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求助

  夜里!

  大风夹着暴雨,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

  路上偶尔有几个行人,也是撑着雨伞快速地前行,雨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泼的一样,看那空中的雨真像一面大瀑布!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如果是在屋里,看着这夜色中的倾盆大雨,或许是一种美景。

  可对于现在的潘诚晨来说,这是一种煎熬。

  雨水已经淋湿了衣服,那种冰冷的感觉让潘诚晨冷的发颤。

  这身体上的难受,不是让潘诚晨最难受的,让潘诚晨最难受的是心里。

  现在潘诚晨好想好想自己的前夫小肆儿。

  好后悔,好后悔听信这项少瑜的甜言蜜语,傻傻地跟爱着自己的小肆儿离婚。

  如果有他在的话!

  自己饿了,小肆儿会给自己弄好吃的,哪怕是大半夜他也会开车出去给自己买好吃的。

  自己冷了,小肆儿会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给自己穿,他着凉都不会让自己着凉。

  下雨了,一起撑一把伞,他的衣服总是淋湿的,而自己的衣服却是干干的。

  小肆儿从来不会晚归,自己让他干嘛,他都听自己的。

  他从来没有打过自己,哪怕自己那样对待他,他也没有跟自己凶过。

  自己生病了,他一直守在自己身边没日没夜地照顾自己。

  他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说过给他自己买衣服,可是总是让自己买好看的衣服穿。

  潘诚晨瘫坐在地上,任由这雨水在自己身上淋过,脑里的思绪却是一直浮现小肆儿的身影。

  慢慢地潘诚晨闭上眼睛,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难道自己要死了吗?

  突然潘诚晨有种被解脱的感觉。

  这一刻潘诚晨特别想要的是跟小肆儿说一声:“对不起!”

  可惜,一切都晚了。

  ……

  “诚晨,诚晨醒了!”

  当潘诚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白色的病床上。

  “诚晨,诚晨,呜呜呜……你终于醒了!”

  潘诚晨的母亲流着眼泪说道。

  “妈妈,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潘诚晨有些无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母亲问道。

  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都是那个天杀的项少瑜,我们都瞎了眼了,让你嫁给他了,闺女你受苦了。”

  潘诚晨母亲悲伤地说道。

  原来昨天晚上潘诚晨被赶出项家大院,在院子大门口就那么坐着,被暴雨淋着,最后竟然直接晕倒在地上了。

  这项家人也怕出人命,就给潘诚晨娘家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把潘诚晨接回去。

  等潘诚晨的娘家人赶过去的时候,潘诚晨已经倒在都是雨水的地上有奄奄一息了,潘诚晨的娘家人也顾不上跟这项家人理论什么,急忙把潘诚晨送到医院来救治。

  还好送的及时,医生说了,再晚一、两个小时的话,潘诚晨真的没命了。

  这项家真的太没有人性了,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潘诚晨的母亲真的怒了。

  可这又能怎么样了,自己女儿连通知自己一声都没有,就跟小肆儿离婚了,没有半个月就跟那个畜生项少瑜结婚了。

  要不是跟这项少瑜结婚,自己这些娘家人还被蒙在骨子里,不知道她跟小肆儿离婚这事情。

  虽然很不高兴,但看项少瑜家境很好,也对自己女儿很好,自己这些娘家人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新姑爷了。

  可是这项家人仗着他家有钱,看不起自己这些娘家人,大家感觉没趣基本上也不往项家走动。

  虽然知道结婚后,这项家对潘诚晨不好,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不好到这种程度,竟然这么冷的天把自己女儿赶出家门淋暴雨,这是要自己女儿的命啊。

  尤其是给潘诚晨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潘诚晨身上那么多新旧乌青的伤痕,潘诚晨母亲和潘诚晨的嫂子都哭了。

  潘诚晨在这项家到底遭受什么罪啊!

  潘诚晨的父亲和哥哥都忍不住这口气,这一大早就去项家理论了。

  “妈,都是我的错,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这是自作自受。”

  潘诚晨痛苦地说道。

  “不说这些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先好好休息……”

  潘诚晨的母亲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年轻女子气喘吁吁地冲进病房,对着潘诚晨的母亲着急地喊道:“妈……妈不好了!”

  “出什么事情了?”

  潘诚晨的母亲吓了一大跳看着自己的儿媳妇问道。

  “爸和潘宇被警察抓走了!”

  潘诚晨的嫂子喘着粗气着急地说道。

  这潘宇是潘诚晨的大哥。

  “怎么……怎么会这样?”

