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驯服

  “嘶……”

  很明显这匹枣红色马不愿意屈服于叶荣耀的恐吓,身子在草地上大幅度地跳跃,想要把叶荣耀从这马背上给甩出去。

  “跟我趴下!”

  叶荣耀自然不会任由这枣红色马这样胡闹了,整个身子用力一沉,喝道。

  顿时这匹枣红色马感受到这背上传来巨力,好像这背上不再是被着一个人,而是背着一座山的感觉。

  枣红色马四脚都有些颤抖,很明显快受不住这背部传来的重力。

  这时候枣红色马不要说跑了,能站立着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嘶……”

  枣红色马大声地哀嚎,可这脚力还是承受不住这背部传来的压力,慢慢地这枣红色马直接就跪在草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背上的人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压住枣红色马起不来,也有些喘不过气来。

  “服不服!”

  叶荣耀对这枣红色马问道。

  这匹枣红色马努力地挣扎着,可是无论它怎么努力挣扎,它都没有办法从跪地的状态下站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马儿也一样,是绝对不会轻易地跪下的。

  可现在这枣红色马被叶荣耀压着跪在草地上,这让枣红色马的傲气去了不少。

  “嘶……”

  枣红色马低沉地叫了一声。

  这是表示愿意臣服了。

  “这就对了吗,你说刚才何必呢。”

  叶荣耀见这枣红色马愿意臣服,心情顿时不错起来。

  这可是叶荣耀第一次训马,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成功,叶荣耀也有种特别的成就感。

  叶荣耀说着,就把施压在这枣红色马身上的力给卸去了。

  顿时这枣红色马觉得身上一轻。

  枣红色马觉得身上一轻,就想站起身来,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地站起来。

  刚才的几次试图站起来,让这枣红色马体力消耗的厉害,现在都没有力气从草地上站起身子了。

  这明显是虚脱了!

  叶荣耀的医术可不止能医人,还能医这动物。

  自然看出来,这枣红色马是虚脱了。

  正常情况下,休息个一、两个小时,才能恢复体力。

  不过叶荣耀很明显不愿意在这里再等一、两个小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瓷器瓶,从里面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对这枣红色马说道:“把这给我吃下,你就有力气站起来了。”

  枣红色马转过头看了看叶荣耀,一口把叶荣耀手上的黑色药丸给吃下去了。

  只是这黑色药丸在枣红色马看来实在太小了,这枣红色马都还没有什么感觉,这黑色药丸就吞进肚子了。

  很快一股清凉的感觉传遍枣红色马的身子,感觉浑身充满力量。

  “嘶……”

  枣红色马立即欢快地从草地上站了起来,驮着叶荣耀再次狂奔起来了。

  这种感觉让枣红色马特别地兴奋。

  很快这枣红色马就驮着叶荣耀来到德格都巴雅尔他们边上。

  “叶兄弟,你驯服了这匹马?”

  德格都巴雅尔下巴都要惊掉下来了。

  要知道这匹枣红色马是部落里最难驯服的马儿,脾气又暴躁,自己也是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把它给驯服的,部落里其他人花的时间比自己还久。

  可这位叶兄弟呢?

  这才花了几分钟时间啊,竟然就把这枣红色马给驯服了。

  这让德格都巴雅尔心里不由地有心郁闷,这到底谁是草原上的牧民啊!

  “嗯。”

  叶荣耀点点头,拍了拍这枣红色马的马背,就直接从这马背上跳了下来。

  这匹枣红色马算是被自己完全给驯服了。

  “叶兄弟,你是这个!”

  巴尔图对叶荣耀竖起大拇指说道。

  草原上的牧民只服有本事的人,这位“叶兄弟”很有本事,巴尔图是对他心服口服。

  在巴尔图看来,这位“叶兄弟”当得起卡勒克旗部落最尊贵的客人。

  “运气,运气而已。”

  叶荣耀谦虚地说道。

  “不……这驯马没有什么运气,靠得是经验和本事。”

  德格都巴雅尔摇摇头说道。

  在草原上长大的牧民清楚,这驯马可没有运气之说。

  “我们现在就去牧场吧!”

  叶荣耀说道。

  “好,走!”

  德格都巴雅尔点点头说道。

  现在德格都巴雅尔不担心叶荣耀骑马了,在德格都巴雅尔看来,这位“叶兄弟”的骑术可比自己还高很多,哪里还需要担心他啊。

  刚才自己这些人明显思维固化了,以为草原外的人不会骑术,这完全错误的,最起码的这位“叶兄弟”的骑术,在德格都巴雅尔看来,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甚至德格都巴雅尔有种感觉,这位“叶兄弟”的骑术,或许比自己还厉害。

  “爸爸,爸爸,嘟嘟也要骑马!”

