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悼念吴老师

  “王老师,是我。·”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你是来看吴老师?”

  王老师问道。自己老伴的任何学生来看自己老伴,王老师都不觉得意外,这个叶荣耀来看自己的老伴,真的出乎王老师的意料之外啊。

  “是的,可惜来迟了,要是早点知道吴老师生病了,我肯定会来看望的,可惜总是迟了一步。”叶荣耀有些自责地说道。

  “你能来就是有心了,吴老师泉下有知的话,肯定很高兴的。”王老师点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样,昨天刚摆上灵堂,今天自己老伴的学生就过来,悼念她,王老师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这说明,自己老伴的学生没有忘记她,作为老师,如果死了,都没有一个学生来悼念自己的话,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嗯,王老师,我先去看看吴老师。”叶荣耀说道。

  “去吧,去吧。”

  王老师说道。毕竟相处几十年的老伴的去世,让王老师的心情很沉重,也没有心情招待叶荣耀。

  走进灵堂,看着躺在灵堂中间竹床的吴老师,看着她紧闭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叶荣耀忍不住眼睛泪水出来了。

  初中时代的点点滴滴,不由地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吴老师上课的声音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是那么地亲切,那么地让人怀念。

  “打架,打架,你一天到头就知道打架,要是能把你打架的这份本事放在学习上,县一中都能考上了。”

  “就知道睡觉,不好好学习。你说你以后还能干什么?”

  “给我站到后面的墙上,清醒清醒头脑,看你还能睡的着。”

  “以后再这样打架,就请家长了。”

  ……

  看着吴老师冰冷的身体静静地躺在灵堂后面,叶荣耀脑海不断地浮现自己跟吴老师的点点滴滴的回忆。·

  突然叶荣耀发现,那么多的回忆。竟然没有一个画面是自己让老师欣慰的,都是气她的画面。

  这让叶荣耀觉得非常地歉意,自己初中时代太不懂事了,惹老师生气,想跟老师道声,“对不起”,却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老师,对不起。”

  叶荣耀朝吴老师鞠了三个躬,也不知道吴老师能不能听到自己的道歉。叶荣耀还是对着吴老师道了一个迟到的歉意。

  因为今天是灵堂摆起的第二天,没有什么客人,叶荣耀待在灵堂里面静静地看着吴老师,有时候帮吴老师的女儿给吴老师烧纸钱。

  吴老师的小女儿比叶荣耀小两岁,叶荣耀以前见过,彼此算是熟悉。

  “你好,来吃点心吧。”

  吴老师的大儿媳走进灵堂,对叶荣耀说道。在农村。无论是红白喜事,只要客人来了。都要做一碗点心给客人吃,以示对主人家的热情。

  其实这跟华夏的饮食习俗有关,华夏有句古话,“民以食为天”,几千年,华夏的老百姓在温饱线上挣扎。这让人们特别重视吃食,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吃的行为。

  “谢谢,我肚子不饿。”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看着冰冷地躺在灵堂里的吴老师,叶荣耀心情有些沉重。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吃东西啊。

  “荣耀哥,你就吃点吧,我妈知道你来看她,她肯定很开心的。”

  吴老师的小女儿说道。吴老师的小女儿初中的时候,跟叶荣耀还算是熟悉,因为自己是叶荣耀班主任老师的女儿,这叶荣耀很是照顾自己,听说自己被班里的一个男同学欺负了,他还带人到自己班里里好好地教训了那个欺负自己的男生。

  直到现在,吴老师的小女儿还是对叶荣耀印象深刻的,不同那时候,自己的父母都不喜欢叶荣耀,吴老师的这位小女儿,可是叶荣耀的忠实粉丝啊。·

  只要自己被人欺负了,吴老师的小女儿都不会告诉自己的父母,都是告诉叶荣耀的,叶荣耀都会为自己出头的。

  甚至吴老师的这位小女儿幼小的心灵,都有了长大以后嫁给荣耀哥哥的想法。后来叶荣耀被开除了,吴老师这位小女儿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只是世事难料,彼此再次见面,却是十几年后,在自己母亲的灵堂上,吴老师的女儿也不知道自己母亲知道她死后,第一位来看望她,给她烧纸钱的学生,就是那个让她讨厌,让她头疼的差生叶荣耀,心里会是怎么样的滋味。

  “真的没有胃口。”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哪怕胃口非常好的叶荣耀,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胃口。

  “吃点吧,都煮好了,不吃也浪费了。”吴老师的大媳妇说道。

  “好吧。”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毕竟农村红白喜事的点心,基本上都是面条,这面条煮好了,如果不吃的话,放久了,就很不好吃了,到时候肯定要倒掉的,真的很浪费。

  ……

  吃了点心后,叶荣耀又到灵堂帮吴老师的小女儿烧纸钱,在农村里,家里有人死了,开设灵堂后,要不断地烧纸钱,这中间不能断,在古人看来,人死后三天内会回家看看。

  有道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回家的路上,肯定会遇上各种小鬼的阻挠,怎么办?

