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叶荣耀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叶荣耀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可以开始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像这样的新闻发布会,叶荣耀也是头一次,不过虽然没有经历过,可是经常看新闻,华夏各部委的新闻发布会,叶荣耀也看过,别的不懂,有样学样,叶荣耀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现在叶荣耀可不是两年前的叶荣耀了,还不至于被这么个场面给吓住了。

  “你先开始吧!”

  叶荣耀指着举手的管晓晓说道。

  这位央视新闻频道记者,叶荣耀上次见过。

  叶荣耀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念旧。

  “你好,叶院长,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我上次你那个兄弟,就是你自己吧?”

  管晓晓拿起话筒,站起来对叶荣耀问道。

  “你这个算一个问题吗?如果算的话,我可以回答你。”

  叶荣耀笑笑地看着管晓晓说道。

  这女人还是不能得罪,这不竟然还记仇着呢。

  “不算!”

  管晓晓摇摇头说道。

  “呵呵,那我就不能回答你了,赶紧提问吧?”

  叶荣耀对管晓晓说道。

  “请问下,叶院长你是如何发现这禽流感的特效药的?是不是经过无数次试验和研究?”

  管晓晓问道。

  “没有那么复杂,这禽流感没有那么可怕的,只要把中医学好,你会发现治疗禽流感其实很简单的,几副药的事情。”

  叶荣耀说道。

  不会吧?

  简单?

  几副药的事情?

  听到叶荣耀的话,在场的记者有一个傻一个。

  这难住世界医学界一百多年的传染病,竟然在这位叶院长眼里很简单!

  只要学好中医就可以了!

  这牛皮也吹的太大了吧!

  尤其是在网络上看现场直播的医学医学界的权威人物们,都险些气吐血了!

  我草你二大爷啊!

  你不装逼会死啊!

  合着就你本事大,我们都是饭桶啊!

  顿时,很多在看这视频的西医们都有掐死叶荣耀的心。

  什么叫中医学好,治疗这禽流感很简单。

  合着在你眼里,西医就是渣啊!

  不过恨归狠,大家也没有办法。

  谁让这个叶荣耀有本事呢,研制出治疗禽流感的特效药,人家现在有资本吹牛逼,怎么吹,别人都没有办法。

  人家一句话,“有本事,你研制出治疗禽流感的特效药啊!”

  就能让你哑火掉!

  “叶院长,你的意思是中医比西医强了?”

  管晓晓立即问道。

  “你的问题结束了,下一位,就你了!”

  叶荣耀指着一位年轻的女记者说道。

  这位女记者叶荣耀也觉得眼熟,肯定是上回也见过,对于念旧的叶荣耀来说,喜欢给熟人方便。

  “叶院长,您好,我是芒果新闻的记者赵烟,我的问题,也是想问下,你觉得中医厉害,还是西医厉害?”

  赵烟立即站起来对叶荣耀问道。

  在现在中医没落,西医昌盛的时代,基本上都听不到说中医比西医厉害的论断,现在赵烟相信在电视剧前的观众也非常想知道这个答案。

  “你说的这个问题,还真的很难回答,不过你既然问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

  叶荣耀有些头疼地说道。

  在华夏,中西医之争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只是这半个世纪多,西医的昌盛,使得中医的地位越来越弱,以至于在很多人眼里中医不如西医。

  也确实如此,现在这个时代,学中医的很少,很多也是不伦不类的中西医结合。

  由于现在整体中医的水平不够,以至于很多情况下,给人的感觉中医不如西医。

  而且现在哪怕是中医院,也喜欢开西医,用处方的很少。

  毕竟这西药简单,方便,药效也快。

  以至于老百姓都快把中医给遗忘了。

  “叶院长,请您给我们说说。”

  赵烟盯着叶荣耀说道。

  其实大家在来之前,都调查过这位神秘的叶院长,都知道他是一位医术高超的中医,在中医院治好了很多患疑难杂症的病人。

  “只能说各有各的优势,我们的中医的突出点是,望、闻、问、切。”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中医会算命,其实是中医善于观察,比如小孩如果拉大便,如发绿,那就是热,如咳嗽,要是糊糊的就是热,要是干咳,就可能是凉或是腮红,吃的顶住拉,那就消食或保暖……”

  “只是华夏有句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没人知道中医的秘密,不明白中医是为什么就靠一双眼睛,一对耳朵,一张嘴,一个鼻子,两只手,说白了,就是一个人,就能把一个病人的病给诊断和治疗了。”

  “西医讲究科学,只要懂杀菌、吃药和输夜,能看懂检查报告,懂得病理,就能掌握西医了,一句话,就是比中医简单,什么都有科学依据可查,有科学依据可循。”

  “说简单点,中医有些神秘的色彩,西医有科学理论依据。”

  叶荣耀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您能在说详细点吗?”

