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一百七十一章 报应不爽

  “老板娘,钱不是放在你口袋吗?”

  “对啊,我刚才也看到你把那一千九百块钱放在左边的口袋里。”

  “老板娘,怎么钱不见了?”

  几位大汉疑惑地看着店老板娘问道。

  大家都是亲眼看到老板娘把讹诈过来的一千九百块钱放在她左口袋里的,这一段时间大家都在一起,没有见到老板娘把钱拿出来啊。

  “没有了,口袋里钱我没有拿出来,你们谁是不是拿了。”

  店老板娘怎么摸自己的左口袋,口袋都是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顿时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身边这几个大汉问道。

  毕竟这段时间,就这几个人跟自己身边,也最有可能趁自己不注意把自己口袋里的钱给偷走了。

  “没有,没有!”

  “老板娘,我们怎么会偷这钱呢!”

  “咱们是一伙的,怎么可能干那种事情呢!”

  “老板娘肯定不是我们偷了这钱!”

  几名大汉急忙摆摆说说道。

  别看着老板娘是一个女人,可心狠手辣着呢,大家都怕她。

  “不是你们偷走了,那是谁偷了我口袋里的钱?”

  店老板娘在几个大汉脸上看了一圈后,疑惑地问道。

  以店老板娘对这几个大汉的了解,明白他们没有骗自己,自己口袋里的钱肯定不是他们偷的。

  可是不是他们拿自己口袋里的钱,那又是谁拿了自己口袋里的钱呢。

  “老板娘,你口袋里的钱会不会是你手上这钱啊?”

  突然一个大汉想起什么,立马对老板娘说道。

  这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啊?

  自己老板娘丢了一千九百块钱,就有人主动送上一千九百块钱。

  “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小子偷了我口袋里的钱?”

  店老板娘脑子一闪,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肯定是他偷的,要不然他怎么多不给,少也不给,刚好给一千九百块钱呢,肯定是他偷的。”

  胖大汉肯定地说道。

  “我说呢,那个小子长得五大三粗的,怎么就那么怂呢,我让他付一千五百八十块钱,他竟然给我一千九百块钱,合着是从我口袋你偷的啊!”

  这时候店老板娘也明白了,自己是着了道了,遇上厉害的小偷了。

  “老板娘,我们这就追上去,敢偷我们的钱,简直找死啊!”

  胖大汉怒道。

  “追什么追啊,人家现在开车都不知道跑多远了,能追的上吗?”

  店老板娘白了一眼说道。

  麻痹的,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眼。

  不过店老板娘也只能自认倒霉!

  “咱们就这么算了?”

  一名大汉心有不甘地问道。

  “除了自认倒霉外,你还有什么办法?”

  店老板娘心情不好地说道。

  “麻痹的,不要让老子再看到他们,要不然老子把那个男的给剁成肉酱包饺子,女的……”

  胖大汉恶狠狠地说道,只是还没有说完,胖大汉突然感觉自己浑身发痒。

  “好痒……好痒……好痒啊……”

  胖大汉像发了狂似的,不断地有手使劲地抓自己的身体,嘴里难受地嚷着。

  “老三,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可把店老板娘几个人吓了一大跳,急忙向那个胖大汉问道。

  “好痒……好痒……快痒死我了……”

  胖大汉除了喊痒,根本已经顾不得说其它的了,两只手死命地抓着自己的身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脸上、身上已经被抓得鲜血淋漓。

  那个样子看起来特别地吓人。

  “啊……我……也……也好痒……痒死啦……”

  就在这时候,又一名大汉感觉到身上跟被千万只蚊子同时叮咬的那种瘙痒感,特别地难受,痒得他在地上打滚。

  “老五……你……”

  见又有人身体痒,可把这店老板娘他们吓得不轻。

  实在是这事情太离奇了,无缘无故“老三”和“老五”竟然浑身瘙痒的厉害。

  “不……”

  还不得这店老板娘想明白怎么会这样的时候,她自己也感觉到一种要命的瘙痒在身上蔓延。

  这是一种极度的痒,店老板娘也忍不住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抓了,因为只有抓破血肉,才会有一点点的舒服感。

  很快,这店老板娘几个人都痒得在地上打滚,不断地在自己身上狂抓,不断地惨叫,几分钟不到时间,这几个人都已经被他们自己抓的面目全非了。

  可惜店里的客人都已经跑光,根本就没有人给他们叫救护车。

  等被人们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活活地被他们自己给抓死了。

  因为找不得他们为什么把自己抓死的原因,警察也就草草地结案了。

  毕竟这几个人都是手上有命案的通缉犯,死了也活该!

  尤其是在这种三不管的地带,警察更加不会费太多的精力去调查他们为什么自己被自己给抓死的。

  当然这是后话。

  ……

  “老公,为什么给他们钱?”

  在车上,柳箐箐再也忍不住了,好奇地向叶荣耀问道。

  以柳箐箐对自己男人的了解,他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那些人都讹上他了,他竟然没有出手教训那些人,还多给他们钱。

  这实在是太出柳箐箐的意料之外了。

  按自己老公的性格,他应该出手把那些人都打趴下,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才对啊。

  “我没有给他们钱啊?我只是把那个店老板娘讹来的一千九百块钱再次给她而已。”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原来,就在那店老板娘讹叶荣耀的钱的时候,叶荣耀用“念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口袋里的钱全部挪到自己口袋里了。

  “不会吧,老公你怎么做到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啊?”

  柳箐箐愣了下,好奇地问道。

  “你的注意力都不在我这,当然不会发现了。”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老公,我觉得那一千九百块钱也不应该给他,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柳箐箐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了,放心他们现在已经受到应得的报应了,那些钱也不干净,给他们算了。”

  自从拥有“高级风水术”,叶荣耀也能相面相,自然看得出来这黑店里的几个人都是手上有命案的恶人。

  这也是为什么叶荣耀在离开的时候,使用念力在他们身上的几个痒穴上点了点。

  叶荣耀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这种手上有命案的恶人是很危险的,尤其是他们还在这偏僻的地方开黑饭店,如果不把他们处理掉的话,将来肯定还会有人丧命在他们的手上。

  至于报警?

  那还是算了,自己又没有证据说他们杀人了,他们手上有命案,总不能说自己看面相看出来的吧,那样肯定要闹笑话。

  就算是警察相信自己的话,等警察过来,这些人估摸着早就跑了。

  毕竟能在这地方开黑饭店这么久没有被查,这肯定是在某些部门有人。

  “受到什么报应啊?”

  柳箐箐好奇地问道。

  “这个不要问了,反正他们现在肯定痛不欲生!”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哦!”

  见自己男人不说,柳箐箐也就不问了。

  不过柳箐箐明白,既然自己老公都这么说了,那黑店里的人现在肯定是被自己老公动了手脚,痛不欲生的。

  自己这神秘的老公,可是有着很多神奇的手段呢。

  ……

  “老大,他们来了。”

  一辆停在路边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上,一个寸头大汉兴奋地说道。

  如果叶荣耀他们在这里的话,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就是饭店里被讹了一千九百块钱的那四个大汉。

  “车近了,老三把车横过去把这路给拦上,不要让这车过去!”

  魁梧男子见叶荣耀开的博越车离自己车只有一百来米的距离,立即对开着车的光头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