  有钱能使鬼推磨,当然只能用钱开路了,所以这纸钱不能断。

  叶荣耀边给烧纸钱,一边打量起灵堂,只见在灵堂的上方挂着吴老师的遗像,

  下书斗大的“奠”字,左右两边高挂挽联,“凄风洒地,伤心成永诀,生死情难舍。”,“抱恨终天,挥泪泣慈亲,阴阳路已分。”

  灵堂前设供桌,上摆果品之类的祭品。两旁香烛高烧,吴老师的灵床就置于供桌之后。

  灵堂的供桌上燃有一盏油灯,这灯称为“长明灯”,是不能熄灭的,以前守灵的人要时时加油,不使油灯熄灭。不过现在有特大号的蜡烛,能连续燃烧几天,人们不用经常加油了。

  除了这些外,灵堂里循环地放着,不是请和尚唱的,而是用录音机自动循环地播放的。

  在玟州,人死不能马上火化的,要置灵堂三天或者七天后,才能火化。因为在华夏人看来,人死后,在三天内会回家看看的,要是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会不高兴的,也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这三天或者七天时间,倒是不用请法师过来唱词,只要家里人守灵就可以了。不过等火化后。就要请法师来念经了。

  在玟州阳平县,一般人家都要请五位法师来唱词。家境好的话,要请九位法师来唱词,这法师的费用是非常高的,一般一天一位的费用都要八百到一千。

  一般死人火化后,要请法师唱三天的唱词,一天的费用基本上最少要四千。三天光请法师的钱,就要一万多了,这还不包括包红包的钱。

  所以玟州阳平这一带的唱词的法师的收入都是非常可观的,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法师天天有生意,有的一个月也就只能接到三、五个单子的。平时没事情在家里干其它的活儿。

  这些唱词的法师,叶荣耀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他们属于道教哪一派的,没有道馆,平时都是待在家里,有人找的时候,就一帮子人过去穿着道服给死人唱词。

  “荣耀哥,谢谢你。”吴老师的女儿对叶荣耀谢道。

  “谢我干嘛?”

  叶荣耀有些奇怪地看着吴老师的女儿问道。

  “谢谢你来看我母亲,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看我的母亲。”

  吴老师的女儿说道。现在吴老师的女儿也已经嫁人了,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也不会再有小时候那个长大后嫁给荣耀哥的幼稚的想法了。

  今天吴老师的女儿是真心地感谢叶荣耀,毕竟初中读书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对叶荣耀这个学生不好,还经常罚他。

  可是这叶荣耀还一点都不记错,还来吊念自己的母亲,还在灵堂里帮自己烧纸钱。

  这样重情义的人,真的很难找了。

  “老师过世了,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肯定要过来的,师恩重如山,这道理我还是懂的。”叶荣耀说道。

  “谢谢,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吴老师的女儿感谢地对叶荣耀说道。

  ……

  在吴老师的灵堂待了一个小时,叶荣耀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时点钟了,跟吴老师的女儿说了声,出了灵堂。

  “这是我的,我叫叶荣耀,是吴老师的学生,这是吴老师另外一个学生的,叫戴万黎,他现在在省城,一时回不来,不过葬礼那天,他会来的。”

  叶荣耀来到摆在灵堂外面的一张桌子边上,拿出两个红包交给收礼金的人后说道。

  在农村,红白喜事的时候,主人家肯定很忙碌的,根本就顾不上,也没有心思来收这个礼金。

  都会请自己信的过的亲戚或者朋友来收这个礼金的,一般都会请两位,一位是收礼金的,另一位是监督的。

  毕竟一场红白喜事下来,这礼金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最少都有三、五万块钱的,这么多的钱,没有人监督,主人家也不放心啊。

  当然收礼金的人,都要一个一个地记录送礼金人的姓名,送的礼是多少,回了多少礼。

  等红白喜事过来,这本子和钱都会锁在一个小木箱子里,完整无缺地交给主人家。

  ~~~~

  推荐好友脑白金作家的新作,很不错的书,大家都可以去看看,或许有你喜欢的地方。

  系统之乡土懒人的群号是3~4~6~6~3~6~5~0~6,欢迎大家的加入。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