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劝人为善

  “你有事?”

  叶荣耀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子问道。

  一眼叶荣耀就认出了,这个年轻女子就是刚才鄙视自己,骂自己笨的那个年轻女子。

  看她衣服上都是血迹,加上手臂被纱布包裹着,叶荣耀不用猜就明白,她刚刚经历了“血光之灾”了。

  叶荣耀心中不由地有些得意,刚才还鄙视自己,骂自己笨呢,现在这报应来的很不爽啊。

  其实叶荣耀刚才说这年轻女子有“血光之灾”,可不是忽悠,而是有相术依据的。

  这个年轻女子的印堂印堂呈现灰黑色,这让命宫看起来有些灰暗,这表示意外灾祸很可能随时会发生,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血光之灾”。

  “唉,我都说了你有血光之灾,你不相信我,报应来了吧!”

  陈海自然也认得这位刚才在自己摊位前把自己鄙视一遍的年轻女子,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陈海一副语重心长地说道。

  “大师,我……”

  徐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毕竟刚才自己还说这两人是江湖骗子,还看不起他们,现在倒好,还没有过十几分钟时间自己找上门,请他们给自己看相。

  这脸打的,徐晴心都疼。

  这都张不开嘴请这两位大师给自己看相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徐晴现在不觉得的这看相算命是什么封建迷信了。

  “你不相信这看相算命也很正常,但你要知道这世间万物,凡事一饮一啄,都有天定!像我们这些相师的存在,也是有其道理的,我们在这些相师根据这天地人的定数,来推断一个人的命运,这是在泄露一点天机,来拯救那些迷茫无知的芸芸众生……”

  “你可以觉得我是在吹牛,也可以不屑一顾,但是你应该相信,华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还是有她极其神秘的一面的……”

  陈海对徐晴说道。

  “大师,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你看看,我还有没有血光之灾啊?”

  徐晴急忙对陈海问道。

  “这个……”

  陈海一脸为难。

  “大师,我懂,我懂的!”

  徐晴说着,就打开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叠钱,数都没有数,就递给陈海。

  这算命先生给人算命、去灾,是要给钱的,这一点徐晴明白。

  对于徐晴来说,能用钱买平安,她觉得很值得。

  “小姐,你这血光之灾还没有完全消退,随时都可能再出现。”

  陈海说道。

  “那大师,怎么才能化解这血光之灾呢?”

  徐晴紧张地看着陈海问道。

  刚才的一幕已经把徐晴吓破胆了,就差一点点那只鞋就砸到自己的头上,那么高的地方落下的布鞋这要是砸到头上,绝对是脑袋开瓢,不死也会留下个大洞。

  徐晴觉得自己还年轻,都还没有嫁人,不想也不愿意死。

  “有因必有果,这是万物不变的规律,小姐你之所以有血光之灾,可能你身上有罪孽存在,才引起这上苍的惩罚……”

  陈海说道。

  “可我……”

  徐晴觉得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可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应该是没有罪孽存在的。

  “小姐,你不要打断我的话。”

  陈海不满地看着徐晴说道。

  “大师,不好意思,您继续。”

  徐晴不好意思地说的。

  “我说的罪孽,不止是今生的罪孽,也可以说是前世的罪孽,如果前世的罪孽重的话,会影响到今生今世的。”

  陈海忽悠地说道。

  “那怎么才能化解这血光之灾呢?”

  徐晴不安地问道。

  前世自己有什么大罪孽,徐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徐晴最想要的是怎么华夏今生这“血光之灾”的问题。

  “一心向善,多做一些善心之事,那样的的话,你身上的罪孽会越来越淡,这血光之灾自然也就消散了。”

  陈海说道。

  “做善事就能化解血光之灾?”

  徐晴有些怀疑地问道。

  “当然,做善事可以得功德,功德能化解罪孽,这罪孽都化解了,你还有什么血光之灾啊。”

  陈海说道。

  “谢谢大师,我明白了。”

  徐晴开心地说道。

  随手又拿出一叠钱给陈海,就开心地离开了。

  “怎么样,这挣钱容易吧,就这么几句话,就三千五百块钱的收入,比你干活挣钱来的多,来得快吧,还能劝人为善,怎么考虑下给我做徒弟?”

