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昂贵的红酒

  “呵呵,荣耀,你这老婆厉害啊。”

  被柳箐箐这样数落,王凯只能尴尬地对叶荣耀说道。总不能自己一个大男人,跟她一个女人理论吧。

  再说了,你要是真的跟一个女人理论的话,你就落下成了,因为你会发现,你永远说不赢女人。

  因为有时候她们根本就不跟你讲道理来的。

  “不是我老婆厉害,是我娶了个好老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这是自己这位温柔老婆第一次在外面为了自己的事情,跟人争执,叶荣耀觉得特别地感动。

  “是啊,荣耀真的是好福气啊,娶上这么漂亮的老婆,羡慕死我们这一班同学了。”

  一位初中时代的男同学有些酸溜溜地说道。其实他心里在哀嚎,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论长相,自己不比叶荣耀差,可是自己就没有娶上这么漂亮的老婆。

  “呵呵,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我们就不说这些了,大家喝酒好了。”

  叶荣耀举起酒杯说道,叶荣耀不想在这个事情上扯什么,要说长脸,自己带这么漂亮的老婆参加这个同学聚会,已经是非常地长脸了,没必要再炫耀其他的了。

  “好,大家干杯。”

  李八万、李佳旺也端起酒说道。在这里坐的这么多初中同学,也就他们两知道这叶荣耀有些不简单,认识县~领导。

  “叶荣耀虽然说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但仔细看看,还是能认出来,可是陈海哨的变化太大了,大家看看现在看陈海哨,要不是上次的同学会她自我介绍的话,谁又能认出她就是陈海哨呢,真的是世事无常呀。”

  一位女同学感慨地说道。说真的,这位女同学自从上次同学会见过陈海哨后,心里一直都不能平静下来。十几年前,大家还在读初中的时候,自己可是比陈海哨漂亮太多来的。

  可如今,自己在陈海哨面前简直就跟丑小鸭似的。这让这位女同学心里不服气啊,这位女同学不傻,知道陈海哨肯定是去做过美容手术。

  可惜这位女同学查看来了出国整容的费用,就熄火了,不要说出国整容。就是在国内整容,这位女同学也付不起那个高昂的费用,毕竟是结过婚的女人,就一个房贷就压着自己跟自己老公有些喘不过气来。

  “是啊,海哨变化最大了,现在已经是绝色美女了。”

  李佳旺笑笑地说道。虽然陈海哨变成了大美女,李佳旺对她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李佳旺倒是一个很痴情的男人,除了自己的老婆,别的女子。都不怎么多看一眼,当然更加不会多想了。

  也就是叶荣耀的老婆,长的跟仙女似的,让李佳旺有些意外,多看的几眼外,基本上李佳旺的目光就没有在女人的身上多停留。

  李佳旺是一个权力欲~望比较重的男人,对女~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

  “我什么绝色美女啊,有柳箐箐在,我就是丑女一枚,好不?”

  陈海哨笑笑地说道。陈海哨心里清楚。在坐的几个初中女同学,嘴上说自己长的漂亮,其实心里还不在骂自己,是靠整容整出来的。全身上下都是假的。

  不过陈海哨不介意,因为陈海哨清楚她们那是嫉妒、羡慕,要是有条件的话,陈海哨相信,她们肯定也会出国整容,让自己变的漂亮起来。

  要知道。女人可是把自己的容貌,视为自己的生命同等存在的。

  “看来我和我老婆是不应该来了,都给你压力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虽然现在陈海哨看起来很妖艳,很漂亮,可是叶荣耀不喜欢,对于医术已经达到“神医”基本的叶荣耀来说,当然看出来,陈海哨整容过了,全身上下都有大幅度地整容。

  这种美丽是假的,是人工制造的,叶荣耀很不喜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陈海哨急忙说道。毕竟叶荣耀和柳箐箐是自己邀请他们过来的,可不能让他们误会自己啊。

  “呵呵,我也是开玩笑的。”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荣耀,咱们喝一杯。”

  见叶荣耀跟陈海哨有说有笑,王凯不由地又吃醋了,于是端起酒要跟叶荣耀喝起来了。

  最好把叶荣耀灌醉,免得他老是跟陈海哨有说有笑的,让自己心里特别地不爽。

  “好,我先干了。”

  叶荣耀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干。

  “荣耀,看来你的酒量不错啊。”

