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梳头

  人多力量大,一群美女嘻嘻哈哈拿着扫帚铲子开始打扫院子里面的积雪,边说笑边劳动倒也忙活得快,没一会儿就将院子里面的积雪全部都推到了院子中间位置。

  “得找一辆推车把这雪都弄到院子外面去。”

  叶飘月看着堆在一起的雪堆,对大家说道。

  毕竟这些雪不弄出去的话,这太阳出来,还是会融化在院子里,到时候院子里就湿哒哒的了。

  “其它的就交给我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刚才这群美女没有让叶荣耀这大老爷干扫地的活,现在剩下扫尾的活,叶荣耀自告奋勇地说道。

  “老公,那就交给你了!”

  柳箐箐笑笑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看我的。”

  说着,叶荣耀从南宫紫嫣手上接过大铁铲子,铲起一大块积雪使劲往院子围墙上一甩,雪块划过一道弧线全部落入围墙的另一头。

  “叔叔真厉害!”

  姜梦梦一脸崇拜地看着叶荣耀喊道。

  毕竟要用这大铁铲把雪从这么远的地方给甩出院子,那可要很大的力气和掌掌控力,反正姜梦梦现在还做不到这一步。

  ……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都冷些,叶荣耀在被窝里面搂着柳亦菲温润如玉的身子懒得动弹。

  感受到身后自己心爱男人那强健的胸膛,柳亦菲心里面既安心又温馨,也不想早起,享受被自己男人这样抱着在床上躺着,心里甚至有种就这样一辈子下去。

  不过听到外面孩子们的欢笑声,再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柳亦菲虽然很留恋自己男人温暖的怀抱,但也不好意思再赖在床上了。

  “老公,我要起床了!”

  柳亦菲轻轻地拨动叶荣耀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还早呢,再陪我睡一会儿!”

  叶荣耀把头埋在柳亦菲的秀发中,嗅了嗅她身上独特的幽香,有些不情愿柳亦菲这么快离开床。

  这种搂着心爱女人在床上的感觉真的非常好,尤其是嗅着她身上的悠闲,身体紧贴她那细腻的身体,真的是一种让人陶醉的享受。

  感受到耳边那灼热的男人特有的气息,柳亦菲顿时有些情动,耳垂位置是柳亦菲最敏感的地带之一。

  强忍住心中的念头,转过头来对叶荣耀说道:“不早了,大家都起床了,我再不起床,就会被人笑话的。”

  “谁笑话啊,现在这院子里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啊!”

  叶荣耀说完,还在柳亦菲玲珑剔透的耳垂上轻轻地舔了一下。

  现在柳亦菲已经被叶荣耀完全开发过了,她身上每一个地方的情况,叶荣耀甚至比柳亦菲自己还了解。

  自然知道怎么拨动柳亦菲了。

  当然叶荣耀那双大手也没有闲着,慢慢地往上移动,攀上那对圆润细腻的高峰。

  那如同暖玉般的感觉让叶荣耀爱不释手,不由地把握着。

  彼此已经有过无数次身体和心灵的沟通,虽然柳亦菲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那身体仍然如少女般,经不起叶荣耀的拨动,耳朵瞬间变得绯红,就连俏脸都抹上了一层红霞,如同天边的夕阳让人看到就会沉醉。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柳亦菲正处于这个阶段,哪里受得了叶荣耀这般动作啊!

  “老公,我……”

  虽然柳亦菲没有把话说完,可她那妩媚样子,什么都不用说,叶荣耀就控制不住自己,自己扑了过去。

  ……

  一个小时过去,一场剧烈的晨练结束。

  “都怪你,害得我现在都还没有起床!”

  柳亦菲穿上衣服,宜嗔宜喜的样子非常诱人,刚刚结束了一场剧烈的晨练的叶荣耀,竟然又有扑倒她来一个晨练的想法。

  “呵呵……”

  叶荣耀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反正叶荣耀得了便宜就是了。

  外面很冷,不过这屋里还好,虽然没有开空调,当也不是非常冷。

  毕竟南方的冬天再冷,也基本上不会像北方一样零下十几度、零下二三十度来的。

  “老公,你也起床吧,再睡都可以吃中午饭了。”

  柳亦菲梳洗完毕后,坐在梳妆台前面一边对叶荣耀说话,一边动手将披散的秀发盘起来。

  看着正在梳头的柳亦菲,叶荣耀想起了杨万里的中的:“娥眉顾盼纱灯暖,墨香瀑布荡衣衫。执手提梳浓情过,却留发丝绕前缘。”

  叶荣耀突然有种给柳亦菲梳头的念头,也没有犹豫,叶荣耀就从床上起来,走到柳亦菲的身边,对她说道:“我给你梳一回头吧!”

  对于柳亦菲,叶荣耀觉得自己亏欠她很多,她完全可以找一个一心一意爱着她的男人,可是她最终选择跟着自己做一个没名没份的女人。

  这是多大的牺牲,多大的付出啊!

  柳亦菲转头看着叶荣耀,只见他光着身子的样子,脸微红地说道:“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

  “我没事,不会感冒的。”

  叶荣耀现在的身体素质早就达到了寒暑不侵刀枪不入的境界,别说是这样光着身子站在屋子里面,即便是去南极最寒冷的地方,叶荣耀这样光着身子都不会感冒。

  自从获得“懒人系统”,叶荣耀甚至都已经忘记了生病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虽然叶荣耀知道自己不会感冒,不过还是穿上裤子,毕竟怎么地也得注意到形象,这样光着确实有些难看。

  “着凉了,我可不伺候你哦!”

  柳亦菲见叶荣耀只是穿上了裤子,没有床上衣服,白了叶荣耀一眼说道。

  只是这种慵懒中带着妩媚,妩媚中带着嗔怪的一眼却是有着说不清的风情。

  都说三十几岁的女人最懂风情,看来是一点都没有错。

  柳亦菲的发质非常好,握在手里的秀发光滑如同丝绸一般,像是一条黑色流动的瀑布,毫不见因为睡了一晚而表现出来的暗淡与杂乱。

  柳亦菲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男人温柔地给自己梳头,心里面仿佛抹了蜜一样甜美,感觉自己特别地幸福。

  一个女人能够跟自己心爱男人在一起,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柳亦菲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公,你准备怎么安排南宫紫嫣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