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棉花糖

  拍照到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很快叶荣耀就拿到了照片,交给那位办事的中年妇女。

  因为有局长的交代,中年妇女也很爽快,接过照片贴在红本本上,盖上钢印就好了。

  “给吧,你们现在是受国家认可和保护的合法夫妻了,恭喜你们。”妇女将红本本分别递给叶荣耀和柳箐箐说道。

  这结婚证有两本,男女双方各持一本。

  “谢谢。”

  叶荣耀接过“红本本”,心里一阵激动和火热。

  从现在开始,从今天开始,自己跟柳箐箐是正式的夫妻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心里总是那么地不踏实。

  现在有这红本本在手,自己和柳箐箐的婚姻是合法的,是受国家法律保护了,这也是对自己的交代,也是对自己老婆柳箐箐的负责。

  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她是自己法律上妻子,此生此世永不改变。

  柳箐箐脸上也流露出开心的笑容,从现在开始,自己就是叶荣耀的法律承认的老婆了,不用在偷偷摸摸地了。

  跟中年妇女道了几声谢意后,交给了20块钱的工本费,叶荣耀就带着柳箐箐走出了民政局。

  毕竟县城里的民政局,没有什么爱情宣言或结婚宣言的地方,只要在结婚证上盖上钢印,这就完事了,就可以家了。

  “办完了。”

  见叶荣耀和柳箐箐从民政局里出来,在外面等候的小肆儿就迎上去问道。

  “办好了,你看这是什么?”

  叶荣耀开心地扬扬手里的红本本高兴地说道。从现在开始,叶荣耀可以理直气壮地带着自己的老婆周游世界了,到任何地方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的老婆了。

  因为自己和柳箐箐的婚姻受到国家的保护了。

  “恭喜,恭喜。”

  小肆儿也开心地说道。小肆儿一直以为自己的荣耀哥和箐箐嫂子没有办结婚证,是因为箐箐嫂子以前的年龄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

  毕竟在农村里,有很多年轻人都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就结婚了,都没有办结婚证。都是到了年龄了,再到民政局里办手续的。

  反正民政局是不管你这些的,只要你和你的对象的年龄到了,来民政局办结婚证就可以了。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柳箐箐是离家出走的,一直都不敢使用自己的身份证,怕暴露自己,这点小肆儿是不知道的。

  叶荣耀和柳箐箐也不会告诉他的。毕竟柳家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柳箐箐现在完全可以生活在阳光下了。不用跟以前一样搞的跟黑户似的。

  “老公,我想吃那个棉花糖。”

  在民政局办公楼边上有一位中年妇女在卖棉花糖,柳箐箐看了看,不由地撒娇地对自己的男人说道。

  柳箐箐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棉花糖,只是在电视里看到,很多小孩子和年轻的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棉花糖,不由地有些嘴馋了。

  毕竟柳箐箐才刚刚二十岁的女孩子,虽然已为人妻子,可是还是有些童真。喜欢吃零食。

  “好,我给你买。”

  叶荣耀说道。对于自己老婆这小小的要求,叶荣耀肯定是要给予满足的,在叶荣耀看来,自己这辈子能娶上这么漂亮的老婆,是上天的恩赐,自己要好好地珍惜才行。

  “你这棉花糖要多少一团啊?”叶荣耀走到摊位上问道。

  “五块钱一团。要几团啊?”

  卖棉花糖的老板见生意上门,立即热情地说道。

  “三团吧。”叶荣耀说道。

  这棉花糖,叶荣耀也很久没有吃过了,也想尝尝,是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在叶荣耀的记忆里,棉花糖是用一种颗粒状的晶体蔗糖制作而成。棉花糖是一丝一丝的形状,蓬蓬松松的样子,甜甜蜜蜜的味道。

  不过现在的棉花糖,跟叶荣耀小时候的又有些不一样,叶荣耀小时候,棉花糖就一种颜色,白色。

  可现在。叶荣耀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老板摆在摊位上的棉花糖就有好几种颜色,红色、粉红色、紫色、蓝色、白色

  “老公,我要粉红色的。”柳箐箐特别喜欢粉红色的棉花糖。

  “没有问题。”

  叶荣耀对自己老婆说道。

  “要现做的,还是要这些已经弄好的。”卖棉花糖的老板问道。

  “要现做的。”

  叶荣耀说道。毕竟这现做的味道才是最好的,已经做好的那些棉花糖,虽然用袋子装着,可是在叶荣耀看来,不新鲜,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做的,要知道这棉花糖隔夜后,整个味道都变了很多。

