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两百九十三章 高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姜南那怂样,叶娴蝶觉得非常非常失望,就这么一个熊样的男生,竟然是自己的初恋。

  这让叶娴蝶感觉自己特别地失败。

  不过叶娴蝶现在也不想继续揍姜南了。

  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自己动手打他。

  现在叶娴蝶甚至连多看一眼姜南的兴趣都没有了。

  “爸爸……”

  叶娴蝶走到自己父亲身边,情绪有些低落地说道。

  “出气了?”

  叶荣耀看着叶娴蝶问道。

  “嗯!”

  叶娴蝶点点头。

  也无所谓出不出气,反正叶娴蝶已经对这个姜南完全绝望了。

  兴冲冲地过来,可这样回去,这让叶娴蝶心里很不好受。

  “其实没什么,女孩子嘛,遇上一两个渣男也很正常,吃一堑长一智,只要认清这渣男就可以了,不过你还小,现在还在读书的年龄,你的精力应该是在读书上,而不是谈恋爱。”

  叶荣耀很严肃地对自己女儿说道。

  “嗯!”

  叶娴蝶点点头。

  现在叶娴蝶也想明白了,自己现在还小,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学习,等自己长得了,叶娴蝶相信自己能遇上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

  “你等爸爸一下!”

  叶荣耀对女儿说了声,就往那个倒在地上哀嚎的姜南走去。

  “你……你想要……要干嘛?”

  看到叶荣耀向自己走来,姜南恐惧地问道。

  刚才那个丑女人,那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神经病是这个中年男子的女儿,女儿随父亲,这女儿这么暴力,这个做父亲的,肯定也很暴力。

  而且这个中年男子长得人高马大,还一脸的凶样,姜南真的好害怕他会动手揍自己。

  “放心,我不会揍你!”

  叶荣耀冷冷地看着这个姜南说道。

  还好,学校老师知道自己女儿早恋,及时通知自己,要不然时间迟了,自己女儿就要吃大亏了。

  所以对于这个欺骗自己女儿的家伙,叶荣耀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自己女儿揍他一顿,那是自己女儿事情,自己做父亲的,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这个欺骗自己女儿感情的家伙。

  “你……你想干……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姜南听眼前这中年男子说不打自己,不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心里升起不祥的预兆。

  “记住,我女儿不是你这个骗子能惹了,你好自为之!”

  叶荣耀轻轻地在这姜南的脑袋上拍了拍说道。

  “不……不敢了!”

  姜南急忙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姜南的感觉告诉自己,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非常非常危险。

  叶荣耀看了一眼这姜南,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往自己女儿走去。

  “走,爸爸带你去散散心!”

  叶荣耀来到叶娴蝶边上说道。

  “高人……高人,您先别走,别走啊……我们还动不了啊。”

  “高人,求求您,先解了我们的穴啊!”

  “大侠……大侠,我们错了,您放过我们吧,我们就是学校的小保安而已。”

  看叶荣耀要走,那些被叶荣耀点了穴动弹不得的几个保安急忙喊道。

  自己这些人都还动不了呢,这高人要是走了,自己这些人可怎么办啊。

  现在大家全身除了脸外,其它的部位都动弹不得,要不解穴的话,大家一辈子这样跟石雕一样动弹不得,那真的比植物人还可怜。

  最可怕的,据说这点穴不解开的话,时间久了,血液不流通,这手脚都要废了。

  “噢,差点忘了你们!”

  叶荣耀这时候才想起来,这几个保安的穴脉还没有解开。

  随即用“念力”给这几个保安解了穴。

  “好了,你们可以动了!”

  叶荣耀对这些保安说了声,就转头带着女儿往校园外面走去。

  “这就好了?”

  “解穴了?怎么可能啊?”

  见叶荣耀什么都没有做,就看自己这些人一眼,就说已经解穴了,这些保安有些难以置信。

  武侠电视剧里,点穴、解穴都在在被点穴人身上点一下才行。

  可眼前这位倒好,都没有靠近,就这么看自己这些人一眼,就说已经解穴了,那怎么可能呢!

  不过想想自己这些人被点穴,也是这位高人眼睛看一眼,大家就动弹不得了,被点穴了。

  于是有几位保安抱着试试的心态动了下身子。

  “动了……”

  一位保安不由兴奋起来,再大幅度动了下身子,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能挥动自如了。

  “动了,真的能动了!”

  这位保安兴奋地喊道。

  “哈哈哈,我……我也能动了!”

  另一位保安也兴奋地大声喊道。

  “呜呜呜……我……我手脚能动了……能动了……”

  一位保安激动的哭泣起来。

  只要经历这种意识都清醒,可是身体却失去知觉,完全不能动弹的人,才明白手脚能动弹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这些保安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莫名其妙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来的,看着怪怪的!”

  “什么能动了?我都被这些保安和那个中年大叔对话给弄糊涂了,不明白他们说什么?”

  “什么能动、不能动来的,乱七八糟的,我觉得这些保安挺逗逼的。”

  “这些保安干什么吃的,看着那学校学生打架都不管。”

  这时候,围观的学生们注意起来这些激动的保安,不明白这群保安是哪根神经出毛病了,这又哭又笑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围观学生都不知道刚才这些保安跟叶荣耀发生的事情,有几位学生刚才就在这些保安边上,所以大致清楚刚才事情的经过。

  “你们误会这些保安了,不是他们不管,而是他们自己都难保啊!”

  一位知道情况的大学生跟大家说道。

  “怎么回事?”

  “你说说情况?”

  其他大学生纷纷看着这位大学生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这位大学生得意地向大家把事情的经过说了遍。

  “不会吧?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点穴术?”

  “怎么没有啊,肯定有的,只是你没有见过而已。”

  “没有想到那位中年大叔竟然是位会点穴武林高手。”

  “太神奇了,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真的存在点穴术。”

  “那位中年大叔刚才是从那边离开的对吧?不行,我得追上去,我要拜师!”

  “我也要去拜师!”

  “等等我,我也要去!”

  立即有好几位有武侠梦的大学生往叶荣耀刚才离去的位置追去。

  而在地上哀嚎的姜南和黎韵,却没有人理会。

  哪怕是那几位保安都没有理会这姜南和黎韵两人。

  这几位保安都不傻,明白这两个人得罪了刚才那位神秘的高人。

  他们可再也不敢做出让那位神秘高人不高兴的事情,万一惹那位高人不高兴的话再把自己给点穴了,那真的完蛋。

  “走了,走了……”

  几位保安互相对视了一眼,达成一致,不理会姜南和黎韵两人,就转身离开了。

  反正这两人看起来很凄惨,其实都是些皮外伤,死不了。

  见学校的保安不但不制止那丑女行凶,还这样放走那个丑女,现在都不管自己,黎韵怒了。

  忍着疼痛,从口袋里摸出拿起手机,黎韵就给自己爸爸打过去。

  很快电话就通了。

  “爸,呜呜呜……”

  一听到自己爸爸的声音,黎韵忍不住伤心地哭泣起来。

  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欺负别人的份,可今天自己被人欺负了。

  而且欺负的这么狠,这让黎韵悲从心生。

  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爸爸给自己出这口气。

  “韵韵,你……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中年男子紧张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