来没有一点营养的废话,叶荣耀有些听不下去了,开口说道。

  “嗯,去吧。”

  这会所一楼就这么大,柳亦菲到不担心等会找不到叶荣耀人。

  离开柳亦菲和张琳琳,叶荣耀在大厅上看起了这些法。

  作为画技能已经达到宗师级别的叶荣耀来说,当然能看出这些法的好坏了,古人的画,叶荣耀看了下,觉得还是不错的。

  只是现代的一些画家的画,叶荣耀有些不敢恭维,说实在话,叶荣耀看不懂。

  有的是在空白的画纸上点了几个点,有的在画纸上用画笔随便涂了个不知道什么图形的东西,有的在画纸上画几个格子。

  叶荣耀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画,真心的不如一些幼儿园小孩子画的画,最起码的幼儿园小孩子的画,你还能大致看出来他在画什么。

  可是墙壁上的这些画,恕叶荣耀眼拙,实在是看不明白画的是什么。

  不过叶荣耀通过网络,知道这些画就是抽象主义,行而形而上学的艺术,属于正常人看不明白的画。

  反正叶荣耀就是看不懂这些画,这些画送给叶荣耀,叶荣耀都嫌弃,太难看了,都不知道画什么。

  拿到村里的画,九成九的村民会说这是幼儿园小孩子话的,那剩下百分之一的人会认为这是神经病画的。

  不过,这些人们看不懂的画,却能买到很高的价格,有的甚至价值上亿美金,也不知道这些买画的到底有没有看懂画里面的抽象主义。

  反正在叶荣耀看来,一个乱七八糟的画,能体现狗屁的抽象主义,草不是草,树不是树的,连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弄明,能体现什么啊。

  甚至叶荣耀怀疑,这些乱七八糟的画,是那些画家心情不好的时候,拿着毛笔,随便乱画,扔在一边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思想来的。

  那些什么反映画家对现实的不满啊,什么抽象表现了某种思想来了,都是后来者自己开脑洞想出来的。

  根本就不是作者要表达的意思。

  这就像华夏的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估计作者就是为了生活,编出来的故事,写成一本,挣点生活钱,很简单的事情。

  可是到了现代,愣是弄出了“主题矛盾说”、“主题转化说”、“安天医国,诛奸尚贤说”、“反映人民斗争说”、“西天取经本体说”、“歌颂反抗,光明与正义说”、等等。

  好像作者写这部的目的就是表达这么多思想来的。

  叶荣耀真的想说声,“拜托,人家是写的,就是为了挣个生活钱,没有想的那么复杂。”

  毕竟金大大写的鹿鼎记时候,真的是为了反映社会现实吗?真的想了那么多吗?

  叶荣耀觉得,肯定没有想着反映什么社会现实,什么批判主义思想来的,而是想着这情景写的生动没有,读者会不会喜欢。

  只此而已。

  别的,都是那些吃饱饭,没事干的专家和学者自己琢磨出来的。

  “徐老师,你也来了。”

  “呵呵,张先生都来了,我怎么能不来呢。”

  “陈大师也来了,没有想到你会来参加一个晚辈的画展?”

  “赵颖是不错的年轻画家,她的恩师可是我的师兄,我这个做师叔的怎么也得捧场啊。”

  “赵颖,有您老这位画大师提携着,将来前途远大啊。”

  都是圈子里的人,大家也都并不陌生,三三两两的老朋友凑在一起聊天,看样子也都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叶荣耀一个陌生的人混在其中,好多人也看到了他,也就没人搭理他,不过叶荣耀乐着清闲。

  跟这些所谓的画家,叶荣耀发现自己跟他们尿不到一壶上,主要是叶荣耀看不懂的画,这些人愣是能说出一大堆思想境界来。

  叶荣耀总觉得他们有些扯蛋。

  “各位前辈,各位朋友,很高兴你们能参加我的个人画展,今天在这个展厅里摆的,大部分都是我这些年的作品”

  赵颖站在一副画面前,对着今天过来的人们说道。

  “这幅混乱是我今年个人认为最好的作品。”

  说到最后,赵颖指着自己身后的一副长有五米,宽有两米左右的画布对大家说道。

  叶荣耀看一眼,就觉得这副画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混乱,简直就是杂乱无章啊,看着人的眼睛都要花了,而且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到底是画的是什么,这名字取得贴切,真的是混乱啊。

  “现在有请著名的画大师陈德生先生为这副画点评。”一位像是主持人一样的年轻女子拿着话筒说道。

  “我很高兴,今天能来参加赵颖这位年轻画家的个人画展,赵颖是近些年难得一见的优秀年轻画家,她的画风充满现实主义抽象”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走到前面,拿着话筒,就是噼里啪啦地给赵颖戴上高帽,看来这位师叔还是没有白当,还是很提携自己人的。

  “言归正转,这副混乱,从画的手法看,是赵颖这位年轻的画家,使用了画界最难的‘滴洒法’作画的,将沙、玻璃碎片或其他东西掺杂在颜料里面,使其成为稠厚的流体,踏着舞步似地走动,用棍棒蘸上油漆,以特有的滴溅泼洒的艺术手法任其在画布上滴流进行创作。”

  “运用滴满稠密的棕黄色、白色、栗色、黑色等颜料,线条杂乱有章,随意的泼洒,狂野而富有张力的色彩线条有着自身的逻辑、偶然效果和音乐的节奏。”

  “这副混乱反映了自由、不墨守成规、勇于进取、不断开掘宏观世界和内在意识深处的精神,也表现了赵颖这位年轻画家的忧虑、焦灼和不安。”

  “你看懂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亦菲和张琳琳来到了叶荣耀身边,柳亦菲小声地对叶荣耀问道。

  “呵呵,我没有看懂。”

  叶荣耀笑笑地在柳亦菲的耳朵边上说道。

  叶荣耀真的没有从这副混乱画中看出什么自由、不墨守成规、勇于进取、不断开掘宏观世界和内在意识深处的精神,更是没有明白,这画怎么就表现了忧虑、焦灼和不安的情绪。

  在叶荣耀看来,这简直就是在胡扯。

  “呵呵,我也没有看懂,感觉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这画的好。”柳箐箐小声地说道。

  这些年柳箐箐也参加了几次这样的个人画展,现在的画家画的画,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称上了艺术了。

  “我个人认为这副混乱绝对是今年年轻画家作品里面最好的一副画,无论是”

  陈大师在上面侃侃而谈。

  “妈妈,这画真难看,比我画的都难看。”

  就在大家都静静地听陈大师讲解这副混乱好在哪里,稚嫩的孩子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大家纷纷头看,发现说话的是一位七、八岁的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

  系统之乡土懒人1号群人数已满,系统之乡土懒人的2号群是6683211,欢迎大家的加入。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