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身体里有虫

  “我这只是暂时止住了他的疼痛,离治好他还差远着呢。”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我儿子这是得了什么病,怎么那么多医生都检查不出来。”

  老妇人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位是我的母亲太和长公主!”

  吉田正一急忙对叶荣耀介绍道。

  其实吉田正一想要说的是这位老妇人是他父亲的的大老婆,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在日笨,很多贵族男人可是不止一个妻子的,都有好几个妻子,只不过为了不让民众不满,在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只有一位,其她的妻子都是有名无份的。

  “太和公主你好,你儿子得的应该说是一种特殊的疾病,很多特殊的疾病,现在的医学是没有办法检查和治疗的。”

  叶荣耀一边说一边给吉田正南号脉。

  很快,叶荣耀感觉到了这吉田正南身上脉象非常正常,一点都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愣是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就是这脉象有些虚弱,身体情况不好,但这绝对不是引起吉田正南现在这状态的原因。

  叶荣耀想了想,在吉田正南的肚子位置按了按,对他问道:“肚子有什么感觉?”

  “好像有东西在动!”

  吉田正南虚弱地说道。

  刚才的疼痛耗尽吉田正一的体力,他现在说话都非常地无力。

  “这里呢?”

  叶荣耀在吉田正南的胸口位置按了下。

  “也好像有东西在动?”

  吉田正南感受了一下说道。

  “这里呢?”

  叶荣耀在吉田正南后脑勺位置按了下。

  “还是感觉到有东西在动?”

  吉田正南有些恐慌地说道。

  因为这时候,吉田正南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东西不断地蠕动,就像是身体里进了什么东西似的。

  “叶教授,正南他这是得了什么病啊?”

  吉田郑雄不安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叶荣耀没有回答吉田郑雄的话,而是打开“探测术”查看这吉田正南的身体。

  不看不知道,一看叶荣耀大吃一惊。

  只见这吉田正一肚子部位竟然有好几条虫子,这是浑身漆黑的虫子和蛆一般大小,圆圆的脑袋,嘴巴如钩子,尾巴如针尖。

  这种虫子叶荣耀从来没有看到过,正在吉田正南的身体里蠕动呢!

  因为长的黑,要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容易的忽略掉。

  这些虫子以吉田正南的精血为食物,很明显吉田正南肚子部位的精血不够这些虫子的食物,它们开始向身体其它部位进攻,这也造成吉田正南痛不欲生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叶荣耀不由地皱起眉头。

  这事情有些棘手啊!

  “叶教授,正南得了是什么病啊?”

  吉田郑雄见叶荣耀皱起眉头,不由不安地问道。

  “他没有病……”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没有病,怎么可能呢?你懂不懂医术啊……”

  叶荣耀话还没有说完,吉田家族里的一个年轻男子就跳出来对叶荣耀喝道。

  本来这些吉田家的年轻人就对叶荣耀开口就要十亿美金的诊费就不满,现在一听叶荣耀的诊断给其他的庸医没有什么区别,这年轻男子就开口讽刺道。

  “你给我闭嘴!”

  出人意料的是,这年轻男子还没有说完,第一个喝斥他的人,竟然是病人的吉田正南。

  这叶教授会不会医术,吉田正南最有发言权了,原本疼得想死的自己,被这位叶教授一针下去就不疼了,让自己解脱了。

  别的不说,就这一点,就说明这位叶教授的医术比之前那些给自己看病的医生强很多。

  在这个时候,自己这个子侄竟然出来说风凉话这是居心不良啊!

  万一这叶教授一生气不给自己治病了,自己真的会死的,会活活地疼死了!

  现在如果可以的话,吉田正南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简直就是蠢货!

  “咳咳咳……”

  说话过猛,虚弱的吉田正南忍不住急促地咳嗽起来。

  “正南……”

  “正南你不要动怒!”

  “消消气!”

  见吉田正南咳嗽,可把屋里的这群吉田家族人给吓坏了!

  “你马上给我滚出这个房间!”

  吉田郑雄怒视那个年轻男子骂道。

  “爷爷,我……”

  这年轻男子不安地看着吉田郑雄说道。

  自己可是爷爷最宠爱的孙子,什么时候被爷爷这样喝斥过啊!

  “滚!”

  吉田郑雄怒喝道。

  “是!”