  潘诚晨的母亲脸色苍白地问道。

  “爸和潘宇去找项家理论,结果跟项家人打起来了,项家人报警把爸跟潘宇都抓进去了,妈你说怎么办啊,这项家有钱有势的,警察肯定向着他们。”

  潘诚晨的嫂子着急地说道。

  家里的男人都被抓进派出所,就剩下自己这几个女人,连一个主心骨都没有,这让潘诚晨的嫂子很心慌。

  “这……这可怎么办啊?”

  潘诚晨的母亲顿时慌了神了。

  “诚晨,你不是认识很多人吗,你看看有没有跟派出所有关系的人,先把你爸和你哥保出来?”

  潘诚晨的母亲急忙转头对躺在病床上的潘诚晨说道。

  “我……我试试!”

  潘诚晨无力地说道。

  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事情,还连累自己父亲和大哥,潘诚晨觉得无比的悲哀。

  “我……我的手机呢?”

  潘诚晨想起自己手机。

  “手机在这!”

  潘诚晨的母亲急忙把潘诚晨的手机从病床边上的抽屉里拿出来。

  这是华为最新款的手机,防水性能非常好,虽然跟潘诚晨一起被雨水淋湿了,可手机里也没有进水,手机还跟正常一样。

  接过手机,潘诚晨想了想,拨通一个电话。

  “臭娘们,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你爸、你哥敢打我,我要让他们蹲大牢……”

  “嘟嘟嘟……”

  还不等潘诚晨说话,这电话就被挂断了。

  “怎么样?”

  潘诚晨的母亲紧张地问道。

  “项少瑜他疯了!”

  潘诚晨气愤地说道。

  自己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选择跟这样畜生一样的男人结婚。

  “那怎么办啊,你爸,你哥可不能坐牢啊!”

  一听这话,潘诚晨的母亲就慌了神了。

  “妈,我……我找别人试试。”

  潘诚晨想了想说道。

  “那你赶紧的,可千万不要让他们给你爸、你哥身上按什么罪名啊!那样可是要坐大牢的”

  潘诚晨的母亲着急地说道。

  毕竟这项家有钱有势,弄死自己这些普通老百姓或者有些困难,可让自己这些普通老百姓坐几年牢就太简单了。

  更何况自己儿子和老伴真的殴打了项家的人。

  自己的儿子和老公的性格,自己是清楚的,看到潘诚晨被欺负的差点丧命,他们不跟项家人拼命才怪呢!

  “嗯!”

  潘诚晨也着急啊,在手机上找电话号码急忙拨出去。

  “是吴总吗?我是潘诚晨啊?”

  电话一通,潘诚晨急忙说道。

  这位吴总是以前潘诚晨在“箐耀慈善基金会”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是玟州市一家上市企业的老总,以前他也追求过潘诚晨,只不过潘诚晨以自己已婚为借口拒绝了他。

  现在自己父亲和哥哥都在派出所里受罪,潘诚晨也顾不上什么了,现在只能求这位吴总了。

  “哦,是项夫人啊,有事?”

  吴总在电话那头问道。

  “吴总有个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潘诚晨说道。

  “请我帮忙,项夫人你开玩笑吧,还有事情你们项家解决不了,如果你们项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找我,我也解决不了啊。”

  吴总笑道。

  “吴总是这样的,我……我爸、我哥哥为了给我出气,把项少瑜给打了,被项家给弄进派出所了,现在我想求你帮我……”

  “嘟嘟嘟……”

  还不得潘诚晨说完,电话那头的吴总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潘诚晨傻愣了下,见自己母亲不安的情绪,安慰地说道:“我再找别人看看?”

  很快潘诚晨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张总,我是潘诚晨,我想请你帮……”

  “我在外面开会,有事的话,等我回来再说。”

  还没有等潘诚晨说完,电话那头的张总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无奈的潘诚晨只能继续找电话号码拨出去。

  “诚晨真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我帮不了你。”

  “我在警察系统没有认识的人,这事情真的爱莫能助!”

  “你找下米总看看,他路子广,或许能帮上你的忙!”

  “啊……把项家人给打了,这……这事情,我也没有办法了,要不你去求求项总,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不是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吗?你这是找错人了……”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帮不了你!”

  “找刘总,刘总肯定能帮助你!”

  ……

  潘诚晨一圈电话打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

  这让潘诚晨觉得好悲哀。

  以前这群成功男士还说自己漂亮,还想追求自己的,甚至许诺只要自己愿意跟他,他们马上离婚娶自己。

  可现在潘诚晨算是明白了,这群人都麻痹的是骗子,欺骗自己感情的骗子。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