  虽然现场做棉花糖要费些事,自己也要等待一会儿,可是味道好,而且吃的放心。

  再说了,这棉花糖制作过程也很快,一、两分钟就出一个。

  卖棉花糖的老板麻利地摇动机器。这棉花糖制作机远看像是一个炒菜用的锅,近看则从锅中煎凸出来了一个圆柱体。

  在圆柱体中间有个小洞,圆洞下面是一层铁板,铁板旁边是一个小型电风扇,铁板的下面是跳动的火苗。

  当卖棉花糖的摊主把粉红色的蔗糖放入棉花糖制作机的那个圆柱形里面以后,棉花糖制作机就会把糖加热,蔗糖就变成了糖浆。

  糖浆就会从圆柱体中间的小孔中喷射到外面这个像炒菜用的锅的周围,由于糖浆丝遇到了冷气,就凝固变化成了糖丝。像这棉花一样的,像蓬乱粉红色头发一样的细丝,好像是用魔术变出来的。

  用一根细棍子在锅边绕了一圈,那些“棉花”就乖乖地在细棍子上了,把棉花糖拿在手中,细棍子就像是一根魔术棒一样,棉花糖在上面上下飞舞,像棉花一样。

  不到两分钟,这粉红色的棉花糖就制作好了。

  叶荣耀接过卖棉花糖老板递给过来的棉花糖,递给柳箐箐。

  “老公,谢谢你。”

  柳箐箐开心地接过叶荣耀手上的粉红色棉花糖开心地说道。

  看着漂亮的棉花糖,柳箐箐不自觉地伸出舌头在粉红色的棉花糖上轻轻地舔了下。

  甜甜的,柔柔的。

  这棉花糖的味道,让柳箐箐很喜欢。

  叶荣耀看着自己老婆的这个舔的动作,不由地心里一紧,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起来。

  不行,怎么可以想歪了呢,现在可是大街上啊,叶荣耀赶紧头,不敢再看自己老婆舔棉花糖的动作了,实在太诱人了。

  总是让叶荣耀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老婆伺候自己的动作。

  “再弄两团白色的棉花糖。”

  叶荣耀把自己脑海里“歪念头”压了下去后,对卖棉花糖的摊主说道。自己和小肆儿都是大男人,总不可能吃粉红色的棉花糖来的,那样会让路人笑话的。

  付了十五块钱,接过卖棉花糖的摊主手上的棉花糖,叶荣耀也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毕竟叶荣耀是大男人,不能跟柳箐箐那样慢慢地舔着。

  棉花糖进入嘴里,叶荣耀有种软软的,滑滑的,甜甜的感觉,虽然这样的美味只能在嘴中维持短短几秒钟就变成糖浆,进入叶荣耀的肚子里,但是,这样的味道让叶荣耀不由地忆

  还是小时候自己尝过的那个味道,只是吃的人已经长大了,成人了,也结婚了而已

  吃完棉花糖,叶荣耀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三人找了家卫生条件看起来不错的饭店吃了顿饭。

  “荣耀哥,现在去哪里啊?”

  吃完饭,都快下午一点钟了,小肆儿对叶荣耀问道。

  “去镇里办准生证好了。”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结婚证都办好了,叶荣耀觉得干脆一次性把准生证也办了,免得下次还要带着老婆到镇里办准生证。

  “准生证”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是华夏新婚夫妇要生小孩子前的准备手续。

  这个准生证,现在不叫准生证了,改名叫为计划生育服务证,其实就是换汤不换药,名字好听一点而已。

  毕竟这个准生证现在让人听上去有些不舒服,要知道在国外,女人生孩子可是没有什么准生证之说,在国外,女人生孩子,是自然规律,不会做任何限制的,全是看个人自己的意愿。

  可是在国内却不行,女人怀上了孩子,能不能生不是你说的算的,是国家说的算的。

  国家不让你生,你就是怀上了,强行拉你去打掉,要是你敢偷偷摸摸地生的话,就要交巨额的罚款。

  不交罚款,以前计划生育部门的人就会到你家里,把你家里的值钱的东西给搬走。

  现在时代变了,已经不允许以前那种野蛮的做法了,可是人家计生办有办法啊,你要是不交罚款,你的小孩就上不了户口,大人的身份上黑名单。

  小孩子从此成为黑户口,不能上学,不能去大医院看病,不能外出打工,只能待在村里这一亩三分地。

  大人上黑名单,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高铁,不能贷款,反正就是限制死你。甚至只要你银行里有钱的话,直接把你银行里的钱全部给扣掉。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