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什么是“爱情”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什么是“爱情”

  “那还不是好男人不是结婚了,就是……算了,不说这些了,说了心烦,老板,请问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嘱咐小女子的,如果是要侍寝的话,免谈!”

  方博琳开玩笑地说道。

  “不开玩笑了,找你有正经的事情,我准备成立一个‘反碰瓷协会’,专门帮助那些被碰瓷困扰的人们,还有就是打击这种碰瓷的行为。”

  叶荣耀说道。

  “成立‘反碰瓷协会’?”

  方博琳楞了下,吃惊地说道:“老板你没有喝酒吧?”

  “晚上没有喝酒。”

  说完,叶荣耀也反应过来,立即说道:“你啥意思啊?”

  “老板,你好好地干嘛搞神马‘反碰瓷协会’啊,那可是大坑啊。”

  方博琳说道。

  现在这碰瓷已经是一种现象级社会现象了,国家都不管不了了,怎么自己这位老板操起这个闲心了。

  “我知道这是个坑,可如果不把这风气杀下去,是不是几十年后,大家都不敢出门了,人与人之间也互相不信任了,社会变得冷漠无情了,那真的太可怕了,我不想也不愿意我的孩子以后生活在那样冷漠的社会里……”

  叶荣耀说道。

  “老板,我明白你的意思,需要我做什么呢?”

  方博琳顿时对叶荣耀肃然起敬。

  现在在华夏有钱人很多,可是愿意拿钱出来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的有钱人,就太少,太少了。

  “成立这‘反碰瓷协会’首先就是要人,尤其是有反碰瓷经验的人,这是我们最要招聘的人。”

  叶荣耀说道。

  “有反碰瓷经验的人很少,不过我们可以聘请一些退休的刑警。”

  方博琳想了想说道。

  毕竟在华夏,还没有什么专业的“反碰瓷”的组织和团队,个人“反碰瓷”的也很少。

  毕竟“反碰瓷”如果是单枪匹马的话,怎么死都不知道。

  “不错,着也可以。”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想了下,叶荣耀又接着说道:“对了,还要找二三十名退伍军人。”

  毕竟现在搞“碰瓷”的,已经很少是单枪匹马的了,基本上都是团伙作案,所以必须要招足够的安保人员,真的要动武,也不怕。

  “明白。”

  方博琳点点头说道。

  “还有需要招哪些人,你自己定就好了,先这样,嘟嘟洗完澡了,我还得看孩子呢。”

  叶荣耀说道。

  “知道你是个好奶爸。”

  方博琳笑了笑,也不等叶荣耀回话就挂掉电话了。

  ……

  吃过早饭后,柳箐箐抱着嘟嘟她们去村里的三爷家看扎牛鼻子。

  毕竟对于柳箐箐这些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从来没有见过给牛扎牛鼻子,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觉得特别地新鲜,这一大早地就去抱着嘟嘟去三爷家看着扎牛鼻子。

  美其曰:“给嘟嘟长见识”,其实是柳箐箐自己想去看个新鲜。

  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叶荣耀来说,这给牛扎牛鼻子都看多了,不过随着种田都机器化后,牛的用途也越来越小了。

  现在家里养牛的人也不多了,牛也不像以前那么珍贵了。

  要知道在古代大熊猫可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什么鹿茸熊掌虎鞭只要你有本事都可以拿来吃。

  但是有一种动物即使你把它从小养到大,你也不能杀了它吃肉,这就是牛。

  现在很多古装电视剧和各种历史里的英雄好汉每次进店都要切上几斤牛肉吃,那是骗人的。

  在古代牛的社会地位是十分高的。

  实际上,早在3000年前的西周牛的崇高地位已经确定下来了,那时候就有“诸侯无故不杀牛”,不杀牛更谈不上吃牛肉啦。

  是这么说的,只有在统治者用太牢祭祀天地祖宗时,才会杀牛。

  就算是诸侯祭祀天地时,也只能用羊和猪,只有帝王在祭祀天地的时候才能用到牛,所以在古代想要吃牛肉可谓是难于登天了。

  寻常的酒店怎么可能有牛肉可卖呢。

  在古代哪怕牛老了、病了,牛主人也不能说杀就杀,宰杀过程还要按照法定标准,经过官方机构审批。

  想吃到牛肉,你要等到一头牛老掉或是生重病,同时还要跑不同的部门盖章才行,没有这些部门的同意,你也不能宰杀牛。

  在汉代时,有这样的规定“王法禁杀牛,犯禁杀之者诛”,不经官方许可私自杀牛要砍头的。

  过了汉代,人们倒是可以偷杀牛来吃肉了,不过一旦被官府知晓的话,还是要吃上一两年的牢饭,再挨上一顿板子。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人们都会在牛长到半桩子高的时候给牛扎鼻子,因为这时候的牛犊子最气人,一跑到田里就是个大祸害,连吃带踢踏,一趟过去就能糟蹋一大片庄稼。

