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一百一十三章 进一步是错,退一步也是错!

第两千一百一十三章 进一步是错,退一步也是错!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直到柳亦菲实在透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地从叶荣耀的嘴唇上离开。

  深深地看着叶荣耀,柳亦菲脸红红地说道:“这……这是我的初吻!”

  柳亦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好像想要证明自己什么,又好像在宣布自己的付出。

  “嗯!”

  叶荣耀点点头,就沉默了。

  一个女人把自己二十多年最宝贵的初吻献给自己,叶荣耀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就是因为叶荣耀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叶荣耀才沉默不语。

  “爱”看似是个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它却包含着无限责任和义务。

  对于已经结婚的叶荣耀来说,除了自己的妻子,叶荣耀真的不敢再跟任何女人谈“爱”,因为叶荣耀明白,除了自己妻子外,自己不再可能能给另外一个女人无限的责任和义务。

  所以叶荣耀一直不敢去接受柳亦菲这份“爱”,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叶荣耀心里还是在徘徊着。

  进一步是错,退一步也是错!

  现在叶荣耀心情异常地矛盾。

  就这样,两人默默地站在这寂静的荒野,彼此都不说话。

  柳亦菲含情脉脉地看着叶荣耀。

  而叶荣耀却抬头看着天空。

  “爱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是生活中的精神支柱,是浪漫温馨的温柔,甜蜜快乐的幸福。”

  “爱不应该给它附加太多的东西,诸如道德、责任、义务等等,那些东西本不属于爱情的,而是属于婚姻的。”

  “相遇是天意,相爱是沉沦,荣耀你愿意跟我一起沉沦下去吗?”

  许久,柳亦菲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一脸深情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从叶荣耀从天而降把自己从那些叛军的手上救下的时候,柳亦菲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定了。

  此生来世自己的人和心都属于眼前这个男人。

  不论世人怎么看自己,不论有没有结果,柳亦菲都要把自己的爱完完全全地献给眼前的男人。

  他是自己此生、来世的唯一选择。

  “你考虑清楚了吗?我给不了你婚姻,也给不了你名份,给不了你……”

  叶荣耀低下头看着柳亦菲说道。

  只不过叶荣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亦菲用她的玉手给捂着了嘴,打断叶荣耀的话说道:“你不用给我任何东西,名份、责任、义务……这些统统不需要,我只要你的心里有我的一个位置就可以,哪怕这个位置很小,我都心满意足。”

  “哦!”

  叶荣耀应了声,就沉默不语了。

  虽然柳亦菲说什么都不要,可叶荣耀作为一个男人却无法完全放开,一个男人给不了一个女人名份、责任、义务,他又如何有底气说,自己爱她呢。

  有人说爱是疯狂的,爱是不顾一切的,爱是不需要任何索取的!

  可叶荣耀却不怎么认为!

  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爱,它真的是真爱吗?

  给不了自己爱的女人温饱?

  给不了自己爱的女人安全的港湾?

  给不了自己爱的女人一个幸福的家?

  这种不管不顾的爱,在叶荣耀看来,是一种无耻的耍留氓。

  ……

  算了,实在是太伤脑筋了!

  把脑海里的这些烦恼放到一边,看着柳亦菲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叶荣耀记得很清楚,自己把柳亦菲送到边界线上的临时大使馆里的,她怎么会孤身一个人在危险的荒野上。

  刚才要不是自己刚好飞过这上空的话,她现在都已经成了那些狮子嘴里的肉了。

  她不知道这非州的荒野是多么危险的。

  还有她不知道这个国家现在正爆发战争吗?

  这万一……

  叶荣耀想想都感到后背发凉。

  “我听许大使说塔斯肯国国都里的十几万叛军被人一天之内全部灭了,我猜肯定是你干的,我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给箐箐打电话,她说你还没有回去,我感觉你出事了,我就……”

  “你就偷偷地一个人跑出来对吗?”

  叶荣耀打断柳亦菲的话,瞪着眼睛怒道。

  “嗯。”

  柳亦菲低着头不敢看叶荣耀。

  “你知不知你一个人跑出去有多危险吗?不说这片荒野遍布着各种可怕的猛兽和毒虫,这里叛军和土著也经常出没,万一遇上……”

  叶荣耀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柳亦菲道。

  “没有万一,万一遇到叛军和土著,我会用这把枪解决自己,绝对不会让你戴绿帽的。”

  虽然被叶荣耀凶凶地骂,不过柳亦菲心里却甜蜜蜜的,从腰间拔出手枪,笑嘻嘻地对叶荣耀说道。

  因为柳亦菲心里跟明镜似的,叶荣耀这么凶地骂自己,那是他关心自己,因为他在乎自己。

  有这个,柳亦菲觉得就够了。

  从认识叶荣耀开始,到后来慢慢地爱上他,以至于现在爱他爱得不能自拔,柳亦菲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索求什么。

  什么名份、责任、义务这些柳亦菲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柳箐箐争,因为柳箐箐是他的妻子,这些本来就应该只属于柳箐箐。

  自己没有资格去碰触这些,柳亦菲只想叶荣耀心里有自己的存在,就心满意足了。

  “绿帽?”

