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辈分

  “是荣岩大哥、马虹嫂子你们啊,好多年没有见到你们了,这是小瑜吧,都认不出来了,走,咱们到院子里聊。.。”

  叶荣耀开心地对走过来的几位人说道。

  “小瑜还不叫人。”

  马虹拉拉自己的儿子说道。

  “荣耀叔叔好!”

  叶小瑜脸微红地对叶荣耀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一声。

  眼前这位荣耀叔叔,按岁数比自己还小两岁,可是辈分比自己高啊,叶小瑜不得不硬着头皮喊他“叔叔”。

  这也是叶小瑜一直不想回乡下来的原因,自己好歹三十出头的人了,可辈分小,在这乡下遇到人,不是叔,就是爷的;不是婶,就算婆。

  在叶小瑜看来,特别地丢脸。

  除了小时候还经常回乡下看爷爷、‘奶’‘奶’外,长大以后,叶小瑜基本上都不来乡下了,毕竟自己一家人早都已经搬到大城市住了,跟乡下的亲戚也很少走动了。

  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自己父母回乡下办的,叶小瑜都不愿意回乡下。

  可这次叶小瑜没有躲过,这次被自己父母硬拉着过来的。

  毕竟过完年,正月里叶小瑜就要结婚了,这得请乡下的亲戚去参加婚礼啊,为了显得有诚意,叶荣阳觉得自己儿子必须一起回乡下。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认个亲,毕竟这小瑜小的时候,老家的亲戚都见过他,可是现在长大了,整个人都变了样,这老家的亲戚基本上都认不得他了。

  所以必须让儿子回老家,让老家的亲戚好好地见见,别到时候自家亲戚不认识自家亲戚。

  “好好,荣耀,我们有十多年没有见了吧,上次我回老家的时候,你不在家没有见到你,这次总算见到你了,没有想到你变化这么大,都成名人了,如果不是听大家都这么说,我还真的难以置信啊。”

  叶荣阳‘激’动地说叶荣耀说道。

  以前的农村不像现在,那时候人们出去打工的也少,村里也没有太多的娱乐设施,白天干农活或者打些杂工,闲的时间特别多。

  没事的时候大家走动的多,一个村子虽然有好几百号人,彼此大家都熟悉,大家的关系都非常和睦。

  那时候,叶荣耀的岁数跟叶小瑜差不多,那时候两人还是玩伴,叶荣耀没少在叶荣阳家吃饭。

  可以说,叶荣阳对叶荣耀还是很有感情的。

  只不过后来,叶荣阳夫妻到外地大城市打工,他们夫妻在大城市里挣到钱了,就在大城市里买了房子,定居在大城市里了。

  跟很多搬出桃源村的村民一样,他们慢慢地越来越少回村里了。

  叶荣阳夫妻他们还故土难舍,还想着老家,想着老家的乡亲和这方故土,可要是等他们的儿子、孙子那一辈的话,估‘摸’着早就把乡下给忘了。

  这也跟很多搬到大城市里的农村人一样,老一辈在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地回乡下看看,跟乡下的亲戚走动走动。

  可等老人过世后,就差不多跟乡下没有什么联系了,成为彻彻底底的城里人了。

  “还行了,荣阳大哥、马虹嫂子咱们到院子里坐。”

  叶荣耀开心地拉着叶荣阳大哥的手说道。

  十几年没有见面,这突然见到以前对自己特别好的荣阳大哥,叶荣耀也是很‘激’动的。

  要知道叶荣耀小时候,每次去荣阳大哥家玩,荣阳大哥和马虹嫂子都会拿很多好吃的零食给叶荣耀吃。

  这么多年过去了,叶荣耀还是牢牢地记在心里啊。

  要知道叶荣耀小的时候,整个阳平县经济水平都还很落后,农村的人都穷的很,家里有点好吃的零食,都舍不得拿出来吃,都是藏起来,只有客人来了,才舍得拿出来给客人吃的。

  不过荣阳大哥和马虹嫂子都是很大方的人,只要有小孩子到他们家玩,都会拿出零食给大家吃。

  虽然只是几颗糖果、几块饼干或者几颗‘花’生米,可是对于那时候的小孩子来说,这些都宝贝的不得了。

  甚至好些孩子还舍不得吃,藏在口袋里带回家留给弟弟、妹妹吃呢。

  没有经历过贫穷,是不知道现在的幸福的。

  叶荣耀有时候真的感叹,现在的孩子比以前幸福太多太多了。

  ……

  请叶荣阳大哥在院子的龙眼树下坐下,叶飘月就端着一盘水果过来。

  “荣耀,这位是你媳‘妇’?长真漂亮!”

  马虹看着叶飘月赞道。

  这么漂亮的姑娘,就是在大城市里都难得一见啊!

