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被威胁

  “哼……”

  阿比盖尔冷冷地看了自己学生马可一眼,不屑一顾地转过头不再理会自己这位学生了。

  阿比盖尔不傻,听自己这位学生哀求的语气,就知道这波尔多拉菲红酒绝对有问题。

  阿比盖尔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不顾品酒师的职业操守,睁眼说瞎话的品酒师了,阿比盖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也是个不顾品酒师的职业操守的人。

  没有理会自己的学生,阿比盖尔来到餐桌前,用高脚杯装了一点红酒,用手摇晃下,看了看红酒的颜色,在闻了下红酒的气味,再咪了一小口后,就闭着眼睛品味了。

  不愧是师徒,这阿比盖尔品红酒的方式,跟他的学生马可品红酒的方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大概过了一分钟,阿比盖尔睁开眼睛,先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马可,再对着盯着自己看的大家,很肯定地说道:“这红酒确实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而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啊……”

  “不会吧,这真的是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柳箐箐也太厉害的吧,真的被她喝出来,这是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看来这柳箐箐绝对是出生豪门的大小姐,不然怎么可能喝的出,这九二年份和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区别。”

  “这咖啡厅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高价卖给我们。”

  “是啊,一定要给个说法,这是欺诈。”

  ……

  一听这位阿比盖尔老外说,自己喝的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叶荣耀这一群初中同学立即议论纷纷。

  当然看向柳箐箐的眼神也变了,变的有些敬畏了,毕竟现在大家基本上可以肯定柳箐箐绝对出生豪门,要不然怎么会喝出这八二年和九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的区别呢。

  当然大家更多地羡慕嫉妒叶荣耀娶了个有漂亮,又有钱的老婆。

  “这……这不可能,这红酒怎么会是九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呢?”

  这是那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女餐厅经理不敢置信地说道。毕竟自己从酒库里拿出来的这两瓶波尔多拉菲红酒就是八二年的,这是自己老板亲自告诉自己的。还有相应的红酒身份证明呢。

  “马可先生,你到which说话啊?”餐厅女经理着急地看着马可说道。

  毕竟一旦传出去自己这家咖啡厅使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的风声,对咖啡厅的影响可是非常大的。

  要知道做餐饮业,这口碑可是非常重要的,口碑一旦不好。就会没有客流量,最终的结果就是咖啡厅关门,大家都会失业。

  “你给老板打电话吧,让他来处理这时间。”

  马可郁闷地对餐厅女经理说道。马可真的没有想到今天来的会是自己的老师阿比盖尔先生,这让马可连推翻自己老师的结论的勇气都没有。

  “马可,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会把这事情报给品酒师协会的。”阿比盖尔失望地看着马可。用法语对马可说道。

  阿比盖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子,竟然沦落到跟奸商一起,做这种欺骗顾客的事情,这严重损害了品酒师的形象。所以哪怕这个马可是自己的徒弟,阿比盖尔也要把这事情汇报给品酒师协会,至于怎么处理,自然由品酒师协会决定了。

  “老师……”

  马可哀求地看着自己老师说道。就因为自己拥有这洋酒品酒师的资格证,自己才能在华夏拿如此高昂的工资。

  要是自己的品酒师的资格证被取缔掉的话,自己就会失去这品酒师的工作,没有其它技能的马可。甚至担心自己会不会沦落到在街头乞讨。

  “不要说了,这事情没有商量。”

  阿比盖尔头一扭不再看自己学生了。

  “喂,这事情你们咖啡厅要给我一个说话。我花钱买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你们竟然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欺骗我们,这事不给个说法,这事情没完。”

  王凯火冒三丈地看着餐厅经理说道。王凯不傻,从现在的情形,他相信自己喝的根本就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这家“尚美咖啡厅”是把自己当成冤大头来欺骗了,要不是叶荣耀的老婆喝出来这不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对于王凯来说,钱倒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这种被人欺骗的感觉,让王凯非常地气愤。

