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四百零一章 生气就不值钱

  “嗯!”

  电话那头叶娴蝶点点头说道。

  女儿一般都跟父亲亲,叶娴蝶有不开心的事情,有高兴的事情,第一时间不是跟自己妈妈说,而是会跟自己父亲说。

  “呵呵,什么事情让我们家的公主生气了,跟爸爸说说。”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爸爸,我都快气死了,你还笑!”

  叶娴蝶不满地说道。

  “好好好,爸爸错了,跟爸爸说说,什么事情让我们家公主生气了。”

  叶荣耀说道。

  从自己女儿的语气,叶荣耀可以听出来,她没有什么事情,估计跟哪个人斗气了。

  这小孩子到她这个年龄,都容易年轻气盛,叶荣耀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言不合就打架。

  叶娴蝶是女孩子,自然不可能跟别人打架了。

  “爸爸,说起这个事情,我真的好生气,好生气啊,中午饭我都气得吃不下几口。”

  叶娴蝶郁闷地说道。

  “说给爸爸听听!”

  叶荣耀很有耐心地说道。

  这可是自己的女儿,没有耐心可不行。

  “爸,今天我在我们系里的微信群发了一百个红包,每一个红包一毛钱,竟然有人骂我,说我小气,说浪费他们的流量……”

  “别理这些人,一分钱也是爱啊!”

  叶荣耀说道。

  “我也是这样觉得,我也没有理这个喷子,最可恶的,竟然有人加我微信,把这一分钱退还给我,还说了些很难听的话,真的好气人,我就是想要活跃下气氛而已,结果……”

  叶娴蝶委屈地说道。

  “有些人就这么回事,别在意,你越是理他们,你越是生气,他们越开心,咱们可不能上他们的当,这样啦,爸爸给你讲个故事让你开心,开心!”

  叶荣耀说道。

  “嗯,最喜欢听爸爸讲故事了!”

  跟自己父亲说了下,叶娴蝶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好,那爸爸就给我的乖女儿讲故事。”

  叶荣耀说这就开始给女儿讲起一个故事来。

  有一个人到菜市场买螃蟹,问老板:“老板,这螃蟹怎么卖?”

  老板说道“88块一斤”

  这个人摇摇头嫌贵说道:“这螃蟹太贵了,不要。”

  老板立即手一指旁边:“那个螃蟹刚死,便宜,8块钱一斤。”

  “刚死?咋死的啊?”

  那个买螃蟹的人好奇地问道。

  老板瞟了他一眼:“嫌贵没人买,气死的。”

  “呵呵呵……”

  听到父亲给自己讲这个好笑的故事,叶娴蝶忍不住开心地笑起来,原本郁闷的心情也一扫而光了。

  听女儿的笑声,叶荣耀接着说道:“你看,这一生气就不值钱,所以,再也别生气了,要不然就不值钱了哦。”

  “爸爸,我才不会不值钱呢,在学校里可是有很多男人追求我呢!”

  叶娴蝶说道。

  “你不会谈恋爱了吧?”

  叶荣耀不由地心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叶荣耀明知道自己女儿早晚会找到她的另一半,早晚是要嫁人的,可叶荣耀总是有些不喜欢那一天来的太早了。

  或许正如那句话说的“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叶荣耀不希望自己这个“小情人”太早地嫁人了。

  “没有,没有,我才看不上那些男生呢,他们父母含辛茹苦地培养他们上大学,他们不好好学习,就在知道在学校里泡妞,更何况这大学的恋情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大学一毕业就差不多分手了,这样的爱情,我不需要,我要跟妈妈一样,找一个一辈子都对我好,一辈子都会疼我爱我,能保护我的男人,就像爸爸一样的男人。”

  叶娴蝶很认真地说道。

  “这个有些难度,你可以适当地放低点标准。”

  叶荣耀急忙说道。

  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可千万不要以自己作为标准去找男朋友,要不然嫁不出去烂在手上可就麻烦了。

  叶娴蝶犹豫了下说道:“嗯,那我就稍微降低一点标准。”

  “也不要稍微降低一点标准了,你看咱们家,也不缺吃的也不缺穿的,房子不多,可也有两套,一套在京城的四合院,一套咱们家的大院子,爸爸对你未来的老公的要求不高,就是人要好,年龄跟你差不多,身体健康,一辈子都对你好就够了。”

  叶荣耀说到这里,想了下补充道:“当然,大学还是读书的时代,能不谈恋爱,自然不要谈恋爱,那样对自己不负责任。”

  “嗯,我听爸爸的,对了,爸爸,下个月是我们学校的音乐节,我也有节目,你有时间参加吗?”

  “好,爸爸一定参加!”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

  方博琳一家就在叶荣耀家过了一个周末,就开车回去了,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是省城。

  现在“箐耀慈善基金会”越来越庞大了,总部再设在阳平县很多事情不方便,十年前“箐耀慈善基金会”总部就搬到省城荣岩市了。

  第二天一早。

  时令已经是秋天,开始渐渐变得夜长昼短,叶荣耀起床时外面的天才刚刚亮没有多久。

  “主人,你醒了了!”

  叶飘月从盥洗间出来,轻声说道。

  此时的叶飘月穿着印着小白兔图案粉红色睡衣,加上那跟二十岁时一模一样年轻的脸蛋,显得特别地漂亮。

  “老公,我伺候你穿衣服!”

  叶飘月便风一样地快步走了上来。

  顿时一抹好闻的幽香迎面袭来,不经意间叶荣耀看到走动时睡衣中间的缝隙开得特别的大,透过那缝隙能看到一片雪白的肌肤,睡衣有些陈旧,中间掉了一个钮扣。

  叶飘月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睡衣少了个钮扣,一走近叶荣耀便急忙伸手拿衣服准备服侍叶荣耀穿衣服。

  这日笨媳妇就是特温柔。

  不过这时候,叶荣耀一点都不想起床了,这叶飘月不知道她这样有多大诱惑,叶荣耀现在看她的眼神都发光了。

  “不急,这天才刚刚亮,咱们还是再睡一会儿吧!”

  说着,叶荣耀一把把叶飘月抱起来,扔到床上……

  等他们从这卧室出来,已经日上五竿了。

  ……

  吃完午饭,叶荣耀就开车去镇上,马上就要中秋了,叶荣耀去镇上看自己的二舅李大勇。

  这些年生老病死,自己的三个舅舅,就这个二舅还活着,不过岁数也不小了,都八十三岁了,属于那种活一天就挣一天的年龄了。

  作为外甥,每年中秋、过年,叶荣耀都会去看望自己这位二舅,顺便给他检查下身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