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驯服

  “坏蛋,活该,活该,让你吓唬樱樱,让你吓唬樱樱。”

  鹦鹉樱樱见食猿雕被捆住不能动弹,就开心地围着食猿雕飞,边飞边叫道,只是食猿雕根本就不睬理它而已。

  “呵呵,老婆,我要找个房间安静地驯服这只食猿雕,我没有出来,你们不要打扰,熬鹰过程是不能打断的。”

  叶荣耀看了看不断挑衅食猿雕的“樱樱”后,笑着对柳箐箐说道。

  “嗯。”

  柳箐箐应道,柳箐箐明白自己男人很喜欢这只大鹰。

  ……

  叶荣耀挑着食猿雕走进一个房间,将房门关上,又检查了一遍窗户,确定都关上了,这里是一个绝对的密闭空间,虽然自己有“高级驯兽术”,但是鹰是这个世界意志最坚定的生物,非常地难驯服。

  一般人要驯服鹰,都是找刚出生没有多久的鹰来驯服,这种鹰才最容易驯服的,想叶荣耀这样要驯服一只成年的鹰,是非常难的,所以对环境也很有要求的。

  食猿雕用锋利警惕的眼神盯着叶荣耀的一举一动,有种要和叶荣耀同归于尽的意思。

  现在“铁布衫”练到顶级的叶荣耀倒是不怕被食猿雕抓伤,就准备过去给它治疗伤痕。

  看见叶荣耀走过来,食猿雕就在地上开始扑棱了,叶荣耀无奈只好用绳子把它的爪子和翅膀都展开地绑着,整个身体现在彻底展开来,两只翅膀的伸展长度竟然有三米五多长,是一只非常大的食猿雕了。

  即便现在伤着了,被叶荣耀绑着,也不损其神骏的英姿,身形无法动弹,桀骜不驯的眼神却狠狠地盯着叶荣耀。

  叶荣耀一点都没有被吓住,叶荣耀还不由地想,这么大的一只鹰可就是宝贝了,到时候救治好了出去放在肩膀上面,出去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先是用酒精清洗了一下食猿雕身上的伤口,然后再抹上准备好的金创药,食猿雕可能也感觉到叶荣耀没有恶意,而且在救治自己,没有再挣扎,静静等叶荣耀抹完药。

  要想成为鹰的主人绝非易事,要经过长时间的“熬”,哪怕叶荣耀有“高级驯兽术”,也要按规矩“熬鹰”。

  “熬鹰”这是一项拼力又拼耐力的活儿,一个人没有坚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力是完不成的,可是一旦“熬”成功了,鹰的忠诚度不下于狗,和主人心灵相通之后可以使之如臂帮。

  现在是这只食猿雕受伤后精神最虚弱的时候,而且由于刚才的上药事件,对自己也没有了敌意,正是叶荣耀“熬”鹰的最好时机。

  叶荣耀来到食猿雕的跟前,坐在地上定睛看着它的眼睛。刚开始它开始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看着,叶荣耀也没有心急,依然捕捉着它的眼神。

  过了一、两个小时后,食猿雕也感到了叶荣耀的心意,开始正视其叶荣耀来,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

  食猿雕的眼神逐渐变得锋利起来,如刀锋般刮在叶荣耀的脸上,叶荣耀的眼神毫不退缩地瞪视着,食猿雕眼中的那点杀气还吓不了叶荣耀。

  这一对视就是好几个小时,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比拼的是耐力意志力还有体力,叶荣耀以全盛的状态面对它的虚弱期,是占了很大便宜的。

  叶荣耀从那褐色的瞳孔里仿佛看到了食猿雕,从小鹰一直成长为搏击长空的天空霸主的全部过程。

  一只小食猿雕从小被父母强迫地学习飞行,不断地被父母从高空扔下,被捡起,被扔下,被捡起,于是它学会了飞翔。

  经历一次次战斗、经历一次次磨难,食猿雕成长起来了,成为翱翔九天、鹰击长空的存在

  ……

  一人一鹰又是对视了三个多小时,叶荣耀还好,只是眼睛有发红的迹象,而食猿雕却就点状况不妙了,一天都未进食了,再加上伤痛,精神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不支,但是依然坚持着不肯服输。

  就在食猿雕的眼神迷乱,叶荣耀继续施压,全身气势还在节节攀升中,对面的鹰终于有了一丝退缩。

  而叶荣耀依旧气势如虹、杀机盎然,直视着它的眼睛,给它一种“不服从,就要死!”的感觉,鹰终于有了一丝退缩。

  赢得服从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却需要一个强大的人去降服,动物的服从更强大的天性使得它们只会服从于比它们更强大的个体,叶荣耀的强大让它深深感到死亡的地步。

