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找不到病因

  “没什么,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你知道就好!”

  张远心里嘀咕着,当然这样的话,张远只敢在心里抱怨,在脸面上可不敢表现出来。

  毕竟这叶荣耀可是比自己爷爷还牛逼的人物。

  作为富家子弟,这点眼力儿都没有的话,早就被人收拾了。

  “叶教授,真没有想到你跟我们家菲菲认识,实在太意外了。”

  柳建鸣看着叶荣耀惊喜地说道。

  毕竟这叶荣耀身份特殊,按地位来说,他可比省部级干部还重要。

  毕竟诺贝尔医学界在华夏这是头一份,而且他的医术,在全世界都是顶级存在。

  而且这种医术高超的人物,甚至不能以身份和地位来衡量的。

  “亦菲是我家乡的父母官,可是我要巴结的对象呢!”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现在这个气氛让叶荣耀感觉好笑,刚才自己还像上门女婿一样被这柳家人三堂会审呢。

  现在就跟柳家这些当家人平起平坐,甚至有些被巴结的感觉。

  看来这一个人身份、地位是决定他在别人眼里的地位的非常重要的因素。

  ……

  “叶教授,如果有时间的话,请你到我们家做客,我们家就在柳家边上没有多远,你有时间的话,我随时让人来接你。”

  张翰山站起来对叶荣耀说道。

  这在柳家待了挺久了,是该起身告辞了,毕竟这叶荣耀来柳家可是给柳家治病的,自己爷孙在场就不太好。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过去坐坐的。”

  叶荣耀说道。

  当然叶荣耀说的只是客道话,毕竟跟这个张翰山不熟,叶荣耀怎么可能没事去他家坐坐呢!

  “那我们告辞了。”

  张翰山对叶荣耀点点头,就转身离开柳家了。

  “爷爷,亦菲她……”

  走出柳家别墅,张远就迫不及待地向他爷爷说道。

  “你如果真的喜欢菲菲的话,就大胆地去追求。”

  张翰山看着自己的孙子说道。

  “可是……”

  张远有些担心,毕竟叶荣耀的身份和地位让张远很是忌讳。

  “放心,那个叶荣耀是有老婆的人,他的老婆是京城柳家的大小姐,他跟菲菲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还是有机会的。”

  张翰山说道。

  作为大富豪,张翰山自然关注京城大世家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去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京城顶级家族柳家的大姑爷。

  所以他跟柳亦菲之间可能性不大。

  毕竟京城柳家可不是吃素的,他叶荣耀就算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少将级别的人物,在柳家面前都不够看。

  在张翰山看来,就算借叶荣耀胆,他也不敢在外面养女人。

  “真的?那个叶荣耀是有老婆的人?”

  张远眼睛一亮,有些惊喜地问道。

  实在是这个叶荣耀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论身份、地位,比自己爷爷还高,论打架,自己都不是他的一招之敌。

  张远根本没有信心在追求柳亦菲这事情上,觉得自己能竞争的过叶荣耀。

  “好了,在追女孩子方面,就要锲而不舍,不要担心这个怕那个的,那样的话,会被女人看不起的,爷爷看好你,继续努力吧!”

  张翰山拍拍张远的肩膀说道。

  这柳亦菲是自己预定的孙媳妇,只要她没有嫁人,张翰山就觉得自己孙子还是有机会的。

  “嗯!”

  ……

  “叶教授,这次真的麻烦你啦!”

  把张老爷孙俩送出院子后,柳传庆回来对坐在沙发上的叶荣耀说道。

  “伯父你客气了,医者父母心,对了我看你们身体都挺健康的,没有什么病啊?”

  叶荣耀疑惑地说道。

  毕竟柳亦菲可是跟自己说她家里最近这一段时间经常生病,可是自己看了这柳家人,除了那个姑姑患了坐疮外,其他的人都没有病啊!

  “别看我们现在身体好,可说不定明天就患病,都不是什么大病,伤风感冒之类,关键是这病治好了,没有过几天它又复发了,怎么治都断不了根!”

  “最让大家担忧的是,家里每个人都这种情况,接二连三地不断患病,治好了再患,患了再治,弄得大家都心慌,看了很多专家,都说不出所以然来。”

  柳传庆对叶荣耀解释道。

  “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荣耀皱着眉头问题。

  “人不知理必有祸事,事出反常必有妖”,叶荣耀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是从三、四月份开始的,都几个月了,家里人都被折腾的受不了了。”

  张兰回答道。

  “你的坐疮也是三、四月份患的?”

