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三百七十六章 见老丈人

  

  “姐……”

  张曼哀求地看着柳箐箐。

  “这个没有商量!”

  柳亦菲别过脸说道。

  在原则上,柳亦菲可比柳箐箐强上很多,也可以说老道很多,哪怕是自己弟媳妇的哀求,柳亦菲还是毅然地拒绝了。

  “姐夫!”

  见求柳亦菲没有用,张曼只能转向求叶荣耀了。

  张曼明白自己这个大姑子最听她男人的话了。

  “这个……”

  叶荣耀犹豫了下,转头对柳亦菲说道:“要不,你把你的化妆品分一点给张曼。”

  毕竟这是自己小舅子的老婆,叶荣耀还是觉得搞好关系比较好。

  自己老婆娘家,自己跟老丈人的关系僵了,这小舅子关系要是都弄僵了,自己倒是没什么,柳亦菲就不好做了。

  毕竟总不能真的跟她自己娘家断绝关系吧!

  “好吧,那我就分一点化妆品给张曼。”

  见叶荣耀这么说了,柳亦菲点点头说道。

  虽然叶荣耀给自己配制的化妆品没有“驻颜丹”那么夸张,可也比市场上买的高档化妆品强上很多倍。

  而且绝对是有市无价。

  “谢谢姐夫,谢谢姐姐!”

  一听柳亦菲答应分自己一些她使用的化妆品,张曼开心地感激道。

  ……

  车子开到郊区柳家的大院子。

  自从叶荣耀这位老丈人退休后,就一直住在省城郊区,毕竟省城郊区空气好,又没有那么多的车水马龙,毕竟安静适合养老。

  “老公,我……我有些紧张!”

  柳亦菲紧紧握住叶荣耀的手,有些不安地对叶荣耀说道。

  自从上次跟自己父亲闹僵后,柳亦菲都有十几年没有回娘家看自己的父母了,不是柳亦菲不想来,而是不敢。

  自己父亲跟自己断绝关系的时候,曾说过,如果自己敢踏入柳家半步,就打断自己的腿。

  这也断了柳亦菲回家的念头。

  这次自己爸爸七十岁大寿了,柳亦菲咬咬牙,决定娘家。

  “没事,有老公在呢!”

  叶荣耀安慰道。

  反正叶荣耀想好了,这次来老丈人家,自己绝对是骂不反口,打不反手。

  其实也没有办法反手啊!

  自己老丈人他都七十岁了,他打在自己身上的力气跟瘙痒似的,可自己要是反手的话,那可真的要他命了。

  叶荣耀可没有这么混账。

  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叶荣耀自然不会干的。

  “嗯!”

  柳亦菲点点头。

  有自己男人在身边,柳亦菲心里不由地安定了许多。

  作为女人,始终需要一个男人依靠的。

  小的时候,自己父亲是在的依靠,长大了自己老公是自己的依靠。

  今天,这两个对自己来说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又将要见面了,柳亦菲真的担心他们会跟十几年前一样闹得很不开心。

  “老公,等会不管我爸态度多不好,你都让点他!”

  “嗯!”

  很快,车在院子的停车位上停下,叶荣耀和柳亦菲从车上下来。

  “妈!”

  柳亦菲一眼就看到在边上等待自己的母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跑过去一把抱住自己的母亲痛哭起来。

  十几年了……

  十几年没有跟自己母亲这么近距离地拥抱了。

  十几年前还满头乌黑头发的母亲,现在已经出现大量的白发了……

  柳亦菲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孝……很不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张兰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妈!”

  叶荣耀这时候也上前,对着张兰说道。

  “嗯!”

  虽然有些不满意叶荣耀,张兰也只能无奈地认下这个便宜女婿了。

  谁让自己的女儿死心塌地地要跟着他呢。

  “妈,你……你老了!”

  柳亦菲难过地对着张兰说道。

  “妈都快七十的人了,这老了自然很正常,不过你年轻了,跟你二十五、六岁的时候一样。”

  张兰开心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女儿是怎么保养的,年轻的跟她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差不多,不过张兰心里非常高兴。

  年轻是件好事情啊!

  “亦菲,真的是你吗?”

  这时候,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走过来,迟疑地问道。

  “大姑,是我,是我!”

  柳亦菲激动地对这位老太说道。

  这位老太就是柳亦菲的大姑柳筱芸,叶荣耀给他治过病,那时候她看起来还很漂亮,现在已经是老人了。

  “没有想到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年轻,我都不敢认了。”

  柳筱芸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十八年前,是自己最后一次跟这位大侄女见面,那时候她长得是这样,成熟而美丽,这十八年过去了,自己这个大侄女还是跟十八年前的她一模一样,成熟而美丽。

  仿佛这十八年的时光就没有在她身上流转过。

  自己已经头发白了,脸上布满皱纹了,不管胭脂水粉怎么盖,都已经盖不住了,可是自己这个大侄女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上天是很不公平的!

  柳亦菲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这话了。

  作为女人,柳亦菲能听出来自己大姑的嫉妒。

  这就如自己以前嫉妒柳箐箐一样。

  柳亦菲很理解自己大姑的心情。

  但理解归理解,柳亦菲却没有办法安慰自己大姑。

  毕竟这“驻颜丹”这东西,自己几个姐妹都有约定,无论谁都不能向老公再讨要一颗。

  “大姑!”

  叶荣耀这时候走过来,对柳筱芸喊道。

  “荣耀,没有想到你也看起来这么年轻,跟以前没有变化。”

  看着叶荣耀,柳筱芸震惊地说道。

  这老天爷对这叶荣耀和柳箐箐太好了,让他们还这么年轻。

  “走,外面热,进屋吧,你爸他在屋里呢。”

  张兰走过来说道。

  ……

  屋里的客厅里,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爸!”

  柳亦菲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地上前对老人喊道。

  “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我女儿死在外面了呢!”

  柳传庆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

  虽然语气不好,不过可以听出来,这老爷子是认柳亦菲这个女儿了,没有赶柳亦菲走,这让柳亦菲紧张的心不由地一松。

  最起码的,老爷子没有赶自己走了。

  “爸!”

  叶荣耀这时候,也硬着头皮上前对柳传庆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