  赵烟说道。

  “可以,我举个例子吧,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病人找我看病,她的右侧长了一个卵巢囊肿,她去看西医的时候,医生跟她说这个卵巢囊肿没有办法,只能摘掉了。”

  “于是她就来中医院找我看病,问中医有没有办法,不摘除的情况下,治好她的病。”

  “我跟她讲,我说既然它能长出来,从中医的理念上看,它就能够消下去,可惜她不听我的,她说人家西医都说了,只能摘,不能消。”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你说你来找我看病,问我能不能把这囊肿消下去,我说能了,你却跟我说,西医大夫说了,不能消,只能摘,你们说这明显的不是在耍我玩吗?”

  “我一不高兴,就对她说,得了,你也不要找我治疗了,回去找你的西医大夫好了,我这庙小治不了你这大病。”

  “哈哈哈……”

  “呵呵呵……”

  听到叶荣耀说到这里,整个发布会的会议室里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叶院长这么幽默。

  “那后来呢?”

  赵烟好奇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后来,她去国外做切割手术,把右侧的卵巢摘掉了,结果一个星期不到,她来找我了,跟我说,叶院长不行啊,我左边又长出来了,这回不敢摘了,我刚三十岁,还没有孩子呢,她说能不能吃点中药,治好这个病。”

  “医者父母心,我也没有跟她计较,给她开了个方子,让她吃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不到,她又去西医检查,回来以后告诉我,说中医太神妙了,西医说这边卵巢囊肿没有了,她说中医既没动刀子,也没动剪子,怎么就把这个囊肿给消下去了,她想不明白这样原因。”

  叶荣耀说道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中医不像西医,有那么多的科学依据,可以从原理上说明,中医更加趋向于玄而又玄的神话学科。

  叶荣耀也不好解释这病理,干脆也不解释了。

  “叶院长,我们也很想知道这个原因,您能说明下吗?”

  赵烟好奇地问道。

  “你的提问结束了,换下一位吧!”

  叶荣耀说完,指着另一位记者说道:“就你了!”

  “叶院长,您好,我是华夏晚报的记者李颖,我的问题也是刚才我同事赵烟问的问题,我们也很好奇这个原因,您能给大家说明下吗?”

  李颖站起来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颖很好奇,相信在看着直播的观众也都很想知道这原因,所以李颖接着问。

  毕竟在中医在世人眼里,无论是阴阳学说,还是经络学说,以及更为复杂的五行学说,都非常地神秘。

  “这个……”

  这个问题还真的有些难住叶荣耀了,想了想,叶荣耀说道:“我给大家打个比方吧!”

  “大家都知道,木头是可以种蘑菇的,只要它是木头,如果是钢铁的话,它只能生锈。”

  “木头可以长蘑菇,但是不是所有的木头全长蘑菇呢?木头只有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它才能长出一个蘑菇来。”

  “人体的某个地方长了一个东西,就像木头上长了蘑菇,怎么办?只有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摘掉蘑菇,它长出来,你把它摘了。”

  “这种摘掉蘑菇的办法不是根本治疗的办法,因为它既然是木头,在一个环境下,它就会长蘑菇,如果这个环境不变,摘掉这个蘑菇,这个蘑菇肯定还会再长出来,只有木头不再是木头的时候,蘑菇就没有了。”

  “另外还有一种办法,吃了一段时间的中药,起到什么作用?其实是改变这个蘑菇能够生长的环境。”

  “用中药的药性,改变了身体的内环境,依然是用药性的偏性纠正了人体的偏性,把能够长蘑菇的环境调整过来了,那个蘑菇不就不长了,长了也会消去的……”

  说完后,叶荣耀就指着另一个男记者,让他提问。

  总不能老让女记者问,也得给男记者机会啊!

  毕竟这中医理论涉及的问题太深了,叶荣耀不想在说下去,再说下去的话,就显得有些涉及到一些神话色彩了,那是封建迷信,不能讲的。

  “叶院长,您好,我是南方日报的记者余强,我想问的是,在叶院长看来,是这中医科学,还是西医科学?”

  余强看着叶荣耀问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