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 悲伤

  叶荣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自己学生欧阳倩倩的电话。

  现在叶荣耀这四个亲传弟子都非常有出息了。

  欧阳倩倩现在是华夏医科大学的副校长兼京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薛凯琪现在在美国国家医院工作,是美国国家医院的副院长,马少华是解放军总医院总医院副院长。

  而叶荣耀岁数最大的学生纳兰海,几年前就从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的位置退休了,一直在家里安享晚年,有时候参加一些重量级的国际医学研讨会。

  同时他们四个都是国家工程院院士,一个老师,四个学生都是华夏的院士,可以说创造了一个传说。

  “老师……”

  电话那头,欧阳倩倩声音有些低沉,甚至叶荣耀能感受到欧阳倩倩的情绪很不好。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荣耀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师,大师兄,大师兄他走了。”

  欧阳倩倩悲伤地说道。

  十八年前,自己师兄妹四人不如意的时候,遇上了老师,是老师的悉心教育,让大家有这么大的成就。

  一直以来,师兄们四人的感情都非常好,大师兄岁数最大,一直是亦兄亦父地关心自己师兄妹三人,可现在大师兄走了,欧阳倩倩感觉自己兄长走似的,心里非常难受。

  从听到这个消息一个多小时里,欧阳倩倩都回不不过神来。

  自己上次见大师兄的时候,还是三个月前,那时候他身体还很健朗的,可突然传来他的死讯,这让欧阳倩倩都无法接受这个事情。

  那个对自己亦兄亦父大师兄真的走了。

  刚才欧阳倩倩给马少华和薛凯琪都通知了,大家都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再不愿意相信,都已经发生了。

  大家都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师,怕老师伤心。

  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老师肯定不行的,欧阳倩倩犹豫半天,鼓起勇气给自己老师打电话的。

  听到欧阳倩倩的话,叶荣耀手上的钓鱼竿不由地掉在地上。

  叶荣耀思绪不由地回忆十八年前第一次见到这个岁数是自己两倍的学生,这个乡村土医生出身的学生,哪怕快六十了,还在追求自己的医学的梦想。

  虽然他的年龄限制了他的发展空间,可是他的努力却弥补了这缺陷,在自己几个学生里面,他是最努力的。

  大器晚成,他的成就也是自己这四个学生里最大的,也是除自己外,第二个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人。

  对于自己,对于自己的家人,他一直都非常谦卑,每年过年都会亲自过来给自己这个老师拜年。

  可就这么自己喜爱的学生,自己寄以厚望的学生,就这么走了。

  要知道他今年才七十八岁啊,按现代人的寿命,他再活个十几、二十年也没有什么问题。

  怎么就这么无声地走了,连见自己这个老师最后一面都没有。

  忍住心中的悲伤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早上七点钟左右走的。”

  欧阳倩倩悲伤地说道。

  “他身体还很硬朗,怎么就走了呢?”

  叶荣耀皱着眉头问道。

  今年过年的时候,纳兰海还过来给自己拜年,叶荣耀看他身体硬朗的很,也没有什么疾病。

  而且作为医生,他自己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体,不可能出现这种突然暴毙的情况的。

  “早上出门散步遇上车祸了。”

  欧阳倩倩悲伤地说道。

  如果不是遇上车祸的,以自己大师兄的身体情况,再活个十年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十八年的师徒情,从此要天人两别了,哪怕叶荣耀这些年以及见惯的生死,还是难忍心中的悲伤。

  沉默了许久,叶荣耀对欧阳倩倩说道:“追悼会在哪一天,告诉我,我要参加。”

  “嗯,老师我会通知大师兄的家属的,老师你去参加大师兄的追悼会,大师兄九泉之下也会开心的。”

  ……

  跟欧阳倩倩挂掉电话后,叶荣耀也没有心情继续钓鱼了,东西也不想收拾,就这样回去了。

  “爸爸,爸爸,你陪我下棋好不?”

  叶荣耀走进院子,壮壮就兴冲冲地跑过来跟爸爸说道。

  “爸爸今天没有心情下棋,壮壮你找飘月阿姨陪你下棋吧。”

  叶荣耀摸摸儿子的头说道。

  “你发现了没有,老公的脸色不太好!”

  柳亦菲对柳箐箐小声地说道。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老公脸色这么难看了,柳亦菲觉得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去问下!”

  柳箐箐自然也看出来自己老公脸色不太好。

  现在自己老公的心态很淡然,如果不是出什么大事情的话,他不会脸色这么难看的。

  柳箐箐推了书房的房门走了进去。

  此时叶荣耀正对着书房里的一副合照发呆,这幅合照是十七年前纳兰海他们来的时候,一起拍的合照。

  里面有叶荣耀师徒五人,也有柳箐箐抱着叶娴蝶。

  “老公,怎么了?”

  柳箐箐轻声地问道。

  “纳兰海他走了。”

  叶荣耀叹了口气说道。

  岁月流逝,一个个熟悉的人离去,让叶荣耀心里的念头浮生。

  叶荣耀不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什么时候会也会随自己而去,明天……后天……还是……

  叶荣耀不知道,甚至叶荣耀有些不敢去想。

  “啊……”

  听到这个消息,柳箐箐不由地惊讶地叫了声。

  “怎么会呢,新年的时候,他还来家里给咱们拜年,还说今年娴蝶十八岁生日要送她一份大礼呢,那时候他还很硬朗啊,怎么突然就走了。”

  柳箐箐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于这个岁数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自己老公的大徒弟,柳箐箐自然印象深刻,在礼数上,这纳兰海是几个学生里做的最到位的。

  在自己老公几个亲传弟子里,也就是他每年自己和老公的生日,都会亲自过来拜寿,过年的时候也是年年必到。

  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是遇上车祸了!”

  叶荣耀沉声地说道。

  “可惜了!”

  柳箐箐沉默了下,难过地说道。

  ……

  时间过得很快,几天转眼过去,也到了纳兰海的追悼会的日子。

  宅男在这里厚颜无耻地求大家支持下宅男的新书,在此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