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篝火晚会

  “德格都巴雅尔大哥,恭喜你!”

  叶荣耀是第二位赶到山顶上的,对比自己早一步到达山顶的德格都巴雅尔大哥说道。

  “叶兄弟,是你让我啊!”

  德格都巴雅尔看着叶荣耀说道。

  虽然德格都巴雅尔大部分的精力都关注这驾驭着这马儿,可是也经常回头观察后面选手的情况,自然看到这叶荣耀骑马的那个从容的样子。

  这是还没有尽全力啊。

  要不然他也应该跟自己一样,双脚踏蹬支撑,屁谷稍稍离开马鞍,身子前伏,一张脸几乎完全埋入黑色飞扬的颈鬃之内,这样这骑马的速度才能最快。

  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基本上都是这个骑马的姿势,只有这位“叶兄弟”还是那样从容的样子。

  就这样从容的样子,都能第二个到达这山顶,这不是他让自己赢,还是什么呢。

  “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你想多了。”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不,叶兄弟,你是这个!”

  德格都巴雅尔对叶荣耀竖起大拇指说道。

  无论是从相马,还是骑术上,德格都巴雅尔都觉得自己差叶荣耀一大截。

  最起码的,叶荣耀骑的白马,就比自己这黑马好多了。

  要是叶荣耀认真起来,德格都巴雅尔怀疑自己根本就拿不到这第一名。

  酒量、骑术,这本就是古蒙族人评价男人“本事”两项重要指标。

  昨天晚上,叶荣耀用他那惊人的酒量,干翻卡勒克旗部落几乎所有能喝酒的成年壮汉,让这些古蒙族汉子深深钦佩不已。

  而现在叶荣耀表现出来的“相马”和“骑术”同样也让这些在马背上长大的草原汉子们汗颜不已。

  这位“叶兄弟”真的是草原外的人吗?

  “深不可测”的酒量,“神乎其神”的药丸,再加上“精湛无比”的相马本领,这让叶荣耀在这些地地道道的古蒙大草原牧民的眼中,叶荣耀形象非常地高大。

  “呵呵!”

  叶荣耀笑笑,没有说道。

  很快,大家都骑马上这山顶了,柳箐箐她们也坐越野车上这山顶。

  “姐夫,那么多人骑马,就你的姿势最帅气。”

  柳兮兮从车里下来,兴奋地跑到叶荣耀的面前激动地说道。

  “是吗?嘟嘟刚才爸爸骑马的样子帅不帅?”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听自己漂亮小姨子夸自己帅气,叶荣耀不由地有些飘飘然起来。

  “帅!爸爸最帅!”

  嘟嘟点点头非常肯定地说道。

  “呵呵呵……还是闺女最好。”

  叶荣耀开心地大笑起来了。

  被自己这纯真的女儿称帅,叶荣耀心情那个爽快,就跟这大草原似的。

  “好了,看你得意的,再帅气你也是我老公,别多想了哦!”

  柳箐箐娇笑着给了叶荣耀一个大大的媚眼,再暗示下,他是有老婆的男人,再帅气,也不能到外面勾三搭四的。

  “老婆你放心,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

  叶荣耀立即对柳箐箐保证地说道。

  这是叶荣耀的心里话,老婆在每一个男人的心里,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肉麻!”

  柳兮兮有些吃味地小声嘀咕着。

  “老公,好多人在呢!”

  听到自己男人的保证,柳箐箐心甜甜的,脸色微红地说道。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最喜欢听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说情话。

  哪怕这个情话已经说过了无数次,她还是喜欢听,爱听。

  “哈哈哈,我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呵呵,你们就当我们是透明人就好了。”

  德格都巴雅尔、巴尔图几位草原大汉开玩笑地笑道。

  中午就在这个马场,卡勒克旗部落的牧民们用古蒙大草原上很有名的“手扒肉”招呼了叶荣耀他们。

  开始的时候,柳箐箐这些女孩子都还有点拘束,不好意思直接上手扒肉吃,但叶荣耀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直接扒肉吃。

  叶荣耀吃东西向来没有那么多讲究。

  柳小辉自然也是有样学样了,什么高雅的吃饭方式,都抛到九霄云外,爽快地上手扒肉吃的爽快。

  反正是自己这个大姐夫带头的,自己最多也就是从犯,家里长辈要是怪罪的话,不是有高个子的姐夫在前面顶着吗。

  自己怕个毛,再说了这手扒养味道真的很不错。

  柳箐箐和柳兮兮几女对视了,也放开了矜持,也是豪放地伸手抓肉,都开始大快朵颐这草原上的美味。

  下午,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他们给叶荣耀一行人表演套马、马上表演的节目,在欢声笑语中,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当然有一样是对于柳箐箐这些女人来说是不会缺的,那就是拍照留作纪念,整个跑马场都留下她们的照片。

