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可怜、可悲、可敬的女孩子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可怜、可悲、可敬的女孩子

  “叶教授,等会进去的时候,要用个心里准备,挺吓人的。ranwenwww.ranwena`com”

  在小屋的门口,赵米莉对叶荣耀小声地说道。

  “呵呵,你一个女人都不害怕,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艺高人胆大,叶荣耀现在的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就算这屋里有鬼,也别想吓不到叶荣耀。

  “有个心理准备就好!”

  赵米莉对叶荣耀说了声,就推开房门进去了,叶荣耀跟着走进去。

  整个屋子很黑,要不是开门的光线照进去的话,根本就看不到这屋里的情况。

  “是……是米莉姐吗?”

  屋里传来虚弱的年轻女子的声音。

  叶荣耀从这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里,可以听出来她的生命气息非常弱,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治疗的话,这生命最多也就维持半年左右。

  对于自己的直觉判断,叶荣耀还是很自信的。

  “芷韵妹妹是我!”

  赵米莉点点头说道。

  听到赵米莉的声音,林芷韵按了下自己床头的电灯开关,很快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

  叶荣耀也注意到一个这屋的角落位置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位年轻的女子,也许是太热的原因,这年轻女子身上没有穿一件衣服,就这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一台破旧的立式电风扇对着她吹。

  只是她身上的情景,让叶荣耀直皱眉头。

  因为这个年轻女人脸色蜡黄而黯淡,颧骨高高凸起,眼窝深陷,最可怕的她身上,皮肤溃烂的厉害,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一眼都能吐。

  而且叶荣耀还闻到阵阵的臭味,这是从这个年轻女人的身上发出来的,这种臭味就是苍蝇、蟑螂这类喜欢腐肉的生物都避而远之的气味。

  叶荣耀看一眼,就明白这个年轻女子得的是什么病,她得的是让人闻名丧胆的艾滋病。

  这是叶荣耀遇到的第三位艾滋病患者,不过这位是最严重的,已经到了艾滋病晚期。

  这艾滋病晚期的病人,整个身体的免疫功能都丧失了,等待她的只有痛苦的死亡。

  最可怕的是这艾滋病晚期的病人,因为皮肤的溃烂,传染性极强,叶荣耀实在不明白这江小棋一家子怎么会让这么一个艾滋病晚期病人待在这里呢。

  要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

  她应该被送到专门治疗艾滋病的医院治疗,说是治疗,其实被送进专门的艾滋病医院治疗的人,其实就是在慢慢等死而已。

  “啊……”

  床上这位全身皮肤溃烂的年轻女子自然发现叶荣耀这么一个陌生男人的进入,愣了下后,立即尖叫了一声。

  很快这屋里的灯光被关掉了,整个屋子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米莉姐,他……他是谁?”

  黑暗中,林芷韵恐惧地喊道。

  “芷韵你不要怕,他是我们请来给你看病的,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人能治好你的病,就是他了。”

  赵米莉安慰道。

  “我……我不要别人看到我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求你了,让他走,让他走。”

  林芷韵激动地喊道。

  叶荣耀可以从这林芷韵的声音中听出来她很恐惧自己。

  确实,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子,变成这样模样,她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更何况自己又是一个男人呢。

  “芷韵妹妹,叶教授真的能治好你的病的。”

  赵米莉急忙说道。

  虽然赵米莉也没有信心叶荣耀能治好这艾滋病,可是对自己的好姐们,赵米莉还是尽可能地让她相信叶荣耀能治好她的病。

  只有这样,林芷韵才会配合治疗。

  “我不需要他治疗,你们走,走……”

  林芷韵情绪激动地喊道。

  “芷韵……”

  赵米莉还想劝劝林芷韵。

  “我们先走吧!”

  叶荣耀拉了拉赵米莉的手说道。

  现在这年轻女子身体状况非常糟糕,这样激动的情绪对她的身体损害太严重了,是很要命的。

  “那……芷韵妹妹,我们先出去了。”

  赵米莉说了声,就跟着叶荣耀往门口走去。

  “呜呜呜……”

  随着叶荣耀他们的脚步离去,屋里传出年轻女人悲伤的哭声。

  ……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把一个艾滋病晚期病人留在你们这,你是医务人员,知道这多么危险,这里还有很多孩子,你们有没有为他们考虑。”

  走远后,叶荣耀表情严肃地对赵米莉说道。

  如果是普通的艾滋病患者,只要保持正常的交往,一般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种皮肤都溃烂的艾滋病晚期病人,就是个高传染源,只要跟她靠近的人,很容易感染上这艾滋病。

  “呜呜呜……我们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们真的不想看着她孤零零的在艾滋病医院痛苦地死去,在这里我们还可以经常来看看她,陪她说说话。”

  赵米莉蹲在地上哭泣地道。

  每次看到林芷韵那痛苦的样子,赵米莉都心如刀割。

  如果不是为了这院子里的孩子,她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她那么低年轻,那么地漂亮,要不是“阳光儿童收养所”的拖累,她也不会走向这样的深渊。

  她应该有一个非常美好的生活,跟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一样,有众多的追求者围着她转。

  “哎……”

  叶荣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呢。

  毕竟每一个人面对亲情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横下心抛弃她呢。

  “她是你的妹妹?”

