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华夏文字的博大精深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华夏文字的博大精深

  “这位大师,我哪里可惜了?”

  叶荣耀笑嘻嘻地看着那位说自己“可惜”的算命先生问道。

  “说不得……说不得啊!”

  那位大师摇摇头说道。

  其实叶荣耀明白这是算命先生惯用的伎俩,用这招数引起路人的注意,再说些这样的话,引起路上的好奇。

  只要有好奇心,这笔生意九成九就成了。

  只要路人有好奇心了,就会找这位算命先生算命,只要让算命先生算命,他就能把你忽悠的心甘情愿地交钱。

  算命先生忽悠别人的方法很多,他们用迷信者心理和模棱两可的说词让你自己“对号入座”则是常用的。

  迷信者的心理就是只要猜到与自己有一点所搭界的事,就是认为是“准”。人有共性与个性的方方面面,10%的“准”与90%、100%的准确,有本质的区别的。

  算命大师只猜些共性的“准”,人们就认为,陌生人能知道自己的遇事,就是“准”了。

  信字当先,算命大师再说些共性的套话,就更准了。

  比如愁眉苦脸的人来算命,只说此人有难,就准了10%以上,其实,猜一个人有事无事,在30%以下,稍有一些社会经历的人都会“观颜察色”说出一二的。模棱两可,让算者自己对号入座。

  比如算命人算有几个子女说:“本命有三子女,一个在树上挂着”。

  这一模棱两可的话,在被算的人有四个子女内,都是准的。

  若算者说只有一个孩子,“一个挂着”嘛,本命有,但两个没着落啦,这怎么听都是对的。

  若说是二个孩子,这也对,“一个挂着”,只生了两个嘛,算命大师能立即给你这个说法。

  若是有三个孩子,也对了,本命三个,但还有一个未生啊。

  要说你有四个孩子,这就对啊,本命只是三个,但还有一个是挂着的,也生下了。

  有这么大的“机动”孩子,谁猜不准呢?

  更何况现在华夏的计划生育只能生两个,生三个要罚款,如果生四个,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能罚得你倾家荡产。

  在华夏现在这个时代,生四个以上孩子的家庭,基本上没有几个,如果这么低的几率都被遇上了,算命大师最多自认倒霉。

  哪怕这样,算命大师还是有话说的,十卦九准,还有一卦天意也,非人力所能及的。

  算命先生最多把钱退给你,他的名声一点都不会掉。

  对于算命先生来说,一百个人忽悠住了九十九个,他就成功了,就是人人称赞的大师了。

  叶荣耀曾经在一本杂文书籍中看到一则故事。

  古代有个秀才,父母亲帮他选定一门亲事,但是他想知道这门亲事是不是吉利,所以上街去找了个算命先生问问。

  “大师,我想问下,父母订的这门亲事吉不吉利。”

  秀才对算命先生问道。

  “你抽一卦字吧?”

  算命先生拿出一个字匣对秀才说道。

  秀才在字匣里摸了半天,拿出一个字。

  一看这字,这秀才差点没昏倒,怎么会是个“死”字呢。

  “我明白,这亲事不行,你不用说了,钱给你。”

  秀才说着就把钱放在桌子上,起身要走。

  “别急别急,你抽到的这个字是大吉大利的啊!”

  算命先生急忙对秀才说道。

  “不会吧,大师你说说看,这个字已经这么明白了,要怎么解释成吉利呢?”

  秀才指着“死”字不解地问道。

  “别看这死字就是不吉利了,你要把这个字拆开看,拆成上下两半,上面是个‘一’,下面像不像一个‘夗’字啊?”

  算命先生指着字对秀才说道。

  “是有点像!”

  秀才点点头说道。

  “‘夗’字下面加上个‘鸟’,变成一个‘鸳’字,而你又是问婚姻的事情,所以这个字叫作‘一床锦被盖鸳鸯’,这可是大吉大利啊。”

  算命先生说道。

  “好像是这个道理。”

  秀才一听,觉得非常地有道理,立即也多给了一两银子,欢天喜地走人了。

  这秀才前脚离开,有个后生过来算命。

  “大师,我也要问,我快要成亲的这个婚姻好不好。”

  刚才给秀才算婚姻的过程,这位后生都看到了,现在他问自己的婚姻。

  “你抽一卦字吧!”