  小嘟嘟不愿意跟自己妈妈去坐车,想要跟爸爸一起骑马。

  “骑在马上不舒服,嘟嘟乖,跟妈妈坐车。”

  柳箐箐对小嘟嘟说道。

  “我不,我就要跟爸爸一起骑马。”

  小嘟嘟摇摇头说道。

  “骑马很危险的。”

  “爸爸会保护嘟嘟的。”

  小嘟嘟倔强地说道。

  别看着小嘟嘟年纪小,可这脾气很倔,这一点,在叶荣耀看来是随自己。

  “老婆,让嘟嘟跟我骑马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妈妈,爸爸都说嘟嘟可以骑马了。”

  一听爸爸同意让自己跟他骑马,小嘟嘟开心极了,从自己妈妈的怀里下来,就跑到枣红色马边上。

  在家里的时候,小嘟嘟就喜欢骑马,可是家里没有真正的马,都是把狗和野猪当马儿骑,现在看到真正的马儿,小嘟嘟自然要骑马了。

  叶荣耀下马,一把抱起小嘟嘟,这枣红色马蹲下身子,让叶荣耀轻轻松松地骑上马。

  “天哪……叶兄弟竟然把这枣红色马驯服这么听话?”

  看到这一幕,一位卡勒克旗部落的年轻牧民吃惊地说道。

  “你不知道咱们的萨满都亲自给叶兄弟送五彩哈达,这叶兄弟本事自然大了,能驯服这枣红色马也是很正常。”

  另一位卡勒克旗部落的年轻牧民一脸崇拜地看着叶荣耀,对在自己身边的部落里的兄弟说道。

  “这倒是!”

  ……

  “爸爸,这匹马为什么颜色是枣红色的呢?”

  坐在马背上,小嘟嘟靠在爸爸的怀里,好奇地问道。

  “因为……因为……”

  嘟嘟这个问题,还真的把叶荣耀给难住了,这马儿为什么颜色是枣红色的,叶荣耀还真的回答不出来。

  要知道草原上的马,可不止一种枣红色马,还有黑马、黄骠马、铁青马、白马、花马、棕色马……

  如此多颜色的马儿,叶荣耀都不知道怎么像嘟嘟解释这马儿为什么有这么多颜色。

  说基因突变,可像嘟嘟这么大的孩子,哪里能听懂“基因突变”啊。

  要是她再问一句什么是“基因突变”,叶荣耀真的要哑口无言了。

  “爸爸,我知道了,我知道这马为什么是枣红色了。”

  嘟嘟突然兴奋地说道。

  “那嘟嘟告诉爸爸,这马儿为什么是枣红色的?”

  叶荣耀都在苦思冥想怎么回答自己宝贝闺女这个问题,没有想到她自己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叶荣耀真的很好奇,这答案会是什么?

  “爸爸真笨,肯定是这马妈妈吃了很多很多红枣,所以生下来的马儿是枣红色的。”

  小嘟嘟说道。

  “呵呵,嘟嘟真厉害。”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虽然这个答案在叶荣耀看来是错误的,但叶荣耀没有准备去纠正它。

  第一,叶荣耀自己都不知道这匹马儿为什么是枣红色的,这也跟人类为什么有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棕色皮肤区分一样,没得解释。

  就算是解释起来,也很牵强。

  第二,小孩子要有小孩子他们这个年级段应有的想象力,对于小孩子来说,再荒唐的想象力,也应值得大人的肯定,而不是立马否定掉孩子的想象力。

  然后自己又给不出正确的答案,这是最糟糕的事情。

  “坐好了,爸爸要骑马了!”

  叶荣耀抱紧小嘟嘟,对枣红色马儿喊了一声“驾”,这枣红色马酒快步地跟上德格都巴雅尔他们骑的马。

  除了在这大草原上,能看到这么多马儿,在其它地方,人们很难看到这么多马儿,因为非草原地方骑马、养马都是一项很烧钱的事情,

  自古以来能拿出闲钱在家里散养马儿的人,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普通老百姓宁可养驴,也不愿意养马,养马实在是一种奢侈的行为。

  所以在大都市里,能玩的起马的人,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人,这也让德格都巴雅尔对叶荣耀的身份有了个大致的猜测。

  这“叶兄弟”家里肯定很有钱,绝对是一个富家子弟。

  “爸爸,这马能听懂我的话吗?”

  靠在叶荣耀怀里的小嘟嘟摸着马鬃,好奇地向自己爸爸问道。

  小嘟嘟有些喜欢摸这马鬃,软软顺滑特别地舒服。

  “当然,马是很聪明的动物,当然能听懂人的话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那它会不会像‘小白’那样,听嘟嘟的话啊?”

  听爸爸说这马儿能听懂人话,嘟嘟立即兴奋地问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