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三百一十五章 姜梦梦发怒

  “你是……凯……凯瑟琳?”

  十几年不见,叶荣耀有些记不清楚这位金发美女的名字。

  “对,叶大哥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

  凯瑟琳笑笑地说道。

  十几年不见,以前那位年轻的叶大哥现在都变成中年男人了,时间过得真的好快,十几年转眼就过去了。

  “当然!”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虽然十几年不见,这个凯瑟琳除了脸上多了一些细微的皱纹外,倒是没有太什么变化,当然这身体变胖了,但这不影响叶荣耀能认出她来。

  这西方的女人就这样,还没有结婚嫁人之前,那个身材、那个脸蛋都非常地漂亮,可是一旦结婚后,这身体很快就走样了,很多西方女人嫁人后都胖的厉害。

  “叶大哥,你身边这位是你女儿?”

  凯瑟琳疑惑地看着叶荣耀身后的姜梦梦问道。

  “对,他是我的养女姜梦梦。”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梦梦,这是你凯瑟琳阿姨。”

  叶荣耀介绍道。

  “凯瑟琳阿姨好!”

  姜梦梦礼貌地对凯瑟琳打招呼道。

  “你好!”

  凯瑟琳点点头,注意力再次放在叶荣耀身上,问道:“叶大哥,你是来这里旅游的吗?”

  “对!”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次主要是来参加姜梦梦的个人音乐会,顺便带着她在这里旅游一番,当然对于叶荣耀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来这西方旅游。

  “叶大哥,明天早上我要出海,你要一起去吗?”

  凯瑟琳邀请道。

  “也好!”

  叶荣耀点点头应道,很久没有出国海了,叶荣耀挺想出海看看。

  坐上了凯瑟琳的车队,往海边开去。

  ……

  第二天早上。

  “叔叔,这大海太美了。”

  坐在船头,姜梦梦兴奋地对叶荣耀说道。

  “你又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大海,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叶荣耀有些好笑地看着姜梦梦说道。

  “那不一样,因为今天有叔叔陪我一起看着海啊,所以我觉得这大海特别地美,特别地宽阔。”

  姜梦梦开心地说道。

  “呵呵,你喜欢就好!”

  叶荣耀也很享受这海风,坐在前甲板上的靠椅上,欣赏这大海的美景,真的是一种非常好的享受。

  唯一让叶荣耀遗憾的就是自己的妻子柳箐箐没有在这里,他们要是在这里的话,叶荣耀觉得就非常完美了。

  看来什么时候包一艘游轮,带着自己一群家人出海游玩一遍。

  游艇上,前甲板上也或坐或站着一些人,也不时地有人走动。

  “你们怎么也到这游艇上来了?”

  正当叶荣耀和姜梦梦在这甲板上享受这海风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声音传过来。

  叶荣耀回头一看,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上那个叫约翰·维廉这小子。

  “你说呢?”

  叶荣耀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瞟了约翰·维廉一眼反说道。

  “别以为认识凯瑟琳就了不起,她保护不了你。”

  约翰·维廉终究不是白痴,其实这话问出口之后,他就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问了个白痴的问题。

  这艘游轮是米兰家族凯瑟琳伯爵的,属于她的私人游轮,若没有经过她的允许,这两个华夏人怎么可能上得了这私人游轮。

  不过如果是在鹰国的话,约翰·维廉还给凯瑟琳几分面子,可现在在这意大利,约翰·维廉根本就不怕凯瑟琳,甚至有些轻视她。

  毕竟这次凯瑟琳来意大利,就是要有求自己家族的。

  作为意大利的第一大家族温克罗家族,在整个欧洲都是了不起的家族,凯瑟琳的米兰家族根本就不能跟自己家族比。

  更重要的是,欧洲很多大家族都觉眼馋这米兰家族的生意,大家准备联起手来吞掉这个米兰家族。

  或者不用一、两年时间,这米兰家族就要从欧洲消失,到时候这个凯瑟琳就是什么身份都没有的女人了。

  到时候,约翰·维廉准备把这个凯瑟琳收进自己的女人群里,虽然这凯瑟琳岁数大了一点,可也还半老徐娘的很有魅力,最重要的是她还曾经是欧洲一个大家族的族长,这样的身份玩起来特别地有征服感。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姜梦梦皱着眉头看着约翰·维廉说道。

  本来挺好的心情的,可看到这个约翰·维廉,姜梦梦的心情都坏了几分。

  见这约翰·维廉愣了下没有动,叶荣耀冷冷地看着约翰·维廉道:“没听到让你滚吗?”

  对于这个约翰·维廉,叶荣耀同样看着不爽,不想他在边上影响自己和姜梦梦的心情。

  再次被叶荣耀骂滚,让约翰·维廉很是受羞辱,尤其是想到前天自己也被叶荣耀羞辱过,恼羞成怒的约翰·维廉用手指头指着叶荣耀的鼻子骂道:“知不知道这里是大海,信不信今天我把你扔到这大海里喂鲨鱼。”

  “你想要把谁扔的这海里喂鲨鱼,”

  姜梦梦见约翰·维廉竟然还敢威胁叔叔,想要把叔叔扔到大海里喂鲨鱼,顿时脸色都一沉。

  在姜梦梦心里,叶荣耀就跟自己父亲一样的存在,她绝对不允许有人威胁自己的叔叔。

  身子一闪,姜梦梦就到约翰·维廉面前,一伸手直接就抓住了他指着自己的手指,然后轻轻一掰。

  “啊……”

  “你……你……快放手,快放手……”

  “我……我手指要……要断了。”

  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让约翰·维廉马上便鬼哭狼嚎起来,腰也因为手指的疼痛而弓了起来。

  约翰·维廉的惨叫声惊动了这游轮二层甲板上,坐在沙龙里聊天的一群大人物。

  他们不由地向一层甲板上看去,其中一位五十多岁更是一脸不满地冲约翰·维廉训斥道:“约翰·维廉!这里是你乱叫的地方吗?”

  这个人是温克罗家族现任家族族长,也是约翰·维廉的父亲温克罗,是意大利第一家族的族长。

  在意大利,这温克罗可是能影响意大利政坛的人物,在整个欧洲,他都是很有身份的存在。

  “爸……爸,救我……救我……”

  疼痛让约翰·维廉已经顾不得这上面坐着一群大人物,着急地向自己父亲求救。

  约翰·维廉不求救还好,这一求救顿时引起不少人讥笑轻蔑。

  一个如此高大结实的意大利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娇小的华夏年轻女子给抓疼了手指,而且还跟杀猪一样地叫了起来。

  这让身为欧洲男人又如何不感到耻辱恼怒,简直就是丢男人的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