  见自己爷爷真的怒了,年轻男子只能灰溜溜地往屋外走。

  不过走之前,目光恶毒地看了一眼叶荣耀。

  都是这个华夏人害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被自己的爷爷和叔叔喝斥,也不会这样灰头灰脑地走出这屋子。

  当然叶荣耀也注意到这个年轻男子的眼神,顿时叶荣耀心里不高兴了,不过叶荣耀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生气的时候。

  要治这年轻男子,实在是太简单了。

  可怜的年轻男子不知道就因为他自己这一眼恶毒的眼神,被乱棍打出吉田家族,下半辈子沦落为乞丐。

  当然这是后话。

  “叶先生,真的不好意思,小孩子家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里,你说正南他没有病,可他这个样子跟得了重病没有什么区别啊。”

  太和长公主看着叶荣耀着急地说道。

  “那是他身体里长虫子了。”

  叶荣耀说道。

  “身体里长虫子了?”

  “不会吧?”

  “怎么会身体里长虫子啊?”

  “没开玩笑吧?”

  “什么虫子这么厉害,都长到人的身体里了?”

  叶荣耀的话,可把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吓坏了,尤其想着这吉田正南身上长虫子,好些人汗毛都出来了。

  “什么?身体里有虫子!这……这怎么可能呢?”

  太和长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自己这儿子好好的,怎么可能身体里长虫子呢,什么虫子长在身体里啊,这太可怕了!

  “这是一种很罕见的虫,用华夏词语来形容的话,它应该叫蛊!”

  叶荣耀皱着眉头说道。

  这“蛊”是一种人工施以特殊方法,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神秘物体,可以大可小,一般为动物,动物类的一般两只为一对,但也有极少类为植物。

  取诸毒虫密闭于容器中,让它们当中的一个把其余的都吃掉,然后,就把活着的这个虫称为蛊

  如谓:“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行以杀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脏,死则其产移入蛊主之家。”

  李时珍所着的“虫四部”集解引唐代的陈藏器原话说:“……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这施种的方法可以直接施种也可以间接施种,与湘西赶尸术、南洋降头术并称为东南亚三大巫术。

  “蛊?”

  “蛊是什么虫?”

  很明显,这屋里很多人不清楚这“蛊”是什么可怕的虫。

  “你……你的意思,吉田先生身体内有蛊?”

  扁田三郎一脸震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很明显,这扁田三郎听说过“蛊”,要不然也不会吓的脸色苍白。

  “扁田御医,你知道这蛊?”

  太和长公主看着扁田三郎问道。

  “听过,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虫,只要入侵体内,除非施法的人外,不然没有人能救,吉田先生怎么会中蛊啊?”

  扁田三郎皱着眉头问道。

  “扁田御医,你的意思是没有人能救我儿子了?”

  吉田郑雄看着扁田三郎问道。

  “这……我是无能为力了?”

  扁田三郎愣了下,摇摇头说道。

  这能给吉田正南下蛊的人,肯定是非常不简单的存在,不要说扁田三郎真得治不了,就算是能治,扁田三郎都要掂量着。

  毕竟得罪一个会下蛊的人,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么可怕?”

  扁田三郎的话,可把太和长公主给吓坏了。

  毕竟按照扁田三郎的话,吉田正南都没有救了。

  “叶……叶教授,你……你有帮忙救救正南吗?”

  太和长公主着急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去找一只大水桶来!”

  叶荣耀淡淡地说道。

  “快,快起拿一个大水桶来。”

  吉田郑雄立即安排人去拿大水桶来。

  很快,有人提着一个大水桶进屋来。

  “你们扶着他,让他的嘴对着这水桶。”

  叶荣耀指着屋里两个青年男子说道。

  “还愣着干嘛,都听叶教授的。”

  太和长公主见那两青年没有动作,立即不满地喝斥道。

  “是!”

  听太和长公主的话,这两个青年男子急忙扶着吉田正南,让他的嘴对着水桶口。

  “记住嘴要张大,一直张大着,不要合拢!”

  叶荣耀对吉田正南郑重地交代道。

  “嗯!”

  吉田正南点点头,就对着水桶张大嘴。

  现在吉田正南只能寄托叶荣耀能把他身体内的虫子弄出来。

  “大家都保持安静,都不许说话,也不行走动。”

  叶荣耀对屋里的人交代道。

  “都听好,谁都不要发出声音,不然别怪我把他轰出家门!”

  太和长公主立即严肃地对屋里人交代。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