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心痛

  

  “谢谢你!”

  躺在病床的潘诚晨情绪有些复杂地看着小肆儿说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肆儿摇摇头说道。

  说实在话,小肆儿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再次见到潘诚晨的时候,会是在病房里,看她现在脸色苍白地躺在床。

  看着小肆儿心疼啊!

  如果……如果她不跟自己离婚的话,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让她这样的受苦。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

  虽然小肆儿心疼,可他也明白,自己跟潘诚晨已经是过去式了,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跟潘诚晨复婚了。

  不管是自己父母,还是自己,小肆儿发觉自己虽然还对潘诚晨有感情,可是还是无法再接受她。

  毕竟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如论是她,还是自己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了。

  “小肆,你快坐,快坐!”

  潘诚晨的嫂子急忙搬来一张椅子过来,对小肆儿说道。

  还是这个前妹夫给力啊,这一出马把自己老公和公公给救出来了。

  自己这个小姑子真的瞎了眼了,以为嫁给项家了不起了。

  一点都不知道这位低调的前妹夫才是真正的厉害,这项家不是在警察局里有人吗,不是要把自己丈夫和公公弄到坐牢吗?

  这小肆儿一出马,还不是把自己老公和公公从派出所里保释出来了吗!

  这才是真正有本事的男人啊!

  也不知道潘诚晨怎么那么瞎,自己守着一座宝山不知,竟然还嫌弃他!

  “不了,我还有事要先回去了。”

  小肆儿摇摇头说道。

  “小肆,这次真的麻烦你了,要不是你,我们爷俩都要在派出所里待着了。”

  潘诚晨的父亲感激地对小肆儿说道。

  对于小肆儿这个女婿,潘诚晨的父亲是非常满意的,可惜了自己女儿不懂得好好珍惜。

  现在后悔都已经晚了!

  “爸,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肆儿说道。

  “小肆,潘宇和他爸不用再回派出所了吧?”

  潘诚晨的母亲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放心,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对方也算皮肉伤,我已经给派出所交了两千块的罚款,这个事情也结束了。”

  小肆儿说道。

  “这好,这好,我怕项家还会来找事,人家有钱有势,我们普通老百姓斗不过他们。”

  潘诚晨的母亲担心地说道。

  “妈,你放心好了,项家人不敢胡闹的,我已经通过人警告他们家了,如果敢再伤害你们家的话,我会对他们不客气的。”

  小肆儿霸气地说道。

  自从当桃源医院的副院长,这眼界广了,认识的人也多了,小肆儿说话也霸气起来了。

  这让潘诚晨有些看呆了!

  小肆儿还是很有男子汉的气质,只是被自己忽视了。

  可惜明白这一点,已经太晚了!

  “谢谢,谢谢!”

  听到小肆儿的话,潘诚晨一家都感激地道。

  毕竟现在小肆儿已经不是自己家的女婿了,他也没有义务帮助自己家,可现在他还是出手帮助自己家,这是人家有情有义啊!

  多好的男人啊!

  可惜了!

  潘诚晨一家人不由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诚晨,我……我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肆儿有些不忍心看着躺在病床的潘诚晨,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向她说道。

  “谢谢你!”

  潘诚晨情绪低落地说道。

  “那……我走了!”

  小肆儿说了声,毅然转头往病房外走去。

  “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潘诚晨忍不住喊住小肆儿。

  “还有事?”

  小肆儿回过头看向躺在病床脸色苍白的潘诚晨问道。

  “她……她是你现在的妻子吗?”

  潘诚晨指着挽着小肆儿手臂的年轻女子对小肆儿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肆儿身边这个年轻女子,潘诚晨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如果……如果自己没有跟小肆儿离婚的话,现在挽着小肆儿手臂的人绝对是自己。

  只是……

  潘诚晨不由地有些苦涩!

  “她是我女朋友芳芳。”

  说道这里,小肆儿犹豫了下,继续说道:“我们下个月要结婚了。”

  潘诚晨沉默地看了一眼小肆儿的女朋友芳芳,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很漂亮,祝你们幸福。”

  “谢谢!”

  小肆儿有些心痛,不过还是忍着心痛说道。

  这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可现在却成了往事!

  “我们走吧!”

  米芳芳挽着小肆儿说道。

  “嗯!”