  就连不怎么喜欢拍照的叶荣耀,也被她们拉着拍了好些照片。

  ……

  夜幕降临的时候,对于古蒙大草原的部落来说,这是最热闹的时候开始,尤其是有远方来的尊贵客人。

  昨天晚上,德格都巴雅尔主办一个篝火晚会招待叶荣耀,而今天晚上卡勒克旗部落举办一个篝火晚会了,将所有人连同老人和小孩都聚集起来围着一个大台子盘膝而坐,四周点着篝火。

  这样的篝火晚会对于草原上的人们,也不是经常举办的,只有遇到欢庆的日子,或者来了让大部分部落人们都觉得是尊贵的客人,才会举办这样的全民的篝火晚会来欢庆。

  今天晚上的篝火晚会的主食就是烤全羊,对于古蒙草原上的牧民来说,招待尊贵的客人,必须要用烤全羊招待。

  卡勒克旗部落里烤全羊的能手将整只羊放在火上面炮制烤全羊,九成熟后,用刀把这些羊肉切下来放到盘子里面分给众围坐的客人和族人。

  千百年的经验,让草原上的牧民明白九成熟的烤全羊的味道最好。

  就还是两种酒,一种是市场上论斤买的白酒,还有一种就是牧民们自己酿制的马奶酒。

  跟昨天晚上不一样,昨天晚上主要德格都巴雅尔一家主要招待叶荣耀他们,这喝酒都是靠自己倒。

  而今天晚上就不一样,有专门身着蒙服的小姑娘上前来给叶荣耀他们斟酒,这是对叶荣耀的尊敬。

  场中央的篝火旁边有一群身着传统蒙服的年轻男女,给大家表演着蒙古舞蹈。

  古蒙族是一个骑马民族,骑着马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使古蒙民族形成了特有的草原文化风格。

  由于长期骑马的原故,古蒙族的舞蹈动作多是以肩部和臂部为主。

  如硬肩、软肩、圆肩、甩肩、碎抖肩,硬手、软手、压腕、弹腕、翻腕等动作,再加上绕圆、拧转、横摆扭、拧倾等四种主要动律。

  基本上以跪、坐、立等动作在原地起舞。舞者主要凭借手、腕、臂、肩的弹、挑、拉、揉、和以腰为轴的前俯、后仰进行表演。

  这些古蒙年轻男女表演完舞蹈后,下一个节目是很特别的节目,就是摔跤。

  摔跤是蒙古人强身健体的一项主要娱乐活动之一,很久以来就是古蒙族人传统的娱乐活动。

  很快两个光着膀子的蒙古大汉来到中央,做好了摔跤的准备。

  这两人是族里特意安排的,主要是表演,让大家见识见识古蒙族的摔跤表演,再有一个意思就是抛砖引玉,让想上场比试的草原汉子上场比试。

  “叶兄弟,干一碗。”

  德格都巴雅尔端起碗来仰头将碗喝干。

  在草原上男人没有一个酒量差的,在草原上男人要是不会喝酒,会被人瞧不起,被认为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噶尔迪也是个大酒坛子,浓烈的酒液如同白水一样,碰了一下之后,叶荣耀也仰头将碗喝干。

  不过现在德格都巴雅尔他们已经知道叶荣耀的酒量,也不敢再跟叶荣耀拼酒了。

  不过大家高兴的时候,大家干上一两碗白酒,叶荣耀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很快这两个摔跤的汉子下场了,立即一位三十出头强壮的草原汉子走到这场中间,向着周围抱一圈拳然后在场中央静等对手。

  很快,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走到场中间和个汉子对峙起来,在旁边之人的喝彩声中开始了较量。

  “叶兄弟,刚才上场的两位,都是我们部落里摔跤好手,这两位也是我们族里的摔跤好手,这个年轻一点的叫阿尔巴卡,他是部落里仅次于我的摔跤好手。”

  德格都巴雅尔给叶荣耀介绍道。

  “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你是这部落里最好的摔跤手?”

  叶荣耀有些意外地看着德格都巴雅尔问道。

  “那当然,我可是我们部落里历届摔跤比赛的冠军。”

  德格都巴雅尔得意地说道。

  “切,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打的过我姐夫吗?”

  柳小辉见这德格都巴雅尔在自己姐夫面前得意,顿时不爽地说道。

  “小辉,不懂别乱说话。”

  柳箐箐急忙对柳小辉说道。

  “哦!”

  柳小辉急忙低头不啃声了。

  这时候,柳小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现在自己这些人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这要是惹对方不高兴的话,想想草原牧民彪悍的性格,柳小辉有些后怕。

  自己真是心直口快,一时没有把控好啊!

  “叶兄弟,你还会摔跤?还很厉害?”

  德格都巴雅尔有些意外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