  见叶荣耀一口就把满满一杯的白酒都喝进肚子,王凯不由地有些意外地说道。王凯没有想到叶荣耀的酒量这么好,想要灌醉他好像不太可能了。

  “还行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叶荣耀的酒量,现在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比的过他,就王凯的那个体格,想把叶荣耀喝醉,基本上不太可能。

  “你们这些男人真是的,光顾着自己喝酒,都不考虑我们这些女士的感受,不会也让我们喝这个五粮液吧。”一位女同学笑笑地说道。

  “怪我,怪我,这不是见到这么多老同学,激动的把你们的酒水给忘了,服务员,服务员。”王凯对着包厢外面的服务员喊道。

  因为有很多客人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外人在,所以这个咖啡厅的服务员是站在门口,不进来服务的。

  “先生,你有什么需要?”服务员进来,对王凯问道。

  “你们这里最好的红酒,是什么红酒。”王凯问道。

  “我们这里最好的红酒是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不过那个价格很高,要十二万一瓶,先生你要吗?”

  服务员看着王凯说道。服务员也想王凯点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要知道客人点的酒水越多,点的酒水越贵,这些服务员的提成就越多。

  要是完全靠工资的话,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工资,年轻人谁愿意当这服务员啊,简直就是伺候人的活,肯定有额外的收入的,这酒水提成就是其中的一项。

  “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啊,听过,可惜太贵了,喝不起。”一位女同学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开口说道。

  “贵,贵什么啊,不就十二万一瓶吗?服务员给我要两瓶。”

  财大气粗的王凯,当然不在意这十二万一瓶的波尔多拉菲了,就是为了在老同学和陈海哨面前显摆自己的财力的,怎么会被一瓶拉菲红酒给吓到呢。

  “好,我这就通知店主。”

  服务员激动地说道。两瓶波尔多拉菲红酒就是二十四万,按照提成,自己怎么地也能拿到五千块钱,这都比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高了,由不得服务员不激动。

  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酒,属于高档酒水,肯定不是服务员能接触到的,必须通知店主,店主亲自派人送红酒。

  “王凯,看来,你这几年真的发了。”

  叶荣耀笑笑地对王凯说道。说真的,真的要自己花二十万块钱,去买一瓶红酒喝,叶荣耀真的舍不得,哪怕自己很有钱,叶荣耀也舍不得啊。

  “这么贵的酒,还是算了吧。”

  一位混的一般般的男同学,不由地开口说道。一瓶红酒就十二万,都比自己一年的工资多好多了。

  这么贵重的酒水,这位男同学都不敢喝。

  看到众人眼中的反应,王凯不由地有些得意,浅笑着对大家说道;“没什么的,不就十二万华夏币一瓶吗?两瓶不过二十四万,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说真的,钱多到王凯这个地步,十几、二十来万,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九牛一毛,对于他们来说,面子可是比这酒水贵重多了。

  关于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叶荣耀倒是在网上看过,知道这拉菲出自法~国波尔~多的拉菲庄园,八二年那一年法~国波尔多是近五十年来的气候质量最好的一年,最适合葡萄生长的,所以那一年采摘出的葡萄也是五十年来最美味的,因此八二年的葡萄酒才这么昂贵。

  只是这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那么少,可是都几十年过去了,在华夏,只要是高档的酒店,还都能买到这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不得不说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荣耀,你没有喝过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吧?”王凯还是改不了在叶荣耀身上找优越感。

  “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还真的没有喝过。”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倒不是很在意王凯的话里映射的意思,毕竟自己可是喝过比这八二年波尔多拉菲红酒更贵的酒水。

  “呵呵,没事,等会儿,你就能喝到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王凯笑呵呵地说道,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却充满了得意。

  现在根据判断叶荣耀的话,王凯认为叶荣耀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康生活的人,跟自己是天壤之别,没法比的,所以不由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谢了,看来还是有钱好,想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活得滋润啊!”

  叶荣耀悠悠的说道,叶荣耀没有因为王凯的话而打击到,如果这就被打击了,那叶荣耀的心眼也太小了。

  人家可以买得起八二年的波尔多拉菲红酒,就傲慢的资本,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你连这个都看不惯,那你的心理也太变态了。

  这一点,叶荣耀现在倒是看的很淡,毕竟都快当爸爸的人了,叶荣耀争强好胜的心,已经淡了很多了。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