  小肆儿点点头,被米芳芳挽着手臂走出病房。

  “呜呜呜……”

  身后传来潘诚晨痛哭声,小肆儿想回头,跟以前一样哄着她开心,不过看看自己身边的芳芳,小肆儿明白,再也回不过去了。

  咬着牙,小肆儿带着芳芳离开了。

  ……

  四月八日。

  今天是小肆儿和芳芳的结婚的日子,他们的婚礼在叶荣耀家的大院子里举行,来了很多客人,有商界名流、有政府官员,也有一些明星。

  潘诚晨也在人群里,看着这么多客人对小肆儿的祝福,潘诚晨心里不由地特别地酸楚。

  自己一直以来都瞧不起小肆儿,觉得他没有什么本事,现在才明白自己错了,自己真的错了。

  小肆儿能跟在叶大哥的身边做事,哪怕是打杂,也那些大公司、大集团的老总强,他们都有号召力。

  可惜自己只看到他对自己唯唯诺诺,不明白这是他因为爱自己,才那么地迁自己的。

  看着新娘挽着小肆儿的手臂走到婚礼现场,潘诚晨有些恍惚,木讷的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这是第几杯酒,潘诚晨已经既不清楚了,甚至她都不清楚自己喝得是红酒,还是白酒,或者是饮料。

  因为这些对潘诚晨来说,已经没有区别了!

  潘诚晨目光呆滞的坐在席位,回忆着自己跟小肆儿过去的点点滴滴。

  这曾经爱自己、疼自己、宠爱自己的男人,今天要成为别人的丈夫了。

  而自己现在只能默默地注视他,宛如一个陌生人。

  去年,自己跟小肆儿还是夫妻,自己那么地欺负他,管着他,他还是那么地疼爱自己。

  哪怕村里人都说他是“妻管严”,他还乐呵呵地说“你们是嫉妒我娶漂亮的媳妇。”

  那时候自己是多么幸福啊!

  可现在……

  拥有时不懂得珍惜,失去后才明白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幸福啊!

  半年不见,小肆儿变得意气风发,以前更加地自信了!

  其实不是小肆儿没有本事,原来是自己一直压制着小肆儿,让他自卑,让他没有自信。

  一切,一切,其实都是自己的错。

  潘诚晨很想过去,向小肆儿倾诉自己对他情感,他才是自己最爱的人,请求他能原谅自己。

  可惜这一切一切都太晚了。

  小肆儿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肆儿人生的一个过客而已。

  现在潘诚晨真的好后悔,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打掉,如果自己和小肆儿还有爱情结晶的话,这一切或许不会这样。

  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自己根本也没有资格再做小肆儿的妻子。

  “新郎,你愿意娶这位芳芳小姐为妻吗?”

  主席台,婚礼司仪对小肆儿问道。

  “是的,我愿意。”

  小肆儿满怀深情地说道。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

  听到婚礼司仪跟新人的对话,一瞬间潘诚晨感觉天旋地转,有一种掉入冰窖的感觉。

  霎时间潘诚晨的头脑一片空白,他们的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一样,深深地打在了潘诚晨的胸口。

  小肆儿真的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潘诚晨忽然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但却哭不出来。

  这是一种无法用眼泪表达的痛。

  许久,潘诚晨才平静了自己的情绪,过去的让它过去吧,一切一切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潘诚晨想要解脱,一种完全的解脱。

  看着小肆儿带着新娘对宾客们敬酒,潘诚晨端起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小肆儿他们面前,口齿不清稀的道:“小肆、芳芳,恭喜你们,祝你们幸福!”

  小肆儿和芳芳神情都有些复杂地端起了酒杯说道:“谢谢!”

  这种被前妻祝福的感觉,真的让人五味杂陈。

  潘诚晨一口气干了杯的酒,正要转身离开这个令自己伤心的婚礼现场,突然胸口忽然一阵绞痛,捂着胸口蹲在地。

  “诚晨,你没事吧?”

  小肆儿急忙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

  潘诚晨强忍着胸口的疼痛,从地站起来,脸色苍白地说道。

  “你脸色不太好,我让荣耀哥过来给你看看!”

  小肆儿有些不放心地看着潘诚晨说道。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小肆儿真的狠不下心里看着潘诚晨痛苦的样子。

  “不用!”

  说着,潘诚晨转身往外面走去。

  ……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是我最大的动力。

  https:///html/book/31/31220/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