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悬丝诊脉”

  “王妃……”

  “王妃您不能哭啊……”

  这米娜王妃身边的几位侍女急忙对米娜王妃劝道。更新快无广告。

  作为王妃,是不允许在别的男人面前哭泣的,这要是传到国内,米娜王妃要受到处罚,这些侍女们也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呜呜……”

  米娜王妃也知道自己不能哭,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

  自从一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米娜王妃全身上下出现一片片红色的斑点,看起来非常地吓人。

  在自己国家的女子医院根本查不出病因,更不要说治疗了。

  于是这个月米娜王妃到全世界的知名的医院治疗,可是到现在为止,自己这到底是什么病,都还没有查清楚,更不要说有一个医生能治好自己的病。

  都说华夏的中医有神奇的治疗效果,米娜王妃一行人就来华夏治疗,可是在这解放军总医院都住了四、五天过去了,来给自己看病的女医生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自己得了什么病,更不要说治好自己这病了。

  如果自己这病不治好的话,自己这身上的红斑点就没有办法消去,那样的话,自己就是一个大丑女了。

  从原本的国色天香,变成满身红色斑点的丑八怪,米娜王妃不能接受这样的变故。

  更重要的是,自己变成这鬼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见人,不但会被人嘲笑,还会丢王室的脸,最后的结果,米娜王妃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哭起来。

  “王妃……”

  见米娜王妃哭泣,艾哈迈德也吓的脸色发白。

  作为内务长,艾哈迈德全权负责带米娜王妃到国外治病,除了找医生给米娜王妃治病外,艾哈迈德还负责监管米娜王妃,绝对不能让米娜王妃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

  可现在这米娜王妃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哭泣,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这要是被人告到国内的话,自己也是要担很多责任的。

  弄不好都可能有牢狱之灾。

  “呜呜……不要管我,你请他们出去吧!”

  米娜王妃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对艾哈迈德说道。

  “真是可怜的女人!”

  徐克明不由地摇摇头感慨地说道。

  这一些国家,女人真的没有一点地位,都生这么重病了,都不让男医生给她看病,真的够可悲的。

  “是挺可怜的。”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么热的天,连生病都要这样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不能见人,甚至还不能让男医生治病。

  这样的女人活得真的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贵为王妃又怎么了?

  真心不如华夏的普通女孩子过得滋润。

  叶荣耀实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还有很多华夏女孩子想要嫁到这样的国家。

  在这样国度女人一年四季只要出门,都要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不能和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接触。

  甚至还要忍受自己老公娶好几个老婆,如果嫁得男人不好的话,还经常要被家暴。

  在这些神奇的国度,女人被自己丈夫打骂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连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更不要想着远在万里之外的娘家会出来给你撑腰。

  不得不是华夏有些女孩子活到钱眼里了,脑子都不多想想就嫁过去了,最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荣耀,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帮帮她吧!”

  徐克明有些于心不忍地看了一眼米娜王妃,对叶荣耀说道。

  医者父母心,听着这么年轻的女子无助的哭泣声,徐克明起了恻隐之心了。

  “你说什么治啊,这位王妃把自己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怎么给她瞧病啊。”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确实。”

  徐克明看了一眼米娜王妃,无奈地点点头说道。

  “关键是不能近距离接触,不能给她号脉,如果可以给她号脉的话,她的病情我也能号出来……”

  叶荣耀说到这里突然愣住了。

  “荣耀,你怎么样?”

  徐克明见叶荣耀突然愣住不说话,疑惑地问道。

  “我想到办法了,我想到怎么不跟她近距离接触,就可以号她的脉搏了。”

  叶荣耀有些兴奋地说道。

  “什么办法?”

  徐克明好奇地问道。

  “悬丝诊脉。”

  叶荣耀有些兴奋地说道。

  “悬丝诊脉?”

