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要小费

  跟柳箐箐通完电话后,柳亦菲心情复杂地看了看叶荣耀房间的门,一咬牙就打开自己的房门走进去。

  看来,自己此生跟叶荣耀无缘了。

  不管怎么样,柳亦菲从心里祝福叶荣耀和柳箐箐幸福。

  爱一个人就要懂得放手,一个男人的爱只有一份,那就让这份爱完完全全地归柳箐箐吧!

  今生有缘无分,那就修来生,希望来生自己跟叶荣耀能成为夫妻……

  柳亦菲靠在门上,整个人泪流满面,做出如此的决定,对于柳亦菲来说,是个非常艰难的。

  ……

  房间里,从柳亦菲的脚步踏到自己的房门口,叶荣耀就已经知道柳亦菲在自己房门外。

  只是跟柳亦菲一样,在叶荣耀心里也有一条越不过去的鸿沟,那就是自己妻子。

  那个自己愿意用一辈子疼爱的女人。

  感情是自私的,叶荣耀清楚一旦自己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女人的话,自己对柳箐箐的爱就分被等分掉。

  这也是叶荣耀最矛盾的地方。

  窕窕淑女君子好逑,虽然叶荣耀对一些女人心里有些想法,可叶荣耀一直以来都恪守自己内心的底线。

  正如某部电视剧里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那句话:“想法是可以有的,心动也可以有的,但是绝对不能有行动。”

  就如男人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一样,女人何尝愿意自己的男人给自己戴绿帽呢。

  就在叶荣耀心里在挣扎的时候,柳亦菲接到柳箐箐的电话,这个电话,不但让柳亦菲从感性转为理性,也让徘徊中的叶荣耀清醒过来。

  自己是有老婆的男人啊!

  在患得患失中,叶荣耀一个晚上都失眠了。

  ……

  早上,叶荣耀的房间里。

  柳亦菲弄了两份早餐进了叶荣耀的房间。

  “昨天没有睡好?”

  叶荣耀看着黑眼圈,一脸疲惫的柳亦菲关心地问道。

  “可能是要回国了,激动得有些睡不着了。”

  柳亦菲摇摇头说道。

  其实昨天晚上,柳亦菲跟叶荣耀一样,在患得患失中失眠了。

  “那吃早餐吧,等会上飞机可以睡一下。”

  叶荣耀说道。

  “嗯!”

  柳亦菲点点头。

  ……

  约翰内斯堡飞机场安检站。

  这次飞机票柳亦菲也是买两张连座的飞机票,主要是为了让叶荣耀在飞机上也有座位坐。

  “小费!”

  柳亦菲刚到安检站,一位安检员就轻声地对柳亦菲说道。

  虽然这华夏语说的非常地不标准,可是这“小费”两个字,柳亦菲还是听的很清楚。

  “什么小费?”

  柳亦菲愣了下,有些疑惑地看这位安检员说道。

  “小费就是小费,快点,后面的人还等着呢?”

  安检员不耐烦地看着柳亦菲说道。

  “为什么刚才过去那个人不给小费,我为什么要给小费?”

  柳亦菲不满地指着刚刚排在自己面前的外国人,对这位女安检员说道。

  “人家是镁国人,你们是华夏人。”

  安检员理直气壮地看着说道。

  原来这飞机场的安检员检查过完人员是没有讨要小费的,只不过后来一些华夏人为了图方便,让这安检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自己行李中的一些行李,或者检查自己行李的时候能温柔些,经常给这些安检员一些小费。

  这样一来这些安检员就适当地放水,这安检的时间也快点,甚至一些违禁的东西也很容易通过检查。

  这时间一长,这里的安检员一看到华夏人,就要讨要小费,很多华夏人本着身在国外,能少一点事情,就少点事情,花钱免灾。

  于是慢慢地助长了这股歪风邪气。

  在这个国家,只要看到华夏人,就会有人跑过来要小费。

  “不给!”

  柳亦菲干脆利落地说道。

  身为外交官员,柳亦菲肯定不会惯这歪风邪气了。

  “穷鬼!”

  女安检员阴着脸看着柳亦菲,用蹩脚的华夏语对着柳亦菲说道。

  对于这种不给小费的华夏人,这些安检员都会用难听的话骂他们,还会故意特别严厉地检查他他们的行李,只要稍微有一点违禁的东西,就要被这飞机场的警察带去谈话。

  “啪!”

  突然一声重重的巴掌扇响起。

  “谁……谁……在打我?”

  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女安检员半边脸疼得厉害。

  关键是这女安全员根本就不知道谁对自己动手,实在是速度太快了,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巴掌就打到自己右脸上。

  “是不是你?”

  安检员愤怒地看着柳亦菲问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的。”

  柳亦菲冷冷地说道。

  在这里,也就柳亦菲清楚是谁动手打这安检员。

  不过看着这安检员被扇耳光,柳亦菲觉得特别地解气。

  “是你,肯定是你!”

  安检员愤怒地指着柳亦菲,还想要从自己的工作区域冲出来跟柳亦菲撕打,只是这安检员还没有冲出来……

  “啪!”

  一声重重的耳光声响起,这安检员直接给扇飞几米远,倒在地上哀嚎。

  “这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

  “难道是这安检员在自导自演?”

  “这演得也太逼真了吧?”

  在安检点排队过安检的人们疑惑地看着被扇飞的安检员,不明白她怎么会这样。

  要知道大家的眼睛都看着呢。

  根本就没有人给这安检员巴掌,这巴掌声哪里来的,还有这安检员的表现,好像她真的被人扇巴掌了。

  可是大家根本就没有看到谁扇这安检员啊?

  这结果就只有一个,就是这安检员在演戏。

  至于为什么要演戏呢?

  难道是为了这位华夏年轻女人的小费不成?

  就算是要不到小费,也不用这样方式作践自己啊!

  看来,这个国家有些人无耻到极点了。

  只不过在大家看来,这安检员简直就是没有脑子,以为演这么一出戏,就能奈何这华夏年轻女子?

  真是愚蠢啊!

  人家华夏年轻女子手都没有动一下,这里这么多人看着,还有架在头上的监控设备,想污蔑人家华夏年轻女子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怎么回事?”

  “艾尔娜,你怎么了?”

  “出什么事情了?”

  这位安检员突然倒地哀嚎,立即引起其他安检员的注意,立马一群人跑过去问道。

  “她……她动手打我!”

  艾尔娜忍着疼痛,指着柳亦菲愤怒地说道。

  “什么都要谈证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你了!”

  柳亦菲很不高兴地地说道。

  反正自己没有动手,柳亦菲也不怕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

  毕竟自己现在是华夏国的外交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殴打这位安检员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敢动自己的。

  自己没有动手,他们无论是询问人证,还是调查监控录像,都能很清楚地看着自己没有动手,是这个女安检员自导自演的闹剧。

  “怎么回事?”

  一位机场现场负责人皱着眉头对自己身边的几位安检员问道。

  “¥#@*……”

  一位刚才目睹整个过程的安检员在那位负责人耳朵边小声地把刚才的情况给说了一遍。

  “真是蠢货!”

  一听这位安检员的话,这位机场现场负责人瞪了一眼还在地上哀嚎的女安检员,不由地暗骂了声。

  要不到小费就要不到小费好了,用得着演这么一出没有智商的戏呢。

  真的是把约翰内斯堡机场的脸都给丢尽了。

  “把她给带下去治疗!其他人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工作。”

  这位机场现场负责人对身边的人叫待了句,就离开这现场了。

  不愉快的插曲很快过去,柳亦菲也通过了安检。

  这次再也没有安全员向柳亦菲要小费了。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