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鸟语

  “我靠的,这大清早的谁这么吵吵嚷嚷的啊?还要不要人睡啊?”

  叶荣耀郁闷地睁开眼睛,昨天晚上睡的迟,加上这车上睡的不舒服,所以叶荣耀睡的不深。

  这大早上的被吵醒,人心情顿时不好起来。

  叶荣耀打开车窗往外看,想对那个大清早吵醒自己的人怒吼一声,发发牢骚,出口恶气。

  “人呢?”

  叶荣耀往车窗外一看,结果外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也是这么冷的大清晨,这些来旅游的人可没有那么早起床的。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声音?”

  叶荣耀疑惑了。

  刚才的声音,叶荣耀非常肯定,自己不是在梦里听到的,也没有出现什么幻觉,这声音绝对是从这车外传来的。

  “这天真冷!”

  “是啊,还好我很早就垒窝,要不然早就冻死了!”

  “还别说,我听说昨天好几家鸟都被冻死了,太可冷了!”

  “是啊,我都去看了,都冻僵了,太可怕了!”

  ……

  叶荣耀这时候注意到了在自己车附近一群鸟儿,刚才自己听到的话,就是这些鸟儿在说话。

  “我怎么听懂这鸟儿的话了?”

  叶荣耀愣了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昨天好像抽到一个“兽语术”,能跨物种,听懂这鸟儿的话语了。

  “我靠,这也太不可思议的吧?”

  叶荣耀傻愣了。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的喊救命声把叶荣耀从走神中回过神来。

  叶荣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鸟儿嘴巴叼着的昆虫的喊救声。

  没有想到这个“兽语术”竟然也能让自己听懂这昆虫的叫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喂,大清早的,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吵啊,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啊!”

  叶荣耀把头伸出窗外,对着这些鸟儿喊道。

  “谁……”

  “谁在说话……”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几只鸟儿对视了下,纷纷说道。

  很快这些鸟儿都把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一个硕大的脑袋在车窗上,看着它们。

  “不会是他对我们说话吧?”

  “怎么可能呢!那是人,人怎么会说鸟话呢?”

  “是啊,这人怎么会说鸟话呢?”

  这些鸟儿歪着脑袋看着叶荣耀纷纷议论着。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会说鸟话的人吗?”

  叶荣耀心情不爽地对这些鸟儿喊道。

  “不好,是鸟人!”

  “快跑,这里有鸟人!”

  “鸟人……鸟人,大家快跑!”

  “吓死宝宝了,这里竟然有鸟人!好可怕啊!”

  转眼之间,原本还在悍马车附近的鸟儿都吓飞光了!

  “鸟人?”

  叶荣耀郁闷啊,这些鸟儿太没有礼貌了,不知道这“鸟人”的称呼是在骂人吗?

  不过这些鸟儿都飞走了,这世界也安静了,叶荣耀把车窗关了起来,留一点缝透风,就盖起被子睡大觉了。

  现在这个季节,这北方大清晨的天气最寒冷,容易让人喜欢懒床。

  叶荣耀给自己懒床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

  早晨八点多,南宫紫嫣从酒店里出来,来停车场叫叶荣耀起床。

  “老板,起来吃早餐了!”

  因为车门锁着,南宫紫嫣只能隔着车窗对躺在车后座睡觉的叶荣耀喊道。

  看着缩在后座上熟睡的叶荣耀,南宫紫嫣的眼睛红红的。

  昨天晚上老板让自己睡酒店舒服的大床,而他自己却睡在狭小的车后座上。

  这让南宫紫嫣特别地感动。

  “嗯,几点了!”

  在车里睡觉没有在大床上睡觉舒服,叶荣耀也没有睡的很沉,南宫紫嫣一喊,叶荣耀也就醒过来了。

  “都快九点了,再不起床吃早餐,酒店里的早餐都要被吃光了。”

  南宫紫嫣眼睛红红地对叶荣耀说道。

  “黑眼圈这么厉害,昨天晚上失眠了?”

  叶荣耀看一眼南宫紫嫣问道。

  现在南宫紫嫣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一副昨天没有睡好的样子。

  “可能是这个酒店的床太软了,睡不习惯,昨天失眠了!”