  顿时徐克明脑海里出现一部宫廷戏的一段故事情节。

  一位太医去王府给寝食不宁的格格看病,经过望、闻、问后,用一根长长的丝线,隔帘给病床上的格格悬丝诊脉。

  太医接受线那端脉搏微弱的讯息,片刻功夫,太医诊出尚未出阁的格格有孕在身。

  王爷顿时铁青着脸。

  这还了得,尚未出阁的格格有孕在身,传出去对体面的王府来说是奇耻大辱,王爷及格格的颜面要毁在这一根丝线上。

  最后因为这次悬丝诊脉,为太医跌宕起伏的命运埋下了隐患,并引来杀身之祸。

  当然这只是电视剧里为了突出主角的本事特意增加的情节,根本就不能当真来的。

  作为解放军总医院的院长,徐克明可以肯定“悬丝诊脉”只是传说,现实里根本没有办法实现。

  一根长长的丝线既不能导电,又没有感应,怎么可能隔那么远的距离号人的脉搏的跳动呢。

  “对,就是悬丝诊脉。”

  叶荣耀非常肯定地说道。

  在封建社会,悬丝诊脉是为皇亲国戚的夫人千金们准备的一种诊病方式。

  由下人将一根丝线拴在病人腕上脉搏处,线的另一端交给太医,试图通过感应传诊。

  为什么不直接把手指搭在病人脉上诊断,而故弄玄虚地牵一根长长的丝线,是因为那时候讲究男女授受不亲,高贵的皇室女性是不容陌生异性随便触摸的,这样做是为了维护宫廷礼仪。

  “现在的科学不是证明了这悬丝诊脉是伪科学吗?”

  徐克明疑惑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华夏历史上确有过悬丝诊脉,甚至有些还被记录下来。

  唐代史书里就记载过唐代著名的医学家、药王孙思邈医德高尚,医术精湛,他也进行过悬丝诊脉。

  不过前几年医学界开会都论证过,觉得这不是不可能的,“悬丝诊脉”其实是中医里的伪科学。

  大家一致都认为唐代著名的医学家、药王孙思邈之所以能“悬丝诊脉”,因为他给皇室的后妃、公主们看病前,总是先询问发病过程,了解生活习惯,既往病史,经过“望闻问”和患者身边人的详细介绍,就已经胸有成竹,得出病因。

  已经通过这些途径对病人进行详细了解获知病情,最后一道“切”,使用“悬丝诊脉”只是表示对皇室的恭敬而装模作样,走走过场而已。

  毕竟皇上的女人和女儿都是碰不得的,要是碰了,弄不好可能就是杀身之祸,所以才有这个“悬丝诊脉”。

  这突然听叶荣耀要给这米娜王妃“悬丝诊脉”,怎么能不让徐克明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存在“悬丝诊脉”,自己这些医学界的学者、专家,都是“井底之蛙”,因为自己这些人无知,所以把“悬丝诊脉”作为伪科学来论证。

  这让徐克明有些脸红。

  “谁说悬丝诊脉是伪科学啊?”

  叶荣耀疑惑地看着徐克明问道。

  “这个……”

  徐克明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叶荣耀这个问题了。

  毕竟参加论证的人里就有他。

  当时大家从很多方面论证这“悬丝诊脉”是伪科学,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可今天可能会被叶荣耀给打脸。

  不过徐克明愿意被叶荣耀给打脸,因为这华夏古代“悬丝诊脉”实在是太神奇了,以至于被现在的医学界认为是伪科学。

  如果能证明这“悬丝诊脉”真正存在的话,对研究华夏古代医学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这能让大家重新审视那些被定义为“伪科学”的华夏医疗手段,深入研究的话,绝对对当代的医学发展有种绝对的促进作用。

  “徐院长、叶院长,我们王妃今天的情绪不稳定,还请两位先回去吧!”

  艾哈迈德走过来对叶荣耀和徐克明说道。

  “你跟米娜王妃说一下,她可以在屋里,我在屋外给她号脉,问她愿不愿意。”

  叶荣耀对艾哈迈德。

  “这……这怎么看病啊?”

  艾哈迈德一脸疑惑地问道。

  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没有见过哪个医生能隔着房间看不到对方的情况下给病人的看病的。

  这位叶院长开什么玩笑啊!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要不是看你们王妃挺可怜的,我都懒得出手医治呢,你跟你们王妃说一下,机会就这一次,愿不愿意随她。”

  叶荣耀没有理会艾哈迈德的疑惑,强势地说道。

  毕竟这是上面交给解放军总医院的政治任务,叶荣耀总不能让徐院长跟上面交不了差吧。

  怎么说大家的关系都这么好。

  “那……那我去请示下王妃。”

  艾哈迈德看了一眼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毕竟这次自己的任务就是带着米娜王妃出来治病,只要不违反王室的规定,艾哈迈德自然希望叶荣耀能把米娜王妃的病给治好。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