  食猿雕的气势终于弱了下来,最后将头转到了一边不再和叶荣耀对视。叶荣耀欣喜若狂,这是认输臣服的表现呀,强忍住激动的心情伸出手抚摸在它食猿雕的羽毛上面。

  这一次食猿雕晃了晃身体却是没有再躲开,任凭叶荣耀的手放在它的羽毛上面。而且还将头伸过来蹭了蹭叶荣耀的胳膊,表示了一番亲近。

  叶荣耀摸了摸坚硬如钢的喙,说道:“看你这嘴和爪子都像刀锋一样锋利,就取名叫‘刀锋’吧。”

  食猿雕仿佛能听明白叶荣耀的话语似的,为自己有了名字而欢喜地长鸣了一声。

  “恭喜宿主驯服食猿雕,系统奖励荣耀值200点。”系统的电子合成声在叶荣耀的脑海里响起。

  驯服好这只食猿雕“刀锋”后,叶荣耀就带着“刀锋”走出屋子,现在“刀锋”虽然不能挥动翅膀飞翔,但是走路一点问题都没有。

  “刀锋”刚跟叶荣耀走出屋子,就仰头鸣叫了一声,清戾的声音传出去老远,忘记了自己还受着伤,想要振翅飞翔,结果只能跌落在地上了。

  “刀锋”这一嗓子是性情所致,叫的爽快了,可池塘里的鸡、鸭、鹅们都慌了,整个鸡飞狗跳的。

  不光是鸡、鸭、鹅受惊吓了,鹦鹉樱樱也吓得不轻,刚才还站在“旺财”身上上梳理着自己光鲜的羽毛,转个眼就跑进屋子不敢出来了。

  倒是以“小白”为首的小家伙们,不满地看着食猿雕“刀锋”,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只有“金刚”还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根本不在意“刀锋”,作为同等级的山林之王,“金刚”也有其骄傲,还不至于被“刀锋”的叫声给吓住。

  叶荣耀挥了挥手对“小白”它们说道:“都别叫了,以后它也是院子里的成员了,你们几个小家伙先认识认识,把早上的事情都忘了,以后都是好朋友,知道吗?”

  “汪汪……”

  “汪汪……”

  “哼哼……”

  “小白”和“大仔”它们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乖乖地叫了两声,不再仇视地看着跟着叶荣耀身后的“刀锋”了。

  “刀锋”也打量着两狗,眼神犀利如刀,现在虽受了伤不能鹰飞于天,可也不能输了气势,不过也没有仇视的意思了。

  “老公,你真的驯服了这只大鹰了?”

  柳箐箐惊奇地看着叶荣耀后面的食猿雕问道。柳箐箐觉得自己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连这样可怕的大鹰都能驯服。

  “嗯,现在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刀锋。”

  叶荣耀说道,叶荣耀在想,等“刀锋”的伤完全好了,让它站在自己的肩上,出去肯定非常地拉风。

  “老公,我现在能摸摸它吗?”

  柳箐箐走到叶荣耀的身边,眼睛有些胆怯地看了看“刀锋”,对自己男人问道。

  “现在还不行,刚刚才被我驯服,野性没有消除,很可能会伤到你,过一段时间,它熟悉这里了,就可以了。”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哦。”

  柳箐箐有些失望地应道。

  “呵呵,现在刀锋受伤,警惕性很高,过两天就好了,到时候随你摸都没有关系了。”叶荣耀安慰地说道。

  ……

  叶荣耀他们不知道,刚才“刀锋”的一声鹰啼,可不光是叶荣耀池塘里热闹,整个村子都被这一声鹰啼弄得鸡飞狗跳的,年轻人还在莫名其妙。

  不过上了年纪有经验的老人却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多年已经没有出现的鹰出现了,都纷纷出来仰头望天寻找鹰的身影,然而天空如被洗过一片蔚蓝,哪里有什么鹰的踪迹。

  老村长叶向海一听见了这声鹰啼,愣了下,就赶紧从村委会里出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鹰的身影。

  不过老村长叶向海还是不放心啊,要知道一旦附近出现鹰的话,村里人的家禽们可就要遭殃了。

  这鹰不像黄鼠狼,村里的狗可以对付,这鹰飞在天上,村里养的狗,对它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鹰祸害家禽。

  老村长想了想,就往叶荣耀的家而去,毕竟现在在村子里要说养家禽最多的就要数叶荣耀了,而且就他一家现在位于村南,院子后面就是大山,家里养的家禽,很容易遭惹大鹰的。

  “荣耀,你小子现在还有心情晒太阳啊,你家就要出大事了。”

  老村长走进叶荣耀家的院子,看着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叶荣耀,不由郁闷地对叶荣耀说道。

  自己都为他担心死了,这叶荣耀倒好,现在都有心情这么悠闲地晒太阳,这让老村长有种无力的感觉。

  “出大事,我家能出什么大事啊?”

  叶荣耀疑惑地看着老村长问道。叶荣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家要出什么大事情,怎么老村长会知道啊。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