  南宫紫嫣脸微红地说道。

  昨天失眠其实跟这酒店床软硬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她自己胡思乱想造成的。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眼前的这位。

  不过这是南宫紫嫣的秘密,她不会跟任何人讲的。

  “走,去吃早餐去,我还真的饿坏了。”

  被南宫紫嫣这么一说,叶荣耀肚子还真的觉得饿,就带头进酒店吃早餐。

  虽然这酒店的早餐只供应给住宿在这酒店里的住客,不过一般管的都不是很严格,凭着房卡就可以去这酒店的餐厅里吃早餐。

  毕竟这餐厅的服务员,哪里弄清楚这酒店房间里住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啊。

  南宫紫嫣挽着叶荣耀的手臂,把这房卡给这服务员一出示,服务员就请两人进这餐厅吃早餐的。

  这家五百多块一个晚上的酒店虽然这住宿条件不咋地,这吃的早餐还是挺丰富的,有古蒙族人传统的早点,还有包子、饺子、油条这些华夏族的传统早餐。

  吃完早餐,叶荣耀在南宫紫嫣依依不舍的目光下,一个人往草原深处走去。

  开始的时候,因为一路上还有些人烟,叶荣耀还慢慢地走,走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叶荣耀就进入了古蒙大草原的深处边缘的无人区区域了。

  因为这些区域地处古蒙大草原深处的边缘非常危险,基本上没有什么游客和牧民在这一带活动。

  叶荣耀放开脚步,直接使用“凌波微步”在这草原深处行进。

  虽然这“凌波微步”比在空中飞行的速度要慢很多,不过对于不是很着急的叶荣耀来说,像这样走着往大草原深处看看,一路上可以领略这大草原深处的奇特景象。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现在这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下来,在天上飞行实在有些冷和难受,叶荣耀可不想遭受那样的罪。

  ……

  傍晚时分。

  在草原深处的边缘地带,李曼曼一群人搭好帐篷,架着火堆,露天野营的一群人坐在一起,聊着这几天的所见所闻。

  “老师,你不是说这草原深处很危险吗?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啊,不要说狼了,就是野兔都没有见到几只。”

  李曼曼坐在火堆边,对一位六十多少的老头说道。

  原来李曼曼一群人是古蒙大学生物系的博士生,跟着这位老人,也就是古蒙大学生物系的教授兼博士生导师来这草原边缘地带考场生态情况。

  “这里还是边缘地带,哪里有那么多危险的,要是走进这草原深处那可真的太危险了。”

  赵奇南教授摇摇头说道。

  没有去过草原深处的人,是不知道这草原深处的危险的。

  作为老师,赵奇南自然不会带着学生去冒险了,所以才在这边缘地带考察,只要不是进入这草原深处,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老师,你去过这草原的深处?”

  马钱好奇地看着赵教授问道。

  “去过,不过没有太深入这草原深处。”

  赵奇南说道。

  “为什么不深入啊,是不是很危险啊?”

  李曼曼好奇地问道。

  “是的,这草原深处是非常危险,那是十年前我跟着国家科考队一起在一支三十多人的特种兵保护下进入这草原深处的……”

  赵奇南的思绪不由地回到十年前那一段令他不堪回首的往事。

  “有那么多特种兵保护,肯定把草原深处都走遍了吧,草原深处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有很多未知的生物?”

  林夕见赵教授说着说着就没有声音了,不由地有些着急地问道。

  “草原深处是很漂亮,可惜才进去两天,一行五十来号人,就只剩下十几号人,那些一路上保护我们的特种兵最后只有两个人跟着出了,其他的人永远地留在草原深处了。”

  说到这里,赵教授整个人情绪有些低落。

  “不说这些了,只要我们不深入这草原深处,一般都不会有危险的,我困了,先睡了,你们也早点睡。”

  赵教授整理了下情绪说道。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几十年前的一场轰轰烈烈的灭草原狼行动,这草原狼不是被灭杀了,就是躲进这草原深处。

  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草原狼伤人了,现在草原狼在草原外围已经基本上消声灭迹了。

  这也是赵奇南为什么敢带学生来这里考察的原因。

  “赵教授走了,大家可以放松了。”

  见赵教授一回帐篷,林夕兴奋地小声说道。

  刚才有老师在边上,大家都有些放不开。

  “这草原上的夜色真漂亮!”

  李曼曼看着美丽的夜空说道。

  在大城市里可是看不到这么美丽的夜空的。

  “你说晚上会不会有狼来啊?”

  林夕担心地说道。

  “现在草原上哪里还有狼啊,就算有狼来,我都能一拳把它给打死,我可是跆拳道蓝带高手,别说狼,就是老虎,我都能…………”

  马钱吹起牛来,唾沫星子飞溅三尺外,距离他最近的林夕急忙往外挪挪位置,要不然弄不好会被淹死。

  马钱正说着呢,李曼曼忽然紧张道:“不要说话,那边好像有东西!”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