  “这位先生,你稍等下,我们总经理马上就会赶过来的。”

  餐厅女经理赶紧王凯说道。从马可的反应来看,自己酒店真的是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只是这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连自己这个餐厅经理,都不知道自己咖啡厅使用的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是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的。

  这完全属于欺诈顾客行为,早晚会让咖啡厅倒闭的。

  ……

  很快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进包厢。

  “王总。”

  女餐厅经理见老板过来,急忙走过去,跟老板小声地说道。

  “你就是这家咖啡厅的老板吧,你们咖啡厅使用九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冒充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啊?”王凯冷冷地看着王总问道。

  王凯甚至想好了,这家咖啡厅老板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话,自己就把这事情捅到媒体上,看他这家咖啡厅还怎么办下去。

  “这不可能的,我们咖啡厅怎么会做这种欺骗顾客的事情呢,先生,我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王大海立即否认地说道。在王大海看来,只要自己咬口这红酒就是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谁也拿自己咖啡厅没有办法。

  这种行为虽然无赖,可是非常有效果,毕竟这红酒打开后,放置三、五个小时后,基本上也分辨不出来是九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还是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

  熬过去就好了,可是一旦承认的话,咖啡厅就要面临很严重的危机,别的不说,就以前在自己咖啡厅里喝过这假冒的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的人,知道这事情的话,自己这咖啡厅真的不用办下去了。

  “你,我要把这事情告诉媒体。”

  王凯气愤地说道。王凯真的被这位王总气到了,他卖给自己假的八二年份的波尔多拉菲红酒,现在竟然还有理了。

  “随便,不过希望你出门在外下心点,不要被车给撞了,死了倒是一了百了,要是被撞个半死不活的,可就不好受了。”

  王总威胁道。一般能生意做到这么大地步的人,很多都是跟黑~势~力有瓜葛的。

  “你……”

  王凯傻眼了,没有想到自己这个顾客,要求个说法,竟然被威胁了。这在国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但王凯傻眼了,其它包厢里的同学都傻眼了,都被这个咖啡厅老板的话给吓到,这是赤娄娄地威胁啊。

  这是高档咖啡厅吗?大家有种自己进了土匪窝的感觉。

  不过大家都不敢吱声,毕竟看着咖啡厅老板的语气,不像是闹着玩的。要知道现在人命真的不值钱啊。

  在玟州这一带,只要你肯出五万块钱,就能找到社会上的那些痞子们,让他们把一个人的腿打断,二十万块钱,甚至能让这些人弄死一个人。

  就算死了,或许最后的结果,跟前几天新闻报道的一个警察的死结果一样,身上有伤痕,身上还有血迹,还死之前都跟家里人说可能会被人报复。

  可最后官方给得结果是溺水身亡,排除他杀的可能,还尼玛地得到家属的认可。

  真的是死不瞑目啊。

  所以现在普通老百姓都不敢得罪那些混黑之类的人,毕竟怕最后,自己也落个溺水身亡,排除他杀的可能。

  “王大海,没有想到你这么无耻啊,玟州商会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本来跟叶荣耀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天的陈天凯,不由地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睁眼说瞎话的王总说道。

  “陈……陈总,您,您怎么在这里啊?”

  王大海吃惊地看着陈天凯问道。心里不由地暗道“坏了。”

  要知道这位陈天凯可是玟州商会的副会长,在整个玟州商界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

  自己可以威胁恐吓包厢里的这些人,因为这里面,王大海看不出有什么大人物。

  可是陈天凯不一样,人家可是玟州数一数二的大富豪,分分秒秒就能灭了自己的存在。

  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人脉上,王大海清楚,自己跟陈天凯比,差的太远了。

  威胁他?

  除非自己不想活了。

  只是王大海不明白陈天凯这位大富豪怎么会在这个包厢里。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