  陈海把钱一数,开心地对叶荣耀说道。

  对于叶荣耀,陈海还是很满意的,想要收叶荣耀做徒弟。

  现在愿意学测字算命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陈海真的担心这老祖宗留下来的这门技能会失传。

  “陈叔叔,你还是担心那个年轻女子找你麻烦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如果那年轻女子万一再遇上血光之灾,到时候可就会来找陈叔叔的麻烦的。

  毕竟那个年轻女子怎么看,都是一个非常泼辣的女人。

  “我有什么担心了,就算她再遇到‘血光之灾’,我就说她行善的还不够,这罪孽还很深重,还要继续行善。”

  陈海老神在在地说道。

  这做“神棍”的,对来测字算命之人讲的话,都会给自己留后门的,不怕别人说自己测不准。

  华夏这相术能几千年来都经久不衰,是有其厉害之处的。

  如何让自己说的话,让别人无懈可击,这是每个学相术的人必修之课。

  “陈叔叔,我服了!”

  叶荣耀竖起大拇指说道。

  ……

  见天色开始暗淡下来了,叶荣耀跟陈叔叔告了下别,坐车回家了,叶荣耀习惯回家跟家人一起吃饭。

  等叶荣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现在都已经快到十月份了,这白天的日长也开始变短了,五点半这太阳就已经落山了,天色也暗了下来。

  叶荣耀家是每天下午五点半吃晚饭,这个点回家刚好赶上吃饭的点。

  吃完晚饭,叶荣耀就陪着嘟嘟在院子里玩耍,现在嘟嘟走路已经比较稳了,这小孩子一旦会走路后,就喜欢满院子地跑。

  叶荣耀这个做父亲的只能跟在边上看着她,毕竟这么小的孩子还不是很懂事,什么东西都敢去碰,哪里都敢爬,没有人在边上看护肯定是不行的。

  “虎虎,抱抱!”

  见“虎头”在院子里走过,嘟嘟兴奋地追过去想要抱它。

  “虎头”一看嘟嘟过来,吓得撒腿就跑。

  现在“虎头”被嘟嘟给抱怕了。

  这一抱住,嘟嘟就喜欢拔它的毛,扭它的耳朵,疼死了,所以现在“虎头”看到嘟嘟,那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虎虎,抱抱!”

  见“虎头”要跑,嘟嘟就迈着她的小胖腿追过去。

  “慢点,小心摔倒!”

  叶荣耀急忙对这小嘟嘟喊道。

  “呜呜呜……”

  跑的太快了,这嘟嘟还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哭。

  “没事,等会爸爸批评虎虎,嘟嘟很勇敢的,自己站起来。”

  叶荣耀没有去扶嘟嘟,而是在边上鼓励她自己起来。

  在叶荣耀看来母亲主要是教育孩子的为人处世的道理,而作为父亲,就是教导孩子勇气和自信。

  “疼!”

  嘟嘟哭泣道。

  “乖,自己站起来,勇敢的孩子都是自己摔倒,自己站起来的。”

  叶荣耀鼓励地说道。

  在叶荣耀看来,不应该由于孩子年龄小,而过于溺爱,连最起码她自己能很容易站起来的小事情,父母都帮她。

  现在父母可以扶她,等她们长大以后,面对复杂的社会,跌倒了,只能靠他们自己站起来了。

  嘟嘟翻过身就从地上爬起来,小孩子的灵敏度还是很好的,从地上站起来对她没有什么难度。

  “呜呜,脏!”

  嘟嘟看自己手和衣服脏,立即嘴一堵又哭起来了。

  这嘟嘟被柳箐箐教出爱干净的毛病,身上有点脏就不高兴。

  “爸爸给你拍拍!”

  叶荣耀用手给嘟嘟拍拍衣服上的灰,再带她去洗了下手。

  现在的孩子可比以前的孩子爱干净多了。

  叶荣耀记得自己小时候,那可是满山乱窜,每次都弄得身上脏不溜湫回家。

  那时候白天父母都忙的干活,哪里有时间照顾孩子啊,把孩子往地上一放,让小孩子自己玩去吧。

  那时候社会人口流动不大,村子里基本上很少有陌生人来,也不担心有什么坏人把孩子给抱走了。

  要是现在,可没有几个家长敢让小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

  “老公,抱嘟嘟过来洗澡。”

  柳箐箐在屋里对叶荣耀喊道。

  “好!”

  叶荣耀抱着嘟嘟去屋里洗澡。

  给小孩子洗澡是很麻烦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柳箐箐和王婶给嘟嘟洗澡,叶荣耀可干不了这活。

  刚把嘟嘟抱给柳箐箐,叶荣耀的手机响了,是方博琳的电话。

  “呵呵,老板,没有打扰你的好事吧?”

  电话通了,方博琳在电话里玩笑地说道。

  “现在才几点啊?”

  叶荣耀郁闷地说道。

  听方博琳话的意思,自己都成什么了,自己有那么迫不及待吗?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老板是你自己想多了。”

  方博琳笑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给我打电话什么事情啊?”

  叶荣耀问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