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朝圣者

  叶荣耀目光随着柳箐箐指的的方向看起,只见在这河水宽阔浩淼的远处,有一个黑点在慢慢地靠近,不过叶荣耀还是能看清楚,是一艘小船在这激流的黄河上流行驶着。

  “是艘小船,上面有一位上了岁数的老船夫!”

  随着那艘小船靠近,可以看到船上有个六十多岁的老船夫。

  这船很小,以至于在宽阔的黄河上就如有一个小点。

  在这河道复杂,暗礁丛生的黄河上能驾驭着这么一艘小船的船夫,都是对这一段黄河水道非常熟悉的人。

  他们的主要的工作就是引导过往的船只通过这一段复杂的河道。

  如果没有这些熟悉这一段河道的船夫引道的话,过往的船只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礁了,在这河水激流的黄河水,船只一旦触礁就非常危险了。

  当然这些船夫也干一些渡河的活,一些人要过这黄河去对面的话,就得坐这些船夫的小船。

  当然有时候也能接到一些大活,有些游客喜欢花钱雇这些船夫,让他开着小船带他们沿着河道看风景。

  “要坐船吗?”

  很快,小船靠近,穿上的老船夫对叶荣耀夫妻喊道。

  “不了,谢谢!”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其实坐着这种小船在黄河上漂游的话,倒是别有一番乐趣。

  当然这风险也非常大,这种小船在黄河上,一但遇到飓风或者其它危险的情况的话,掉入这黄河之中的话,生还的几率非常低。

  因为安全问题,这种黄河上小游船都是非法营运的,是被政斧打击,不允许在这黄河上带客。

  不过在利益面前,还是很多人为了讨生活,还是违法运营着这种生意。

  因为这里地广人稀,只要不出什么事故,也基本上都不会有人来查。

  “老婆,我们走吧!”

  叶荣耀看看这天色,快暗淡下来了,就对柳箐箐说道。

  晚上夜宿的话,在河边是最危险的,不说这半夜河水涨潮可能存在的危险,河边晚上都会有猛兽来这里喝水,露宿在河边的话,很容易被这猛兽给叼走了。

  一路往高原高处而去,终于这高原反应出现了。

  昨天晚上开始叶荣耀和柳箐箐就开始有些头疼,无法入睡。

  叶荣耀的身体素质好些,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柳箐箐就不行整夜无法入眠,头疼欲裂。

  这滋味柳箐箐从来没有尝试过,脑子里有许许多多混乱的意象,纷乱杂陈,有一点像乱梦,根本没有入睡。

  还好有老公给自己临时配置的药丸,吃进去这高原反应就好很多了。

  第二天大早上,车辆行驶在去芝林路上。

  芝林位于藏西东南部,离啦萨430公里,海拔只有2900米。在藏语里,芝林有“太阳宝座”之义,古称“工布”。

  本来按照航空气象计算,海拔每升高000米,气温要降低7度,而这里由于高原面积辽阔,日照时间长、太阳辐射强,加之印度洋暖湿气流沿雅鲁藏布江下游峡谷吹来,故夏日不热,冬季不寒,素有“藏西江南”、“东方瑞士”之称。

  这里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松赞干布的出生地。

  对于藏文化,叶荣耀知道的很少,历史名人知道的更少,可这个松赞干布,叶荣耀倒是记得很清楚,因为在初中的历史书里学过。

  松赞干布是吐蕃王朝第33任赞普,实际上是吐蕃王朝立国之君。

  在位期间,迁都逻些,平定吐蕃内乱,降服羊同,统一藏西,正式建立奴隶主统治的吐蕃王国。

  他发展农牧业生产,推广灌溉,命人制定文字,颁行治理吐蕃之“大法令“,以处理赞普王室与世家贵族、诸小邦及社会各阶层的关系,创设行政制度和军事制度,设置官职品阶,颁布律令,统一度量衡和课税制度,促进了吐蕃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确立了吐蕃的政治、军事、经济及法律等制度,并且从唐朝和天竺引入佛教。

  当然这些都比不上他娶了一位华夏公主出名,在贞观十五年,松赞干布至柏海迎娶唐宗室女文成公主。

  儿叶荣耀学历史,也就知道这段他娶了华夏的唐宗室女文成公主。

  要不是她取了唐宗室女文成公主,估计在华夏的历史教科书里根本就不会有他的事情。

  “老公,他们就是人们说的朝圣者吗?”

  柳箐箐看着沿途是那些一路上三步一跪一磕头的人们,想叶荣耀问道。

  “嗯,他们就是朝圣者!”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些朝圣者一路上都磕长头。

  磕长头是在藏传佛教盛行的地区,信徒与教徒们一种虔诚的拜佛仪式。

  笃信佛教的人们坚信:朝圣能尽涤前世今生的罪孽,增添无穷的功德,并最终脱出轮回,荣登极乐。

  因此,在各地通往拉萨或藏传佛教的名寺、神山和圣湖的道路上,总有数不尽的僧俗信众,以独有的磕长头方式俯仰于天地之间,向心中的圣地跋涉。

  在久远的过去,朝佛的信徒是双手空空、衣粮不备,沿路乞讨而来的。

  磕长头有三种方式。

  于行进中磕长头程序是这样:首先取立正姿势,口诵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一边念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额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双手前伸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

  再站起来,重新开始如前,叶荣耀这一路上看到的遇到的朝圣者,就属于这一类。

  他们是一群人结伴一块来朝圣的,无论男女都系着围裙,戴着袖套、手套,双手上各套着一只类似板鞋的护具,那是匍匐向前行跪拜礼时用的。

  “老公,我们给他们一些钱吧!”

  柳箐箐想了想说道。

  来这藏西草原之前,柳箐箐在网上查看了一下信息,知道这些朝圣者也接受人们的布施。

  “好!”

  叶荣耀点点头,就停下车,从口袋里拿出十几张二十元面值的钱交给柳箐箐说道:“你给他们布施吧!”

  “嗯!”

  柳箐箐接过钱,就下车了。

  这次藏西草原之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怀上孩子,所以这一路上柳箐箐遇上可怜的人,都会布施的。

  钱给得不多,也就十块、二十块钱。

  倒不是叶荣耀舍不得多给钱,而是在叶荣耀觉得这钱给多了,不但不是好事情,反而是件坏事。

  现在都市里有那么多乞丐,就是人们太善良了,给他们太多钱了,让他们觉得做乞丐比去工厂上班还挣钱,而且还轻松。

  以至于一些人会失去去辛苦挣钱的想法,而是选择去当乞丐了。

  所以叶荣耀不选择多给这些朝圣者钱。

  “谢谢!”

  “谢谢!”

  “神佛会保佑你的!”

  柳箐箐一个一个地给每一位朝圣者发二十元钱,这些朝圣者感觉地对柳箐箐说道。

  这让站在柳箐箐身后的叶荣耀有些尴尬。

  要知道这些钱可都是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来的,这些人竟然都不感激自己。

  叶荣耀打量起这些朝圣者,他们身上的衣服、手上的手套都磨破了,可见这些朝圣者一路上的诚心。

  这些佛教徒们认为在修行中,一个人至少要磕一万次头,叩头时赤脚表示虔诚。

  “老公,走吧!”

  给这些朝圣者发完钱后,柳箐箐看着叶荣耀说道。

  ~~~~

  整个人头晕晕沉沉的,今天一更,另一更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