  “马虹嫂子,这位不是我媳‘妇’。”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至于这叶飘月跟自己属于什么关系,叶荣耀还真的不好跟马虹嫂子解释。

  不过还好这时候柳箐箐从屋里出来,让叶荣耀不用去解释自己跟叶飘月的关系。

  “箐箐你过来!”

  叶荣耀对柳箐箐招招手说道。

  一般情况下,家里来陌生的男客人,只要叶荣耀在家,柳箐箐都不会主动跟这陌生的男客人见面的,除非是叶荣耀要她出来见面。

  “天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叶小瑜整个人都看傻了。

  “荣阳大哥,马虹嫂子,这是我的妻子柳箐箐,箐箐,这是荣阳大哥,这是马虹嫂子,这是他们的儿子叶小瑜。”

  叶荣耀给双方介绍道。

  “荣阳大哥、马虹嫂子你们好!”

  柳箐箐礼貌地对叶荣阳夫妻说道。

  “啊……你好!”

  “哦……箐箐是吧?你好……你好!”

  叶荣阳夫妻回过神来,说话有些不麻利地回应道。

  很明显,这叶荣阳夫妻都被柳箐箐的美貌给震惊到了。

  “小瑜,小瑜!”

  见自己儿子还傻傻地看着柳箐箐,马虹尴尬地推推儿子的手臂说道。

  “啊……”

  被自己母亲这一推,叶小瑜也从失神中回过神来。

  从来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存在这么美丽的‘女’人,简直就是仙‘女’啊。

  叶小瑜觉得眼前这绝‘色’美‘女’不应该生活在现实中,她应该生活在神话里。

  什么闭月羞‘花’,什么沉鱼落雁。

  在叶小瑜看来,都已经无法形容眼前这位绝‘色’美‘女’了。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叶小瑜不由地想起这句,

  “啊什么啊啊,这是你箐箐婶子。”

  见自己家儿子还傻愣地看着柳箐箐,马虹偷偷地在自己儿子的手臂上拧了一下,让他清醒清醒。

  这柳箐箐长的是漂亮,跟仙‘女’似的,可她怎么说也是有夫之‘妇’,是自己儿子的长辈。

  哪里有自己儿子这样傻愣地盯着看的,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箐箐婶子?

  回过神来,叶小瑜怎么也喊不出来这四个字。

  眼前这位绝‘色’美‘女’,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岁的样子,甚至叶小瑜怀疑她都没有二十岁。

  让自己这个三十多少的老男人。

  对,就是老男人,相对于眼前这位绝‘色’美‘女’,自己不就是老男人吗?

  让自己这么一个老男人喊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绝‘色’美‘女’“婶婶”,叶小瑜真的喊不出口啊!

  “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好意思,箐箐你不要介意啊。”

  马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柳箐箐说道。

  “婶子,没事没事。”

  柳箐箐摆摆手说道。

  说实在话,柳箐箐还不习惯让这个明显岁数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喊自己“婶子”。

  真的,那听起来真的怪怪的。

  这个叶小瑜还好,一看也就三十岁出头。

  要知道柳箐箐刚嫁到叶家的时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上‘门’,对着自己就喊姑婆,可真的把柳箐箐给吓坏了。

  自己才二十出头呢,这都成姑婆了。

  要知道这种情况在大城市里,基本上极少出现的,就算是有,在城里,要年过半百的人,称比自己小三十来岁的小姑娘为姑婆,估计没有几个在城里长大的半百的人能叫得出口。

  但在农村对于这种事情很多人都习以为常,在农村,辈分与年龄有时存在很大的悬殊,往往并不成正比,年幼辈长或年高辈低的现象极为常见,甚至白发老翁称呼还在吃‘奶’的娃娃为叔、为爷也并不希奇。

  农村有句俗话说:“兄弟有大小,叔侄无老少。”

  因为兄弟是按年龄排列的,而叔侄却不是按年龄,而是按辈分排列的。

  之所以会出现辈分和年龄的悬殊差异,是农村特有的背景形成的,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在过去传宗接代观念极强而又崇尚“人多力量大”的时代,农村生育往往过多,兄弟姊妹五六个的极其常见,七八个以上的也不足为奇,积得“五男二‘女’”往往令人羡慕。

  这样一来,兄弟姊妹中的老大与老幺年龄就有很大的悬殊,加上过去农村又流行早婚早育,有时甚至儿‘女’已结婚,而母亲却还在生育,于是就出现了叔侄同岁、甥比舅大的现象。

  如此逐辈相错,辈分与年龄的差异就越来越大,亲族之间尚且如此,非亲族之间的悬殊就更大了。

  不过在农村生活好几年,柳箐箐现在算是有些适应这农村里的错综复杂的辈分关系。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