  所以人们会给牛扎鼻子上这个牛鼻圈,牛鼻圈这相当于里给悟空上一个紧箍咒一样的道理。

  有了这个牛鼻圈,这牛犊子再撒欢的时候,只要把绳子一拉,牛鼻圈就会扯得它的鼻子生疼,牛犊子就只能够老老实实地不敢乱跑。

  而且有这个牛鼻圈后,这使唤这牛也容易多了,如果不穿这牛鼻圈的话,这牛要是不听使唤的话,还真的拿它没辙。

  毕竟这牛比人强壮多了,你要是敢惹毛它,它能一脚把你踹飞,是非常危险的。

  所以农村里的牛,只要长到一定的程度,一定会扎这牛鼻圈的。

  家里人大部分都去看扎牛鼻子去了,叶荣耀一个人在院子里也挺无聊的,想了想,叶荣耀也走出院子,趁着早上还算凉爽到“桃源小学”看看。

  因为是上课期间,整个校园都比较安静。

  “去死吧,去死吧……”

  突然叶荣耀听到校园的小树林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愤怒的声音。

  “怎么回事?”

  叶荣耀愣了下,就往小树林走去。

  “校……校长……”

  听到脚步声,水兰急忙擦拭自己脸上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叶荣耀说道。

  “怎么遇到伤心事了?”

  叶荣耀疑惑地问道。

  对于这位哈弗大学博士生毕业的英文老师,叶荣耀还是印象很深刻的。

  一个怎么高学历的精英人士,放着大城市的好工作不做,跑到自己这个乡下当小学老师。

  叶荣耀清楚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不过毕竟这事情涉及别人的**,叶荣耀也不好去问。

  再说了,叶荣耀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

  “嗯!”

  水兰点点头说道。

  “是男女感情的事情?”

  叶荣耀问道。

  这成年的女人在对树木动粗,骂“去死”之类的话,八成的可能跟感情有关系,尤其是还没有结婚的女人。

  “嗯!”

  水兰点点头。

  “敞开心菲,你会好起来的。”

  叶荣耀认真的说道。

  这男女之间感情的事情,是最复杂的,外人是很难帮助她的,只能靠她自己。

  “谢谢校长!”

  水兰感激地对叶荣耀说道。

  虽然眼前这位叶校长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可是给水兰的感觉叶校长是一位非常睿智的男人。

  “好了,如果实在心情难受的话,我给你批一天假好好休息吧。”

  叶荣耀说道。

  “校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水兰看着叶荣耀说道。

  “你问吧。”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什么是爱情?”

  水兰问道。

  “这个问题你倒是难到我了。”

  叶荣耀摸摸自己的鼻子,想了想接着说道:“在我看来,正真的爱情是两个人在一起时要有一种感觉,一种亲切感,男人可以不英俊,女人可以不漂亮,但是彼此看着顺眼,彼此感到亲切。”

  “就像亲人一样,在对方面前都能彻底地放松,愿意敞开心扉,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愿意暴露自己的缺点而不必担心对方轻视和嘲笑。”

  “就这样一种亲切感和放松的心情,是心灵和思想的交融,更是彼此理解、宽容。”

  “爱一个人的优点很容易,宽容一个人的缺点却很难,只有那个最能宽容自己的人,才是最爱自己的人。”

  ……

  叶荣耀把自己对爱情的理解说了一遍。

  毕竟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我明白了,谢谢校长,我要去上课了。”

  水兰对叶荣耀说了声,就往教学楼快步走去。

  “明白?她明白什么了啊?”

  叶荣耀有些不解地看着远去的水兰的身影嘀咕着。

  女人的心思真是很难揣摩。

  摇摇头,叶荣耀继续在校园里巡视。

  ……

  晚上十点多,整个“桃源小学”的宿舍灯都关闭了,就算是老师的宿舍的灯也关闭了,明天还要上课,老师也要早早睡觉。

  一个人影来到桃园学校某处临时围墙边,四处观望了下,不由嘀咕了起来:“幸亏这围墙不算太高,不然还真出不去。”

  嘀咕完,这人影往后退了一定距离后,快速往墙边跑来,到墙边立马一跳,扒住了墙头,往上爬去。

  人影翻过了墙,稳稳地跳下去往周围一看,只见四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还好,我有准备!”

  人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灯光来到这围墙边上的一个角落上。

  “就这里,没错。”

  这人影在围墙的某个位置停下。

  ~~~~~

  如果您喜欢这部,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