  叶荣耀问道。

  “不是,她是在我们这里长大的孤儿。”

  赵米莉擦了擦眼泪说道。

  “孤儿?”

  叶荣耀有些意外。

  没有想到这江小棋一家这么重情重义,对待这里长大的孤儿,都跟对待自己至亲一样。

  在这个世态炎凉的社会,真的太难得了。

  “芷韵全名叫做林芷韵,她三岁的时候一场车祸让她一家人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的姑姑把她送到我们这里,她从小就在我们这里长大。”

  “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子,十四岁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阳光儿童收养所’最困难的时候,她为了不拖累我们,竟然辍学留下一封信出走了。”

  “半年后她回来了,给院里孩子买了很多东西,她告诉我们她在魔都找了一份保姆的工资,一个月有四千多块钱,还包吃住。”

  “那时候我们还为她高兴,毕竟她日子过得好就可以了,从那时候开始芷韵每一月都会来收养所,给孩子们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还经常带收养所的孩子去游乐场玩。”

  “那时候收养所里的孩子,每个月都盼着芷韵来,而芷韵没有令孩子们失望,每次都会准时来,给大家带很多东西来。”

  “可是从今年年初开始,芷韵没有来了,孩子们虽然有些失望,可也没有怨芷韵姐姐,都觉得芷韵姐姐肯定有事情,这个月来不了了,下个月肯定会来的。”

  “可是,大家等等啊,等啊,连续等了三个月都没有见到芷韵,这个时候收养所的孩子们都着急了,孩子们都知道芷韵姐姐不会无缘无故地不来看望大家的,肯定是芷韵姐姐出事了。

  “大家都着急死了,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到哪里找芷韵,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今年五月份,我们收到市里医院的通知,芷韵她得了艾滋病,命在旦夕。”

  “我们急忙到市里的医院,看到芷韵的时候,她整个人面目全非,根本看不出芷韵原本美丽的面孔。”

  “于是你们想办法把她接回来。”

  叶荣耀问道。

  “嗯,她因为我们才得这个病的,我们有义务照顾她!”

  赵米莉说道。

  “能告诉我她怎么得这个病吗?”

  叶荣耀问道。

  毕竟这艾滋病的传播方式,无非那几种,叶荣耀想确认她得这病的方式。

  在赵米莉的边说边哭下,叶荣耀也清楚那个叫林芷韵的年轻女子为什么得了这么可怕的疾病。

  原来在几年前,“阳光儿童收养所”的财务就入不敷出,根本供不了“阳光儿童收养所”那么多孩子读书,那时候林芷韵和几个“阳光儿童收养所”年龄稍大一点孩子一起辍学跑出去打工,来减轻“阳光儿童收养所”的负担。

  三个月后,“阳光儿童收养所”收到一笔两万元的捐款,捐款人的名字叫易阳光。

  从那时候起,每一个月“阳光儿童收养所”都能收到两万以上的捐款,最多的一次一个月十万多,捐款人都是易阳光。

  “阳光儿童收养所”拿着这笔钱,供应了“阳光儿童收养所”很多孩子上学,这样的捐款持续了五年,直到林芷韵得艾滋病,被医院隔离后。

  医院从林芷韵的信息档案里查到她是在阳平县“阳光儿童收养所”长大的孤儿,通知了江小棋。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那个叫易阳光的好心人竟然就是林芷韵,原来林芷韵一直以来都是通过出卖自己的肉~体挣钱。

  她又省吃俭用把这些钱通过假名给阳光儿童收养所捐款,供阳光儿童收养所的孩子上学。

  ……

  听完赵米莉的诉说,叶荣耀不得承认这是一位让自己感动的女孩子。

  在这个世态炎凉的社会,一个女孩子用自己年轻的身体,用自己的生命做了一件让很多人都汗颜的事情。

  虽然这个方式有些那个,可是对于一个才十四岁的女孩子,她除了干这个外,她根本没有办法每个月挣到这么多钱来帮助她要守护的人。

  真是一个可怜、可悲、可敬的女孩子。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