  算命先生把刚才的“死”字放回字匣,用手摇了摇后,对后生说道。

  古代人成亲前,都喜欢找算命先生算下这姻缘合不合适。

  后生在字匣里摸了半天,拿出来一看,又是个“死”字。

  这后生心想算命先生刚才说是“一床锦被盖鸳鸯”,那应该是大吉大利,顿时开心地说道:“我明白,这是大吉大利。”

  “不,不对,这‘死’字不吉利,你这个是‘棒打鸳鸯两分离’,这门亲事很不好。”

  算命先生摇摇头说道。

  “怎么可能呢?”

  后生顿时傻了眼,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同样一个‘死’字,刚才你明明对那个人说‘一床锦被盖鸳鸯’,怎么到我变成‘棒打鸳鸯两分离’了?”

  “谁叫刚才那位在抽字的时候,外头有两个人抬着一床锦被路过;你在抽字的时候,外头又有两个人抬着一根大木头路过。”

  “锦被,是喜事用的,大木,是丧事用的,所以你们虽然抽到同一个字,但是结果不同。”

  算命先生老神在在地说道。

  不得不说华夏几千年流出下来的这些算命之说,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群人都有办法忽悠着信以为真,华夏的语言艺术实在是太强大了,配合上察言观色,谁来都可以去忽悠人几下。

  所谓三分捧,七分吓,这是算命先生惯用的手段。

  现在这位算命先生对叶荣耀使用的就是“吓”。

  “是吗?”

  叶荣耀盯着这位算命先生笑笑地说道。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

  这位算命先生见叶荣耀一直盯着自己笑,不由地有些疑惑地问道。

  “陈叔叔,你不记得我了吗?”

  叶荣耀笑笑地对这位算命先生说道。

  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叶荣耀还是一眼认出这位算命先生,除了人苍老了很多,其它基本上变化不大。

  “你认识我?”

  见叶荣耀喊自己“陈叔叔”,这位算命先生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实在是对眼前这个人没有一点印象啊!

  “陈叔叔,我是叶荣耀,是陈兵的初中同学,我到你家玩过几次。”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是陈兵的初中同学?”

  陈海愣了下,说道:“哦,我想起了了,你还真是我家陈兵的同学,以前你还没有这么高大威猛,现在都这么高大威猛了,我认不出来了。”

  “那时候我还小,还在长身子,这十几年过去了,都娶妻生子了,这自然变化大了,对了,陈叔叔,现在陈兵怎么样了,都十几年没有联系了。”

  叶荣耀兴奋地说道。

  叶荣耀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临时起意在这老街上走走,竟然能遇到曾经的“神棍”陈叔叔。

  这个“神棍”的外号可不是叶荣耀一帮哥们取的,而是陈兵这小子自己给他父亲取的外号。

  叶荣耀还记得,陈兵给他父亲取的完整的外号是:“老陈神棍”。

  “他现在在英国工作,还娶了个养媳妇。”

  陈海得意地说道。

  在国人看来,娶个洋媳妇,就是非常有本事的事情。

  “哇塞,这陈兵这么有本事了,都在国外工作了,还娶上了洋媳妇。”

  叶荣耀吃惊地说道。

  在学校里,这陈兵跟跟自己一个德行,都不是读书的料,不过他比自己好一点的是,他继续读书,而叶荣耀则辍学在家。

  真的没有想到他现在都混到国外工作了,还娶上了一个洋妞。

  “是有本事了,可惜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家一次。”

  陈海有些郁闷地说道。

  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有本事,有出息。

  可这孩子有本事,有出息后,就长年在外地了。

  有时候做父母的看见其他人家家里那些没有本事的孩子,留在家里上班、种地,有时候也挺羡慕的。

  最起码的子女就在身边,天天能看到,能说说话儿。

  “陈叔叔,你刚才说我可惜了,怎么回事啊?”

  叶荣耀问道。

  “咳咳咳,那个……”

  被叶荣耀这么一问,陈海脸有些微红,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事情了。

  毕竟这叶荣耀是自己儿子的同学,陈海总不能忽悠熟人吧。

  再说了,陈海可没有少跟自己儿子说这算命、测字是骗局,教他这其中的玄机,估计自己儿子早把这些玄机告诉他的朋友了。

  自己也忽悠不了这叶荣耀了。

  “叔叔,你刚才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叶荣耀笑道。

  “没有办法,这口饭越来越不好吃了,没有点手段,不得喝西北风啊!”

  陈海说道。

  陈海也不否认自己刚才是忽悠叶荣耀的。

  “这倒是!”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随着网络的普及,算命先生的这些伎俩也被揭露出来,年轻人越来越不相信算命测字了。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