  叶荣耀看着柳筱芸问道。

  “是……是的!”

  柳筱芸有些脸红地说道。

  现在柳筱芸可不敢看不起叶荣耀了,人家的身份可是比自己家显赫多了,没有看到自己兄长都在巴结他吗。

  现在柳筱芸有些担心自己的大侄女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说,真的有很致命的诱惑力,哪怕他是结过婚,有过老婆的男人。

  “亦菲,你这几个月有生病吗?”

  叶荣耀看着柳亦菲问道。

  “没有!”

  柳亦菲摇摇头说道。

  “荣耀,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柳亦菲急忙问道。

  “还没有,不过有过大概的猜测。”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从柳亦菲没有患病的情况来看,这柳家人接二连三的患病,或许跟这个别墅的有关系。

  只是刚才自己在门口的时候,已经看过这别墅的风水,很不错,按道理不应该让一屋子人都患病啊!

  而且还是从三、四月份开始,这肯定有哪里不正常。

  “阿姨,这几个月,你们家装修过吗?”

  叶荣耀向张兰问道。

  毕竟这要是装修的话,都要上油漆的,虽然现在有很多油漆标注着“无毒”、“无味”,实际上还是有毒的,只是这毒性强弱不一样。

  这毒性有得能让人中毒,有得能让人患病。

  虽然这柳家很有钱,可是他们家找的装修公司保不准使用伪劣油漆,或者过期的油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没有。”

  张兰摇摇头说道。

  “这就奇怪了?”

  叶荣耀有些疑惑起来了,一切都没有问题,怎么就住在这个屋里的人老生病呢。

  “我能四周看看嘛?”

  叶荣耀想了想后问道。

  “这个没有问题,我陪你四处看看。”

  虽然不知道叶荣耀要看什么,柳传庆还是点点头说道。

  家里人这接二连三的连续生病,柳传庆现在就指望叶荣耀能查出病因了。

  毕竟这叶荣耀可是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是国际级的医学专家啊,是华夏最顶尖的医生,要是他都看不出问题的话,自己家这情况就太糟糕了。

  ……

  在柳传庆的陪同下,叶荣耀把这柳家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

  “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没有?”

  见叶荣耀回到客厅,柳箐箐紧张的问道。

  “没有,一切看上去都非常合理。”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刚才把这别墅的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叶荣耀没有发现这柳家别墅有什么致人生病的不好风水摆设。

  可以说这柳家别墅的风水非常地好,不存在蚀人的问题。

  “那我们家人怎么会接连不断地生病啊?”

  柳亦菲有些不安地向叶荣耀问道。

  “我再看看。”

  叶荣耀说道。

  “那是?”

  叶荣耀突然注意到客厅里摆设的一个花瓶,这个花瓶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个花瓶上的图案引起叶荣耀的注意。

  “你说这个花瓶啊?”

  一听叶荣耀说起摆设在客厅上的那个明代的青花瓷瓶,柳建鸣立时来了兴趣。

  当下他放下茶杯对叶荣耀说道:“我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收集些古玩,这个明代的青花瓷瓶是我今年年出从国外的拍卖行拍卖回来的,当时的竞标价是五百万华夏币。”

  “挺贵的。”

  叶荣耀说了声,就站起身子往那个明代的青花瓷瓶走去。

  这也就是像柳家这样有钱敢把这么昂贵的青花瓷瓶摆着客厅,这要是不小心的被人给碰倒破碎掉的话,这五百万就打水漂了。

  反正叶这类东西什么艺术不艺术的,叶荣耀不懂,在叶荣耀看来,花五百万买这么一个花瓶,还不如资助几百号学生读书,最起码的人家还能感激你。

  叶荣耀走近这个花瓶,仔细观察起这个花瓶的图案。

  这个明代青花瓷瓶的图案的画工非常老道,虽然经历了数百年的时间的侵蚀,这图样还是清晰可见。

  只见这图案里有一群人跪在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跪在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身前。

  这个黑袍的男子举着一把剑怒指上苍,好像要与上天决生死似的。

  下一副图案,就是这位举着一把剑怒指上苍的男子,与从天而降的怪物打斗,从图案上可以看出来,这打得非常地激烈,最后这男子被这怪物吞食而结束,

  最后一副图案,就是那些跪在地上的男女老少对着上天哭泣。

  “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斗必死无疑。”

  看着眼前的这青花瓷上的图案,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我之所以买下这个明代青花瓷瓶,我也就是看中这瓷瓶上的图案很有意思才买下的,叶教授你也喜欢?”

  柳建鸣看着叶荣耀问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