  叶荣耀顿时被柳亦菲的话弄得无语了。

  自己现在跟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现在叶荣耀有种扒了她的裤子,在她圆润的位置狠狠地拍打一顿。

  真的是太气人了!

  要知道,不是每次运气都这么好!

  这万一有一次,自己没有赶上呢?

  叶荣耀心里不由地有些慌慌的。

  “不要生气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不要生气了,气坏身子,我会心疼的。”

  柳亦菲拉着叶荣耀的手臂撒娇地说道。

  现在柳亦菲活脱就是一个热恋中的小女生。

  “你知道错了,你给我说说你错在哪来了!”

  被柳亦菲这么一撒娇,叶荣耀的气也去了一大半了。

  “我不该冒险一个人出来。”

  柳亦菲说道。

  “还有呢?”

  叶荣耀还是有些不满意地看着柳亦菲问道。

  柳亦菲愣了下,抬头看着叶荣耀,想了下摇摇头说道:“没有了啊!”

  “没有了?”

  叶荣耀黑着脸说道。

  “还有……”

  见叶荣耀脸色不好看,柳亦菲急忙说道,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半天说不出下文来。

  “还有就是你对我的不信任,我都能把十几万叛军都消灭了,我能有什么事情,能有什么危险!”

  叶荣耀生气地说道。

  不过叶荣耀说这话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虚的,毕竟这次的“雷劫”,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当然这种事情,叶荣耀自然不会跟柳亦菲说的,免得让她担心。

  “我……我就是担心你吗?怕你出事!”

  柳亦菲低着头弱弱地说道。

  “我……我能出什么事情啊!”

  叶荣耀语气顿时温柔了许多。

  千错万错都是柳亦菲关心自己的错,这让叶荣耀还怎么开口说她呢。

  “可人家就是担心你嘛!”

  柳亦菲拉着叶荣耀的大手说道。

  “以后不许再这样冒险了!”

  叶荣耀无奈地看着柳亦菲说道。

  没有想到这柳亦菲撒起娇来,这么厉害,让叶荣耀一肚子的火气就这么给消散了。

  “嗯!”

  柳亦菲点点头应道。

  现在有叶荣耀在身边,柳亦菲心情非常好,原先的恐惧、不安、忐忑的情绪都统统消失了。

  有个男人真好!

  柳亦菲心里甜甜地想着。

  “天色不早了,我带你去部落休息吧!”

  叶荣耀看了看天空,已经夕阳西落了,就柳亦菲说道。

  “嗯!”

  柳亦菲点点头,在走向副驾驶位置,在副驾驶座上做好。

  无论天涯海角,只要跟叶荣耀,柳亦菲都愿意一辈子陪着走下去。

  “坐好了,我要开车了!”

  这地方虽然没有像样的公路,不过这里很多地方都是连绵一片的草原,越野车可以放开速度地在这里飞驰。

  这里离安尔拉村不远,叶荣耀估摸着一个小时的时间,夜幕来临之前赶到安尔拉村。

  “荣耀,你还没有听过我唱歌吧!”

  坐在车上,柳亦菲看着叶荣耀说道。

  有叶荣耀在身边,柳亦菲很有安全感,整个人也完全放松下来了,现在柳亦菲想唱一首歌,抒发下自己的心情。

  “好啊,你要唱什么歌啊?”

  叶荣耀笑笑地问道。

  认识柳亦菲这么久了,叶荣耀还真的没有听过柳亦菲唱歌。

  “最近我在看国内的《经典咏流传》这个节目,我很喜欢里面的古诗词改编的歌曲,特别是那首《将敬酒》。”

  柳亦菲说道。

  “好啊,我也很喜欢这首歌曲。”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很快,这寂静地荒野上荡漾着悦耳的歌声。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

  钟鼓馔玉不足贵;

  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

  惟有饮者留其名;

  ……

  在柳亦菲的欢快的歌声中,叶荣耀开车朝着安尔拉村驰去。

  “那是什么?”

  “快,快看那是什么?”

  当叶荣耀开车驰近安尔拉村的时候,立即引起这部落里警戒人的注意。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